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Here to us[末世AU/设定见文末]

  、末世AU。结尾有解释和设定。


  、全篇胡言乱语、自我感觉非常不好看、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们。


  、本来想过年发出来的,然后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到了今天,反正也快生日了当自己的生贺吧。懒得很不过生日这样就行


       、典型的为了结尾的一句话诌了开端发展高潮系列,


Bgm: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Green Days



  00.


  Tony在意一个人很久了。最开始,他只是在吃饭的时候不经意地往窗外瞥了一眼,有个身影一闪而过,融化在汹涌不息的人流之中。Tony下意识扔下刚刚扯开包装袋的汉堡冲出店门,他站在那里努力想从人潮之中找到些什么,几秒之后他猛地反应过来,迷茫地回到店里接着吃他的汉堡薯条,搞不清楚他刚刚在发什么疯。


  这种情况出现的越来越频繁。有时候通过商店橱窗的反射,有时候在他关上车门的一瞬间,这位神秘人永远只出现在他的余光中,永远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他永远会下意识的冲出去,紧接的是长达几小时的自我怀疑。


  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是在咖啡店。Tony在长的令人绝望的队伍末尾焦虑地看了一眼时间,关上手机抬头的一瞬间迎面撞到了他的这位神秘人先生,对方看上去比他还要错愕的多,手中的咖啡没拿稳洒了一地。这位神秘人先生跟Tony对视了大约有五秒,Tony一句“你还好吗?”只说了个开头,神秘人先生逃跑一般地离开了。Tony看着他的背影,没由来地觉得他的这位神秘人先生喜欢黑咖啡加两块糖。


  自那之后,Tony开始有意寻找这位神秘人先生。他在水果店看到他,觉得神秘人先生对水果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喜爱;他在蛋糕店看到他,气愤地想冲上去问他你一个一点也不喜欢甜食的人在这里做什么;他在街道上看到他,人群熙攘,街景陌生,却如同归家一般的安心。Tony又跟神秘人先生打了几个照面,神秘人先生会冲他微笑,然后在下一秒消失。


  Tony越来越执着于他的这位神秘人先生,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发展。Tony去请过私家侦探,去图书馆查过很多满是尘土味道的书籍,甚至尝试过灵媒,最终的结果告诉他,世界上没有这个人。


  Tony不太想住进医院,他不再去查找他的神秘人先生的姓名,只在下一次抓到这个身影的时候认真的打量他。他的神秘人先生会买报纸,买水果,吃东西,像个普通人一样,会跟路人闲谈,帮刚从超市出来的母亲拉开商场大门。记录最久的一次,Tony看着这位神秘人悠闲地喝完了半杯咖啡,然后他朝着Tony微笑,Tony眨了眨眼,惊异地发现他又一次消失在了原地。


  “清扫”开始后的一段时间里,Tony一度觉得“清扫”的方式熟悉的要命,静下心来仔细一想跟他那位神秘人先生的消失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处。Tony不止一次地目睹了这样的场景,上一秒两个人还在一起有说有笑,一起吐槽老板八卦同事,说一些无聊的情话,下一秒其中的一人就消失在原地,干干净净的,什么东西都没留下。另一个人盯着桌子上的双份食物泪流满面。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Tony都认为的他的这位神秘人先生是导致世界末日的罪魁祸首,但是他没办法抓着他的这位神秘人先生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从“清扫”开始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很长时间,人类都在等待不知道何时会到来的终结,生产力飞速下降,物价上涨,Tony离开他工作的地方,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开走了路边一辆被灰尘盖满的车,决定去一个新的地方迎接他的终结。


  Tony踩下油门的一瞬间突然想起来,他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神秘人先生了。


  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毕竟这位神秘人先生是一位绝佳的同伴——他无缘无故地这样觉得。


  01.


