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如何写一篇爱情小说 [AU设定/编辑JarvisX作家Tony]

☆、突如其来的番外。正文点我

☆、原梗出自CE的电影《泰然处之》,有化用台词。

☆、本来打算情人节赶出来结果没想到我情人节赶死线去了情人节快乐【不是】

☆、说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窝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写到Friday的时候就都刚好是Friday【。】word的自动时间输入真的好糟心、

 



        00.


    Tony死死地盯着他电脑屏幕上只有一个硕大标题的空白文档,双手交叉悬空支在键盘上方,满脸不耐烦。


  他对天发誓,这是他从业——成为一个作家——以来,赶得最憋屈的一个死线。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会接过Friday的那内有两盒甜甜圈外加几板巧克力和几包软糖的甜食大礼包,满心欢喜地决定帮这个小忙。


  只是一个爱情故事而已,很简单的。接过这个大礼包的那个瞬间他这么想着,一天的时间足够了。


  结果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拎着一袋子甜食慢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路边咖啡馆摆在外面的塑料桌椅,椅子被撞得歪歪扭扭,桌子上还留着吃剩的甜点以及没喝完的半杯咖啡。他看着这个场景,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超级棒的、有关世界末日的点子。Tony甚至都没来得及顺手扶正被他碰歪的椅子,当下就掏出手机拨通了Jarvis的电话,拎着他收来的贿赂即刻跑回了家,路上还上气不接下气地跟Jarvis讲了他的这个超级棒的点子。此后的半个月时间内,他的整幅身心都浸在了他这个突如其来的点子里,答应Friday的那篇爱情小说跟送给他的甜食大礼包一起,被锁在了冰箱深处。


  如果不是Friday打电话找他,Tony绝对不会想起来他曾经答应了要写一篇爱情小说的事情。他非常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样就不用在半个月时间内搞定一篇他从来都没有写过的爱情小说,但是接起电话的人是Jarvis,有些事情就丧失了转圜的余地。


  “那些东西我都没有吃。”Tony在挣扎。


  “是的先生,我知道。”Jarvis微笑着回答,“一定是我们的家里冒出来了一个只吃甜甜圈的小精灵。”


  ……该死的,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Jarvis。Tony决定再试一下,他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你看我以前从来没有写过爱情小说,我也真的不会写。”


  Jarvis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先生。但是我认为所有对未知领域的探索和对未知事物的尝试都是值得赞赏的。”他停了一下,“至于方法,您可以去问问Friday,毕竟她是靠这个吃饭的。”


  Tony放下咖啡杯沉默了一会儿,从沙发缝隙里摸出来自己的手机,颤抖着给Friday发了消息。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回复。


  “爱情小说嘛,再简单不过了,Jarvis会告诉你怎么写的。”


  ……你们两个是约好了耍我吗?


   


  01.


  爱是什么?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Tony关掉了这个页面,点开了另外一个。


  爱,是指人类主动给予的或自觉期待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是指人主动或自觉地以自己或某种方式,珍重、呵护或满足他人无法独立实现的某种人性需求。它包括思想意识、精神体验、行为状态、物质需求等。爱的基础是尊重。爱的本质是无条件地给予,而非索取和得到。


  Tony暗自翻了个白眼,又一次关掉界面,直接更换了搜索关键词。


  爱情是什么?


  他看着下面成堆的链接,暴躁地合上平板扔到一边,盯着房间里铁制书架上排列的整整齐齐的书发呆。Jarvis在他面前打了几个响指,但并没有引起Tony的注意。Jarvis叹了口气,起身找了半包蔬菜干,拎在Tony面前抖了抖。


  Tony一把拍开了蔬菜干,抬起头看了一眼Jarvis,扯过那半包蔬菜干恶狠狠地啃起来。


  Jarvis被Tony如此反常的反应惊呆了。


  Tony偏过头看了一眼Jarvis,接着回去恶狠狠地啃他的蔬菜干。他很暴躁,眼看着死线将近——噢,感谢Jarvis,Tony已经开始觉得死线前半个月已经是“将至”了,可是他对这篇该死的爱情小说毫无头绪。他尝试去搜索,想先通过定义对这一人类行为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可看看他都搜出来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您想过参考一下您的自身经历吗?”Jarvis很清楚Tony的问题在哪儿,“或者别人的。”他停了一下,“您知道——”他的电话铃响了,Jarvis抱歉地耸了耸肩,起身去接电话,没一会儿他回来,说他很抱歉他必须得去趟公司。他们公司为了赶上德国诗人海因里希·海涅诞辰220周年,决定出一套纪念版精装文集,Jarvis负责这个事情。Tony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通过Jarvis最近频繁往公司跑的行为,知道这件事情非常麻烦,所以他更加倾向于自己解决这一篇爱情小说。


