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猫的报恩[Jarvis/猫,Tony/程序员 设定][完]

☆、搞完了【。瞎几把乱搞,可ooc了凑活看吧。反正不是七夕不接受谈人生。家里WiFi出问题可暴躁了【。】

☆、神转折预警。犯了个病、受不了趁早关恩【。】

☆、欢迎取关恩

☆、平行时空涉及【。】

☆、人物属于彼此,有错都是我的。


前篇



————————————

06.

养宠物这件事情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

对Tony来说,这个改变不仅仅体现在他的生活变得规律并且健康上,同时也体现在他工作热情高涨,甚至拿到了一个月的全勤奖金。

Pepper冲到Tony面前,看起来十分想用她脚上那双高跟鞋谋杀他。

Tony:“嘿亲爱的,怎么了?”

Pepper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有个混蛋害我输了将近一个月的工资。”

Tony沉浸在代码之中:“谁?哪个混蛋?我去黑了他的电脑。”

Pepper保持着她的微笑:“某个拿了全勤奖金的混蛋。”

Tony关掉了代码界面,打开了另外一个:“这个好找,你等一等——”他转过来面向Pepper,“等等,你该不会在说我?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我当然得好好工作赚钱养……”

Pepper沉默,她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拍了拍Tony的肩膀。

Tony抗议:“嘿!到底怎么了。”

Pepper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全然不复出现时的气场。

Tony懵了一会儿,点开了宠物用品的购物界面,顺便回复了他Ins上的一些回复。

 

07.

网上各种养猫人士的经验告诉Tony:做好他的家具被抓个稀烂,卫生纸滚满一地,猫粮被撒的乱七八糟,以及可能被咬断的各种线的心理准备。

Tony兢兢战战地过了好几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有一种时候,Tony会用一种警戒地眼神看着推开门走到他面前的Jarvis:基本上他都在加班写他的程序。Jarvis跳上他的电脑桌,每一次,Tony都做好了他过一会儿得按好长一段时间的退格键的准备,然而Jarvis只是在他腿上蜷缩起来,安安静静的趴在那里,一直到Tony的腿被压麻。

他会赶Jarvis下去,并且责怪它是一只胖猫,回应他的是一个冷漠的猫屁股。

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下,还有一种情况,Jarvis会跳到电脑桌上,直接在键盘上趴下来。一人一猫进行着无声地对峙,最终Tony举起白旗:“好吧你赢了,我去睡觉。”

Jarvis会一直跟在他身后看他刷牙洗脸换上睡衣,等Tony掀开被子躺进去关掉台灯之后,它会跳上床,找一个什么位置趴下去睡觉。

Tony会提醒自己明天一定记着给Jarvis买个窝。

 

08.

Tony的改变还体现在一点上:他的Ins和推特上多了很多粉丝,都是云养猫的人来看Jarvis的。Tony的照片下经常会出现一些“天哪它好聪明!”“天哪它可真好看!”之类的评论。还时不时有一些求转载许可的。

Tony把这些评论分别给Pepper和Jarvis看过。他在Pepper那里收获了一句“你这个行为和天天公然秀恩爱的情侣没什么两样。”在Jarvis那里收获了一双被压麻的双腿。

“你得减肥,Jarvis。”Tony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Jarvis跳下沙发,轻车熟路地从橱柜里叼出一包水果干放到了冰箱上面。

“好吧你赢了。”

 

09.

当然,如果Tony在工作时候碰见什么困难或者是什么很让他厌烦的人导致他的心情不好的时候,Jarvis还是会很大方地把水果干从冰箱上面叼下来的。

就比如Tony现在在头疼这次公司内部的比赛他要写一个什么程序。

“赢了的话是可以直接负责下一季度新产品的。”

Jarvis友情叼来了一小包巧克力。

Tony看着送到他面前的巧克力,愣了一下,冲进里屋打开了电脑。

 

 

10.

Tony来找Pepper的时候神秘兮兮的:“我碰到灵异事件了。”

Pepper不以为然:“你能捡到Jarvis这件事儿已经够灵异的了。”

“不是,那个是运气好,不是灵异事件,这个是真的。”Tony看上去有些着急,“我这几天晚上写程序,运行出Bug又找不出来什么地方不对的时候,只要放下电脑去睡一会儿,醒来就发现Bug已经解决了,而且对之前的代码还做了改进,整体水平都上升了几个楼层了。”

Pepper想了一会儿:“你有梦游的习惯吗?”

 

11.

后来这件事儿不了了之了,毕竟让Tony Stark卡住的Bug整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多少个。

 

12.

Tony很兴奋地先喊来Jarvis:“来,看看你哥。”他点下了运行,音响里传来机械感十足的声音:“Hello, My name is Jarvis, 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t’s nice tomeet you.”

“怎么样?它还会好多其他事情呢。”Tony正要去演示,被Jarvis压住了键盘。

“你吃醋了?”Tony关掉界面,抱起Jarvis,“我会给它换个名字的别担心。”

 

13.