  说实话,Tony确实没想到他还能再看见他的神秘人先生。他在旅途上花费了很长时间,几乎去过了所有能驱车前往的地方,可惜他都没有碰见他的神秘人先生,但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在美国西部荒凉平原。Tony自暴自弃地想,早点来这个地方就好了。


  什么?没有,他才没有为了找他的神秘人先生开车游览几乎一整个北美洲,想多了。


  他又去看道路上行走的那个孤独的身影,迎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走向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绚烂终结。


  说实话,最开始Tony并没有认出来这就是他的神秘人先生,只是在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沿着公路孤身一人行走,但是考虑到每个人不知何时会到来的终结,任何奇怪的行为看上去都没有那么奇怪了。他踩了一脚油门,经过那个身影之后他猛地反应过来踩下了急刹车,然后装作车坏了下来检修的功夫又仔细打量了半天,确定这就是他的那位神秘人先生。


  Tony并不擅长演戏,他的神秘人先生走过他身边的时候送给他一个微笑,继续向前。


  好吧,至少他没有消失。这是个好消息。他这样对自己说,盖上了车盖,缓缓地跟在他的神秘人先生身后。


  而这已经是一周前的事情了。除了半路拐去一个不知名小镇收集了一些汽油食物之外,Tony一直跟着他的神秘人先生。这一次,他的神秘人先生,不吃不喝不休息,只是朝着一个方向夜以继日地前进。Tony有困得受不了的时候,他把车停在路边,裹上毯子在车后座睡一觉起来,他不再担心他的神秘人先生消失不见,他知道只要沿着道路一直开下去,总能再次看到他的神秘人先生。


  Tony在第八天的午饭后下定了决心,不管他的神秘人先生是什么人,是他的幻想也好是这种诡异终结的原因也好,他得上去跟他说些什么。


  “嘿,先生!”Tony摇开车窗,摘下一半墨镜,喊:“需要顺风车吗?”


  神秘人先生没有反应过来,Tony加了一点点速,在跟他平行的地方又重新喊了他一次。神秘人先生停下脚步,Tony也跟着停下车。神秘人先生缓缓地转过头来打量他,Tony也毫不示弱地打量回去。神秘人先生对他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谢谢您的好意,但是不用了。我要去的地方有点远。”


  “那你就更应该上来了,不然你的终结到了,你还没有到达你的目的地,这个故事就太悲伤了。”Tony探出身子打开了车门,“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来吧,上车,我带你一段。”他顿了一下,“全当帮我一个忙,我一个人要无聊死了。”


  神秘人先生仔细思考了一下,礼貌的微笑鞠躬:“那就麻烦您了。”


  “顺便一说,”Tony在神秘人先生关好车门之后重新架好了他的墨镜,“Anthony Edward Stark。你可以喊我Tony。”


  “Jarvis,先生。”神秘人先生回答他。“Jarvis。”


  “Jarvis——那你姓什么?”


  “只是Jarvis,先生。”神秘人先生--不,Jarvis拉上安全带之后回答,“只是Jarvis。”


  Tony握紧方向盘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Tony,不要着急,慢慢来。他没消失,他上了你的车,你现在还知道他叫Jarvis。这是个再好不过的开端了。


  “好吧,Jarvis,你要去哪儿?”


  “复仇者大厦,之前叫Stark大厦。” Jarvis进一步解释,“它在纽约市中央。”


  02.


  车内的气氛一度很尴尬——当然现在依旧很尴尬,不过这并不是关注的重点。Tony不知道怎么挑起话题,他不能开口就问Jarvis我们是不是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算了吧,现在去跟街边的姑娘们用这句开场白最多也就只能收获到一个白眼。而Jarvis,从他们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开过口。Tony尝试用天气作为开场:


  “今天天气真的很不错。” 


  “是的,先生,我也这么觉得。”


  “很久没有碰到过这么晴朗的天气了。”Tony灵光一闪,接着说起了他在旅行中碰到的几次有关天气的意外,他并没有收获到想象中的惊呼,Jarvis一直看着他,带着点似有似无的微笑。Tony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迅速地结束了他的旅途见闻分享活动,尴尬地把手伸向音乐播放器的开关,礼貌地询问:“你介意吗?”