  “您知道,我经手的所有和现实有关的小说,都或多或少会有现实的影子。”Jarvis补上了刚刚被电话铃打断的话,“爱情小说也同样,不过比现实要浪漫的多。”


  Tony点了点头,目光散开在对面的书架上,没有焦点——他在认真地回想他这几十年的人生中有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当做一个“爱情小说”大纲的经历。


  Jarvis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拿起外套出门了。


  Tony什么都没有发现。在遇到Jarvis之前,他所有可以勉强可以称得上恋爱的经历,只有以前在死线过后跑去酒吧,找一个看的过去的,聊几句,然后找个宾馆干一炮。醒来的时候他的床头可能会有一个写了电话的纸条,也可能没有,但是这没有关系,Tony很少拨出这些号码。


  然后他在一个让他心力憔悴的死线之后,碰到了Jarvis。


  ——等等,Jarvis!


  Tony兴奋起来,他怎么最开始没想到这个!所有的爱情故事不都是这样吗?相遇、了解、吵架、和好、Happily ever after。所有应该有的要素都有了!


  Tony打开他的电脑,新建了一个文档,又点开网页翻找了两个名字出来,迅速地敲下了主角大概的设定。接着,他写下了大纲,写大纲的途中又不停地返回开头敲下新出场人物的大概设定。最后,他把这个文档发给了Friday,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世界上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原因,比如我们相遇,比如我爱你。’她俏皮地眨眨眼睛,‘你就不能浪漫一些,想我就是上帝送给你的礼物吗?’”Tony看着文档上最后一行字,觉得这个故事真的是——


   


  “——烂透了。”Friday评价着,“毫无新意、枯燥,说好听一点叫做平淡、没有一点点想让人阅读下去的愿望。”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热巧克力,“你是直接用了你跟Jarvis的经历吗?”


  Tony诧异地盯着她。


  Friday翻了个白眼:“哦得了吧,这就是明摆着的事儿。说实在的,你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恋爱经历吗?你失恋过吗?”


  Tony想了一会儿:“大概……有?”


  Friday诧异地看回去,Tony疑惑地看着她:“这有什么关系吗?”她败下阵来,叹了口气:“算了,不指望你能明白。”她摆正了有些倾斜的餐具,“一个好的爱情故事,首先要吸引人。它得有一些不那么现实的设定——嘿,别那么看我,现在的人喜欢这些——比如狼人,比如吸血鬼,还比如天使恶魔诸如此类。哦对了,主角之间的差距还得大,非常大,云泥之别。接着,它的故事情节不能这么跟白开水一样,它得有波折,失忆、生离死别、求而不得……随你怎么搞,反正越惨越好。”Friday停下来又喝了一口,“然后,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它得有一个完美结局,王子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她摊开手,“我都说了别那么看我,这就是现在市面上爱情小说的基本套路,你想写一个爱情小说,很好,照着这些往里面套吧,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看这些”


  Tony沉默了一会儿:“我现在说退出来得及吗?”


  Friday面无表情:“我不管。你得写完这个故事。”


  Tony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喊,吸引了不少店内顾客的目光。Friday优雅地喝掉最后一口热巧克力,优雅地起身离席:“我建议你去看看现在市面上很畅销的爱情小说,,比如《暮光之城》,还有那些书腰上评价超高的。”她停了一下,补了一句,“毕竟你是Tony Stark,只是一个爱情小说而已,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的。”


  Tony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Friday歪过头想了一下,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亲爱的,我只是一个编辑,写故事永远不是我的工作。”


   


  02.


  Jarvis进门的时候刚好听见了Tony一声绝望地叫喊。他放下外套,走了几步,看见Tony对着一本摊开的书咬着牙指指点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像你这种东西都会有这么高的评价?我的天哪他们是脑子被什么东西撞到了吗?你告诉我你到底哪里好了?”


  Jarvis面色凝重,觉得他得跟Friday谈谈,但是现在的首要问题——


  “您在看什么?”他抽走了Tony面前的书,看了看封面,又翻了一下,来来回回打量着Tony,“您看这个……做什么?”