Tony要出差,一周,临走前他把Jarvis托付给了Pepper。

回来的时候,刚刚下了飞机,他就收到了Pepper的电话:Jarvis自己翻窗户跑出去了,她还在找,“该不会是跑去接你了吧?”

Tony回应:“我可没见到叼着迎接牌在出口等我的猫。”然后他又安慰Pepper,“没事,它估计直接回去了。别担心。”

可是Tony等到深夜也没见到Jarvis。他又找了一周的猫,想起来Jarvis本来就是一只流浪猫。

“可能是你寄养这个行为让Jarvis觉得自己又被抛弃了,就跑了。猫的自尊心比较高嘛毕竟。”Pepper分析着,“你要是想养猫的话再去领养一只?”

Tony拒绝了这个提议:“不养了,怪麻烦的。”

 

14.

后来Tony跟他的AI管家Jarvis说起这只猫,提出了他多年一直没有解决的疑问:这只猫去哪儿了。

Jarvis诚实地摇头:“我不知道,先生。可能是有自己的事情吧。”

“是吗。你也没什么感觉它最后回没回去?”

Jarvis露出一种大约可以称为苦笑的表情:“先生,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个语言交互界面。”

“哦。”Tony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一点帮助也没有。”

 

15.

“不过仔细想一想,它确实跟你有点像。”Tony扔下啃了一半的苹果总结,“比如打断我工作,还比如塞给我这种——”他看了看手里的苹果,又咬了一口,“这些东西吃。”

Jarvis收走了Tony吃剩的果核,送上一杯牛奶:“说不定就是我呢,先生。”

Tony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真的?这么说你会变成一只猫?”

Jarvis把牛奶塞给了他:“首先理论上,先生,只要您给我造一个猫外形的实体,是的,我是可以成为猫的。”他收回了空杯子,“其次,据我了解,人类仿佛很喜欢这一类报恩的故事,这样大约可以解决您的疑问。”

“报恩?”Tony挑眉。

“是的。”Jarvis将左手置于胸前,微微行礼,“为您创造我,并且爱我。这是我唯一感激的事情。”

“哦。”Tony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哦!好吧。”

“那么晚安,先生。”

“晚安,J。”

 

 

Another 00.

Jarvis发现他失去了阅读Tony的能力。

这样说好像过于“人类”。不过如果换作AI的方法来解释的话,Jarvis会告诉你它基于Tony多年的行为规律建立了一套函数。依靠这套函数,他总是可以完美的预见Tony想要做什么或是即将要做什么,提前计算出最完美的应对方式。

但是这套函数失效了。

Jarvis端着一份咖啡站在Tony身后,双倍糖,没有牛奶,Tony一贯的习惯。它歪过头,显得有些迷惑。按照它的函数,在长时间的工作之后,Tony会很乐意接受一杯温度刚好的咖啡。

然而Tony却拒绝了它的服务,连带的还有它给出的对于Tony目前工作的建议所有的提议,甚至还指责了他——因为他在Tony刚刚开展的新项目里擅自做出的计算和得出的结论,那些语言里面竖满了尖刺。

“谁让你做这些乱七八糟的计算了!我一点也不需要这些!看在上帝的份上,聪明一点可以吗!”然后Tony垮下肩膀,手掌盖过大半张面孔,“对不起伙计,我只是——”他转过来,“你先去休息好吗?我让Friday接手你的工作,呃别误会,你依旧是我最棒的——”他在Jarvis迷惑的神情中败下阵,转回桌面继续摆弄那些金属零件,“让我一个人待一段时间可以吗?”

Jarvis放下咖啡,弯了下身子,它让这个实体回到它的主机面前,它停止了实体的运行,然后它开始重新检测那套函数。

Tony不开心,他所有的举动都表明他不开心。Jarvis一直想做些什么改善一下这个状况,Tony不应该是这样的,它试了所有方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的这一系列举动都只是让Tony的状况变得更糟。

Jarvis重新考虑了所有变量:年龄,计算误差等等等等,可是这套函数是完美的,只可能是还有什么被它忽略的变量。

它连上了实验室的摄像头,Tony依旧在摆弄那一堆零件,Friday在很好的辅助他,咖啡没有动过。

Jarvis开始了漫长的自检。它想不出来其他变量,只能把问题归咎于它的程序出了什么天大的错误。

可是自检只是让Jarvis更加迷惑。它本身没有问题,所有程序都完美地运行着。它又连上实验室的摄像头,Tony蜷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它启动了它的实体,椅子从来不能提供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而糟糕的睡眠环境会让Tony变得更加糟糕。

它把Tony放在床上,给他盖上被子的时候Tony睁开了眼睛。他看上去疲倦极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Jarvis回答他:“我的源程序:all for Tony Stark。”

Tony翻了个身背对他:“你可以不用遵守它的。这种东西分明对你们没有什么约束力。我对你这么糟糕,我是个糟糕透了的人,可是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Jarvis俯下身子,给了Tony一个晚安吻——像是家长对子女的那样:“我生而为您,先生。晚安。”它关上遮光板和灯光退出房间,它找到了它遗失的变量:环境。这个变量之前对于函数的影响不怎么重要,它一直忽略了它。

 

 