  Jarvis摇了摇头。Tony心安理得地按下了开关,下一秒被音量巨大的摇滚乐吓得他差点直接踩下了急刹车。然后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调小了音量,调出来播放列表随手换了首歌儿。直到那句“I knew you were trouble when you walked in”出现,Tony过于紧张的神经才反应过来他不小心切到了一首给车内尴尬气氛雪上加霜的歌儿。


  他切了一首,前调一响他就知道,棒极了,Avril,今天是什么日子,圣诞节吗?


  他又切了一首,听了两句,“I swear you're the only reason I keep breathing”刚刚过去,他立刻切掉了。不是他心虚,可是这句话怎么听怎么不太对劲。


  这种疯狂地换歌行为一直到电脑大发慈悲地给他了一首bye bye beautiful才结束。Tony松了一口气,想还好这个列表里面没有Taylor Swift,然而下一首就响起了“once upon a time。”


  Tony一句粗口没忍住,骂出来的一瞬间切了歌儿。他发誓,他在前奏密集的鼓点之中听到了Jarvis笑出来的气音。


  Tony清了清嗓子:“我想我得解释一下,它以前不是我的车。我实在是不知道它之前的主人有着这么可怕的音乐品味。”也不想想他之前过的都是什么生活,现在他的这辆车是从路上开来的,一个通过电脑控制的锁从来难不倒一个计算机天才,他就这样上路了,缺什么随便停在一家便利店门口进去成箱地搬出来,反正也不会有人拦着他;需要加油的时候就在路边的加油站随便加,找不到加油站就从其他车里拿。如果,他是说如果,车坏了,他会直接再去路边挑一辆直接开走。一开始就说了,一个通过电脑控制的锁拦不住他这样一个计算机天才。


  Jarvis微笑着点点头:“我理解先生,您的音乐品味一定比这些要好得多。”


  Tony:“……”


  他打内心里不相信Jarvis的这句话。更何况,Jarvis还在一本正经地喊他“先生”呢,他好意思亲昵地喊着“Jar”说着一些打趣的话吗?


  当然不可能。


  心灰意冷的Tony又去切了一首歌儿。


  Jarvis小幅度地挥了一下手,Tony终于如愿以偿地继续听他的Capital Cities,同时在心里暗自发誓他下次换车的时候一定要先检查一下车上电脑自带的歌单。


  03.


  车内的气氛总算是不再那么尴尬。Tony也没在拼命想找出来一个可以聊的话题,安静地听歌。也不知道托谁的福,播放器里再没有传出来不合他口味的歌曲。不过说实话,一旦熬过了最初的尴尬期,Tony发现 Jarvis确实如他所想的一样,是一位绝佳的旅行同伴:虽然他从不主动提出什么话题,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但是习惯之后,这种沉默地陪伴让Tony后知后觉发自内心地觉得如同远游后归家一样舒适。


  但是人不可能十全十美。如果Jarvis不再坚持Tony需要停下车休息的话,他会成为史上最完美的旅行伴侣。


  “距离下一个小镇还有很远,熬夜开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儿。”Tony又打了个哈欠,抬手抹掉了眼角溢出的生理性泪水--更何况之前从来没见过你晚上休息,他把这句话咽回去,“而且对我来说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Jarvis一本正经地重复着他已经进行过很多次的工作——劝Tony停车休息:“先生,在困倦的情况下继续驾驶,可能出现事故的可能性有--”


  Tony从储物盒里摸出一包香烟,抖出一根点燃,挥了挥手打断了Jarvis:“都这个时候了,能发生什么事故。”他自觉地语气有点不太对,补充了一句,“到小镇就去休息。”


  Jarvis沉默了一会儿,问他:“所以只要是您到了下一个小镇,您就会去休息是吗?”