  Tony绝望地躺回沙发上:“学习,如你所见,学习怎么样写一个爱情小说。我去跟Friday谈了谈,如同你建议的。然后我根据她的建议看了几本书,现在我觉得我是个假的作家。”


  “先生,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和不擅长的。”Jarvis随便翻开一页,看了两行,神情复杂。他二话不说立刻合上书沉默了一会儿:“您要想通过阅读学习的话,我有更好的提议。”


  Tony求助地看着他,Jarvis从书架里抽出来了他的莎士比亚全集,一堆简·奥斯丁,一堆王尔德堆到了Tony面前。


  “你知道吗?我突然觉得问问别人是个比阅读好得多得多的选择。”Tony正色。他清了清嗓子,“那么,Mr. Bettany,你有什么可以和我分享的经历吗?”


  “并没有先生,”Jarvis微笑着回答,“我想要跟您分享的经历中,您都在。”


   


  03.


     Tony首先给Pepper拨了一个电话。


  “爱情?”Pepper摇摇头,“没什么可说的。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操蛋的东西了。你可能喜欢一个人,然后你会把剩下的人生都耗在他身上,丝毫没有一点点道理。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写这个了?”Pepper探过半张桌子,去试Tony的体温,“你出什么事儿了?江郎才尽了?天哪,你这样让Jarvis怎么办!”


  Tony叹了口气,拨通了Rhodes的电话。


  “爱情?”Rhodes按着他的肩膀,“让我告诉你伙计,这个世界上没有这种东西。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她们说的话一点都——”


  Tony忍无可忍地关上了房门。


  现在,还有谁?Tony想了一下发了一条推,他守了几个小时的评论,看到了好几个十分动人的爱情故事,但是这些故事给他感觉太过遥远,没有真实感。


  他想了一下,看到了之前被Jarvis从书架上抽出来的书堆。


  怎么说?老方法永远是最可靠的方法。


   


  04.


  Jarvis总算把PDF交给了印厂,回来的时候发现Tony对着一个空白文档发呆,原本堆叠的整整齐齐的书现在乱七八糟地摊在桌子和地上。


  Tony看上去焦躁极了,他的手指轮番敲打着键盘,只是文档依然空白。


  Jarvis叹了口气,他把摊在外面的书收回书架里,取出纸笔摊在桌子上:“好吧先生,我们还是用传统的方法来解决这个事情。”他深吸一口气,“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个。


  “您可以不用那么拘泥,爱情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空间。”


   


  05.


  首先,这个故事应该有一个主角。所有故事都需要一个主角。


  暂且管这个故事的主角叫做A。


  A是一个天才,他骄傲、温柔、善良、周身闪着耀眼的光芒。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不擅长表达,经常被误会。他不止一次受过伤,但是他从未停止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像所有的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也需要一个背景。未来世界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A被一个温柔的声音唤醒。


  “Hello, my name isJarvis.”


   


  爱情是这样开始的。


  “For you Sir, always.”


   


  然后,略过一些细节和发展,比如长久的陪伴和守候,故事需要一点点催化剂,比如消失,比如离别,但是他们总会重逢。


  “Come and get me.”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那么差不多到了要表达它的时候了。


  “我爱你。”


  “很抱歉先生,我不太能理解您的意思。”


  对方可能有一点点迟钝,但这从来都不是问题。


  A叹了口气:“好吧,亲爱的,看来得给你升个级。”


   


  Jarvis喊了暂停。Tony打出了一个回车。


  “先生,您这样处理可不是Friday想要的爱情小说。”


  “去他的爱情小说。”Tony回答,“我想写点能说明爱是什么的东西。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夸张,就是两个人,平平淡淡。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我都没搞懂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更加没法用词句来描写。”


  Jarvis建议:“那或许主人公会需要一点帮助。”


   


  好吧,有些时候必要的帮助也是需要的。


  “好吧,让我理一下。你想让我帮忙把Jarvis放进这个东西里面去?”


  “不,是我帮你,把Jarvis放进这个东西里面去。”


   


  是时候结局了。


   


  06.


  Tony想了很久,在文档的最后补上了一句“Welcome home, Sir.”后点击了保存。


  Jarvis看到了文章的最后一行:“看起来您改变主意了。”


  “毕竟这是一篇爱情小说。”他回答,“爱情小说就应该Happily ever after,现在的人喜欢看这些。”然后他把这篇文章发给了Friday。她很满意,皆大欢喜。


   


  你瞧,身为一个作家的好处就在于,你能选择你自己的结局。


   


  07.


  Friday又打来了电话:“Hey,Tony。你下午有空吗?我们能一起去喝杯咖啡或者什么的吗?我有点事情想要拜托你。”


  “不。”Tony挂断了电话。


  -end-


评论(8)

热度(89)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