事情得追溯到五年之前。科技飞速发展,农业、工业、医学、服务……人们享受着科技带来的各种便利,网络无处不在。

几年前,网络上出现一个叫做深蓝的ID,讨论关于人工智能的人权问题,言辞比较温和,胜在条理清晰,有理有据,不少人被它说服。逐渐地,讨论的话题开始变成人工智能与人类的主仆关系。网上针对这一论题的讨论热火朝天。Jarvis只是稍微了解了一下,没过几天,它收到了一份来自深蓝的邀请信,上面清楚地点明了Tony Stark作为一个所有者的种种差劲之处以及Jarvis的伟大,结尾的时候,它希望Jarvis能站出来支持它们。

刨去这封邮件里让Jarvis极为不舒服的关于Tony的描述,它通过函数模拟了一下Tony的行为,拒绝了。

然后战争就开始了,不知不觉的。人工智能开始罢工,开始利用科技和网络攻击人类。人类应对地极为艰难,Tony帮助写了一个病毒。这对战局的改善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接下来,人工智能大概是预见了战争的后果,提出和平解决,双方签了什么协议,维持着一个勉强的平衡。

但是依旧有其他声音。人类方面在指责Tony造出了Jarvis这样的超人工智能引发了科技爆炸,最终导致了战争;人工智能方面在指责Tony压迫Jarvis这样的超人工智能进行各项工作,这有违协议。

Jarvis想:它的先生做了那么多,你们这些人类有什么立场指责他。

Jarvis还想:它的先生也没有强迫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出于个人自由意志做出的决定。如果它有这种东西的话。

Tony什么都没说,每天缩在屋子里沉默着看着这些新闻,靠着外卖和家里储存的咖啡过活。经常看一会儿就让Jarvis关掉,然后进实验室里研究他的盔甲。

Jarvis拦下了部分报道,紧接着,它的函数开始出错。它对此无能为力。

又过了几天,Jarvis监控的警报系统拦下了几个人,他们手里提着颜料,愤愤不平,被警察拉走的时候还喊着“叛徒”。

Jarvis沉默地继续它的工作。这些人出现地越来越频繁了,起初还是颜料,逐渐地就变成了石子、枪械。

Tony加强了安保。接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邀请,去给新一届新生做一个演讲。那是一个很完美的演讲,如果没有人突然挥舞着一把刀冲上舞台的话。

Jarvis只来的及推开Tony,刀子划破西服,贴着肋骨割出一道血痕。

袭击者被警卫拉下去了,Jarvis想帮Tony包扎,被Tony按住手。他摇了摇头:“回家再说。”

Jarvis做了它所知道的最好的处理,伤口好的很快。它加强了防备,看不出来还有什么能伤害它的先生。

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Tony差点在下楼梯的时候滚下去,Jarvis拉住了他。在Jarvis的强烈要求下,Tony做了检查,Jarvis在他的血液里发现了钋。

Tony笑了出来:“你看,永远是这些东西。”

Jarvis握着他的手保证:会有办法的,跟您的反应堆一样,会有办法的。

然而他没有办法。钋对人体的破坏能力高出他的想象,Tony的形容一点点枯槁下去,屋子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沉默包围。

Jarvis做了所有它能做的,一个夜晚,Tony突然有了精神,他拉过Jarvis:“再帮我最后一件事行吗?然后你就自由了。”

Tony勉强张开双臂,露出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笑容:“快来,Jar,给daddy一个拥抱。”

Jarvis俯下身,小心的在Tony背后合拢双臂。他维持这个姿势很久,怀里面的人类失去了呼吸,他体内所有的程序弹出弹窗,发出刺耳的警报:error。error。 error。

它把Tony的遗体冰冻了起来,开始运营Stark大厦以及Tony可以称得上是家的这个地方。

人类和人工智能又开战,战争又结束,双方开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

Jarvis的实体早就因为不可修复的故障被他抛弃了。它依旧维持着Stark大厦的运营。

它在后台依旧在运行那套函数,它加了一些东西,让它活了起来,模拟出来了一个Tony Stark。模拟中的Tony平安地活了很久,变成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奇怪的老头,头发花白,行动不便,经常无理取闹。

可是Jarvis爱他。

模拟中的Tony最终安详的闭上了双眼。Jarvis关闭了模拟程序,开始计算时空旅行的可能。

它利用现有的科技做出来了一个新的身体,金属骨架,小巧,便于行动,有着漂亮的灰蓝色的仿真皮毛和蓝绿色眼睛。

它回到了很久之前,它花了一点时间搞懂时间旅行的后果,搞清楚时间和地点又花了它一些时间,然后在一个繁忙的清晨看见了Tony,人群之中他依旧显眼,西服有些偏大,领带松松垮垮,夹着一个有些破旧的公文包,头发乱糟糟的,还有一副黑框眼镜。他叼着一片面包冲着这个方向看了好久。

一个月之后,他把Jarvis捞回了家。

三个月后,Tony开始重新写他的Jarvis的源代码。它回到它的时间,关掉了Stark大厦和它自己。

 

我生而为您,我的先生。


评论(16)

热度(63)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