  Tony点了点头,吐出一大口烟:“最近的小镇也还有两天的车程呢。”他点了点车上的电子地图,“所以——别说了。”


  Jarvis真的如他所愿地闭上了嘴。Tony无端觉得不太好意思,毕竟他也是一片好心,但是睡眠不足又让Tony暴躁不已,他摇下车窗,把烟头扔了出去,换了几首没换到想听的歌曲,一气之下关了播放器。


  车内的两人谁都没有说什么,谁也不知道说什么。Tony咬上了另一根烟,没点燃,一边想不关播放器可能还显得没有这么尴尬,一边又在想这种时候有什么合适的话题。


  Tony没想出来,Jarvis发现了一个:“前面好像有个废弃的镇子。”他转过头盯着Tony,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是Tony明白。


  “好吧,你赢了。”Tony乖乖地更改方向开向那个仿佛凭空出现的小镇,“希望我们今晚的运气好一些,能找到两间比较舒适的房间。”


  Jarvis微笑着回答:“您的运气一向都很好。”


  Tony应和了一声,按理说他可以在后面补一句“毕竟我都遇见你了,我想世界上也在没比这更好的事情了”之类。但是他无缘无故地觉得Jarvis会接一句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更要命的话,车内气氛会因此变得更加尴尬,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专心开车。


  没一会儿,他们停在了一家应该是旅馆的建筑物面前。Tony下车,轻车熟路地去柜台搞了两张房卡,其中一张递给Jarvis。他们上楼找到了对应的房间,Tony打着哈欠刷开门,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声晚安。


  Jarvis在他应该进入的房间门前等了一会儿,没有进去,反而刷开了Tony房间的门。Tony已经睡着,他侧身躺在床上,被子一半压着一半盖着,Jarvis想了个办法把那一半被子从Tony身下抽出来,给他盖好。


  之后就好像在没有什么事情了。Jarvis无所事事地站在Tony的床前,夜色浓重,月亮已经消失很久,屋子里没有光,Jarvis在黑夜中站了很长时间,然后他俯下身子亲了亲Tony的额头,说:“晚安,先生。”


  然后他轻手轻脚地出去了,关上了房门。


  04.


  Tony醒来,睁开眼睛愣了一会儿,翻了个身打算接着睡过去。因为跟踪Jarvis的原因,他好长时间没有在床上好好休息过了。


  ——Jarvis!


  Tony翻身跳下床,跑出去敲旁边的房门。但是无论左边还是右边,都没有应答。Tony迷茫地想他昨天晚上应该只搞一张房卡,搞一个双人间,这样他大概就不会丢失Jarvis的踪迹,但是对于Jarvis来说,跟一个刚刚认识一天的人睡一间屋子肯定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可是按照Tony对Jarvis的理解,他完全有可能借着Tony睡觉的时候一走了之,消失在茫茫的西部大荒原,这又不是那个一望无际只有前进和后退两个方向的高速公路,耗费一点点时间就可以找到Jarvis。谁知道错过了这一次,他还有没有能见到Jarvis的下一次。不过Jarvis好像说过他的目的地是纽约的Stark大厦?或许他应该直接去这个地方等Jarvis?但是等等,他在纽约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纽约市中心有一个叫做Stark大厦的地方。


  所以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他昨天晚上不应该睡过去,


  他站在房门口跟自己生闷气,Jarvis抱着一个牛皮纸袋端着两杯咖啡上来的时候看见了Tony,他好言提醒:“您的房间在隔壁,先生。”


  Tony顺着声音转过头来,眼睛有点发红,他猛地松了一口气,接着又看了看Jarvis,搞明白了刚刚只是个误会,他红着脸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猛地关上了门。


  Jarvis没有空余的手敲门,只好在门口喊:“先生,您介意打开门拿一下早餐吗?”


  Tony打开门,接过了Jarvis手上的其中一杯咖啡,迅速地关上了门。然后他在Jarvis疑惑的神情中又打开了房门,依然端着咖啡,清了清嗓子,仿佛刚刚尴尬的小插曲没有发生过:“……有吃的吗?”


  Jarvis举了一下另一只手里的牛皮纸袋。


  Tony由衷地赞叹:“棒极了!你介意跟我一起吃吗?”


  Jarvis摇摇头,踏进了房门:“当然不。”


  他们在简短的早饭后继续他们去往纽约市的旅途,不过在此之前,Tony先去超市搬了几箱水和食物,又从停在路边的车中接了一些汽油。


  小镇死气沉沉的,在夜色的遮盖下或许还没有这种感觉,在白日里尤其明显。喝了一半的咖啡,歪歪斜斜的椅子,还有碎在地上的各种容器碎片,时间好像被停止在人消失的瞬间。


  “一切都会好的,先生。”Jarvis安慰地拍了拍Tony的肩膀,“会好的。”


  Tony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谁知道呢。”


  一路上他们还是没有说话,Tony打开了播放器,男声在鼓点的映衬下显得有点孤独。


  I walk a lonely road


  The only one that I have ever known


  Don't know where it goes


  But it's home to me and I walk alone


  还挺应景的,Tony想,谁不是孤身一人呢。


  05.


  Tony并不是没有话题,他的话可多了。并且作为一个独身一人在外旅行过的人,他有很多可供分享的美景和旅途趣事,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跟Jarvis聊些什么,他暗自想了很多个话题开头,最终都被他掐灭在了萌芽期。


  Jarvis仿佛发现了他的困境,“您一个人旅行了多久?”他问。


  哇哦,善解人意的Jarvis。Tony在心里感激着,回答:“清扫开始后差不多两个月吧。我周围的气氛变得很压抑,我受不了了,于是辞职跑出来感受大自然。不得不说这有用极了。”Tony犹豫了一下,没有回问。


  “您现在正在开向城市。”Jarvis叙述,“能问一下是什么改变了您的心意?”


  “嗯……我出来太久了,想回家看看。”


  他们再度陷入沉默。Tony还是没打过心里那只名为“好奇心”的小猫:“虽然问这些可能不太好,但是Stark大厦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我在纽约生活了那么久,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栋大厦。”


  Jarvis想了想:“它一直在哪里,只是您没有看到而已。”


  “像是伦敦城里的隐形街道?”


  “差不多。”Jarvis点点头,


  “好吧,只要那里没有奇奇怪怪的外星人,我可以接受你的解释。既然你提出来了,不觉得你有义务带我去看看吗?”


  “先生,我并不觉得您出现在那里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因为我是人类?所以那里还真是奇奇怪怪的外星人的聚集地?”


  “不,先生,没有外星人,只是——”Jarvis叹了口气,妥协了一样,“好吧。”


  Tony欢呼:“我可是向往博士的伴侣位置很久了。说起来,你去那里做什么?”


  “回家,先生。”Jarvis听起来有些悲伤,“回家。”


  Tony没敢再说什么,把播放器声音调大了一些,安安静静地跟着导航开车。


  或许是有相伴的人显得路途短暂,或者是因为Tony丧失了对天数的基本判断,他们走的很快,一路上也顺利的不得了,最多三天,就能发现一个没有什么人的镇子里安心地休息一晚上,大概过了四五个镇子,Tony打着哈欠远远地看到了纽约市的高楼大厦,他踩下一个急刹车,揉了揉眼睛:“这就到了?”


  Jarvis还是在微笑,Tony甚至怀疑他除了微笑之外没有别的面部表情:“如果您停在这里的话,那么永远也到不了。”


  Tony踩下了油门。虽然他隐隐约约觉得一路上恰巧出现的小镇,变化过于规律的油箱,还有神秘出现的食物,以及他们用这么点时间从加利福尼亚开到纽约,这一切的一切都过于不科学,而且这种不科学十有八九和他这位神秘人先生--现在是Jarvis,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管他呢,在这么要紧的关头,神秘的Stark大厦正在前方等待着他!清扫已经出现这么长时间了,还讲什么科学?


  更何况,Jarvis又没有害他,一直都没有。


  Tony又踩下了刹车,这次是因为被各式各样汽车堵住的进城道路,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Jarvis,后者叹了口气,解开安全带:“看来我们只能走过去了。”


  Tony也叹了口气,跟着下车。


  Jarvis安慰他:“搞不好等我们进到城市里面,就没这么堵了。”


  Tony率先向前走去,Jarvis看着他的背影苦笑。


  ——被发现了。


  06.


  城市内的道路并没有因为两人的期待不再拥堵。Tony看着被塞得满满当当的道路,不禁怀疑纽约市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车。Jarvis看上去倒是十分淡然,仿佛这种情况就在他的意料之中,轻车熟路地带着Tony在纽约市的小巷里钻来钻去,Tony压下了他所有的问句。他决定,如果Jarvis不说,他也不会主动去问。反正Jarvis又不会海獭,如果Jarvis要下手,他这一路上可都是机会。


  然而Jarvis带领Tony走的这条路十分的眼熟,与Tony上班的那条道路十分的相似。


  “这就是你说的Stark大厦?”Tony看着自己每天上班的公司大楼开始怀疑人生。难道他跟一堆外星人和平共处了二十多年?“我不记得我们公司的这栋楼以前叫做Stark大厦啊。”


  “您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Jarvis拉开了公司大门,对着Tony做了个“请”的手势。Tony将信将疑地走进去,看清门内摆设的一瞬间又退出去看这栋建筑的外观,反复了好几次,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卧槽”。


  Jarvis已经在电梯旁边等他了:“我说过,只是您没有用心去看。”


  这不是用心看就能看出来的问题吧!这栋楼就是他上班的地方啊,MACUSA不是在伍尔沃斯大楼吗?Tony有一瞬间想喝点什么东西,然后回去接着当他的普通上班族。


  Jarvis直接把Tony带到了顶楼,Tony这才看出了不同。这一大片的室外叫做观景台也好,阳台也好,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他工作的那栋直上直下的大楼里面的,那栋楼并不会有这么多余的设计。


        好极了,这里搞不好以前还真的被MACUSA征用过。


  一路上Tony也略微注意了一下这栋楼里的环境,虽然是和其他地方一样的死寂,一切的东西都还在原来的地方摆着,好像时间被暂停,但是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落了一层灰,感觉起来就像是荒废了很久一般。


  “这里就是你的……家?”Tony有点不太忍心问出这个问题。这里明显就是一家公司,怎么可能成为一个人的家?就算Tony再怎么和“婚姻”这件事搭不上边,他也知道,这种地方不会是什么人的“家”。


  “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后来又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按照你们的说法,这里可以定义为‘家’。”Jarvis解释。他在观景台边缘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并且示意Tony也坐下来,“放心,这里很安全。”


  Tony从来没觉得在1500英尺的高空上能有什么安全可言。他战战兢兢地坐到了Jarvis身旁,如果这是一部电影,那么这应该是Jarvis讲述他的过去的桥段了,Tony打起了精神。


  “您对您现在的生活满意吗?”Jarvis突然问道。


  “唔……你是说清扫之前的生活?”


  “是,清扫之前的生活。”


  “还……可以?其实也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只是觉得这种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日子过下去也挺不错的。”Tony完全没理解这个问题和Jarvis的身世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认真地回答了。


  “那就好。”Jarvis展露出一个可以算得上是释怀的微笑。Tony吓得打了一个寒蝉。


  这个剧本没有按照他想象的流程走,它跳过最能赚眼泪的桥段,突入了结尾。


  “一点都不按套路来。”Tony小声嘀咕着。他拉着Jarvis从美国西部跑到东部,不是只为了一句他满不满意现在的生活的。


  随后他又想,要是Jarvis按照套路来,那他估计也就不是Jarvis了。


  Tony在黑夜中露出一个微笑,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这样一个夜晚完全了解了Jarvis,像是他们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先生。”Jarvis喊他。


  “嗯?”Tony侧过头回应。Jarvis毫无预兆地吻了上来,抬下巴闭眼偏过30度头,标准的如同教科书一般。Tony愣在那里,就算是经验丰富如他也不太敢确定这种时候适不适合闭眼之后把舌头伸过去。这个吻这并不是在求爱,只是Jarvis想告诉他一些什么事情,一种感情,一种因为过于沉重反而无法用语言恰当表达的感情。


  Tony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并不妨碍他被这种感情压的浑身都不太对经,他想哭,只是泪腺干涸如同沙漠中的河流,想以笑容回应,面部神经拒绝听从他的指挥。他想跑开,把这些东西打包好全部扔回给Jarvis,内心深处又在催促他把它们收拾整齐贴身放好。他罕见地在这个持续时间并不短的吻之后愣了足足有一分钟。


  在他想到什么应对方法之前,Jarvis又贴上来,一只手绕到后面托住他的颈椎,闭上眼睛用自己的额头贴住他的,声音温柔如同浓重化不开的夜色:“我本来还在担心,但是您对现状很满意,那么我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如果您感到困扰的话,很抱歉先生,是我的错。虽然您从前就很不擅长处理这类事情,但是我相信您会处理好这个的,因为您是我认识的最杰出的人类。”Jarvis睁开眼睛,拉开了一段距离,他看上去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感谢您这一段时间的陪伴,认识您是我最大的荣幸。我爱您。”


  Tony被这个突如其来地告白搞得手足无措。搞什么?满打满算他们就只认识了半个月,就算算上那些Tony认识Jarvis,但是Jarvis并不认识他的日子,那也应该是Tony先告白。Tony并不歧视同性恋,对自己的生活伴侣也没有什么强制的要求,如果是Jarvis的话,那么他很开心。可是这也太突然了!Tony给了Jarvis一个拥抱,回答说我也很喜欢你的伙计。然后他转过身子去看风景,刚刚的对话自动在他脑子里无休止地循环。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与其孤独地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终结,不如跟一个爱他,他可能也爱上了的人放纵狂欢。他在头脑之中拉出来了好几个有关未来的大纲,不约而同地都以他们交换戒指开始,以死亡结束,然后他想,这样过也不错。于是他忘掉了一路上那些巧合到灵异的事件,忘掉Jarvis代表的秘密,忘掉那个秘密可能带来的风险,开口:“hey,你知道吗?我知道一家咖啡店,那儿的甜点好吃极了,距离这里不太远,你之后还有什么安排吗?我在想明天我们可以——”Tony转过头,剩下的词句被突兀地斩断。


  远处漆黑的城市中亮起了灯光,起初只是孤零零地一点,接着就犹如火焰一般四下蔓延开来。路灯一盏接一盏的地亮起来,描绘出或宽或窄的道路。夜风带来了下面熙攘的人声,掺杂着汽车的鸣笛声警告声和店铺里播放的不知名音乐。


  世界活了过来。


  他安静地看着这一切。星空璀璨,夜色温柔,城市之中久违的繁华喧嚣洪水一般地向他扑来。他独自一人。


  -End-


  





解释:


  世界是一个程序。Jarvis是不知道怎么出现的一个bug。有bug了就得修,程序自检的时候会尝试排除一些因素——就是人类,人类无缘无故消失就是被系统先删除掉了。Jarvis会躲,程序能确定Jarvis的大概范围,然后只能一个一个排除。所有人类消失之后bug也会跟着消失,系统就觉得Bug已经删掉了,就会重启,但是Jarvis这个bug重启一段时间还是会出现,重启了很多次还是删不掉。于是程序结合之前几次重启的记录安排他和妮妮相遇。


  程序确定Bug就在这里,不是妮妮就是Jarvis。然后Jarvis为了不让妮妮被系统删掉,就自投罗网去了。Bug被删掉了所以程序重启了,世界重生。


  其实还可以假设初始的程序是Tony写出来的,让它另外编写了一个程序--就是现在的Tony生活的世界,人类的思想被上传到这里,继续生活。这个世界里面,他是一个普通的公司员工。然后可能主世界的Tony死掉了,然后Jarvis发现了这个被写出来的新世界里的Tony,于是就进入这个程序里面守着,All for Tony Stark嘛。


  嗯于是就变成了黑镜第三季的我忘了是哪一集的au了,但是这个au实在是太扯了圆不起来,所以被团起来扔进了回收站。


  就当是个架空世界看吧w


  一路上所有的不科学事件都是Jarvis在动手修改程序,相当于自带金手指。


        之前Jarvis一直避免跟Tony碰到,这个Bug等于是Tony自带的,换个说法大约等于召唤兽什么之类的东西。Tony在的话他就在,Tony不在的话他也就不在了。但是Jarvis不在了不会影响到Tony的生活。


  反正全篇胡言乱语,特别的不好看。再解释也解释不出来什么了_(:з)∠)_感谢阅读。


       最后一句:用了几个特别无聊的梗,没看出来就没看出来吧,反正看出来也没有什么奖励。【不是】

评论(7)

热度(25)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