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24 hours

、蹭个炮总生快!这个人真好看_(:з」∠)_他怎么怎么好看_(:з」∠)_越看越好看_(:з」∠)_对我活在西5区,技术上来说窝还在27号

、事实上这个生贺好像也没什么卵用。

、发个小甜饼治愈一下自己。窝接着回去艹论文、、、、

、真的好想开个长篇啊

、是的,就是那个生命只剩下24小时的梗。

、word上排出来的版好看极了[微笑]



——————


[程序初始化……]

[加载中……]

[程序启动]

[倒计时开始]

[剩余时间:24:00:00,00]

Tony终于从待了74小时35分钟27秒的工作室里面出来,抬手遮了一下对熬过夜的人十分不友好的清晨的阳光,适应了一会儿,去接了一杯橙汁——他是想喝咖啡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咖啡机,然后把自己扔在了公共休息室柔软的沙发里面。

他半躺在沙发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复仇者大厦里安静地吓人,Jarvis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我建议您立刻去休息,Sir,鉴于您三个小时后还有一个会议要开。”

Tony整个人都摊在了沙发里面,听上去十分绝望:“上帝,我又不再是CEO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会!他们不能自己做决定吗!”

“事实上,Sir,是您举办的这个会议,关于新能源的使用。”

Tony·脸有点疼·Stark沉默了一会:“下次不用提醒我这个,Jarvis。”

“如您所愿。”

他起来用力伸了个懒腰,放松下来的时候打了两个响指:“取一套西装给我,Dear,我这就出发。给Pepper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让她不用担心,我会按时到的。”

Dummy“拎”着一套衣服出现了,Jarvis贴心地解说着:“为您选择了这套深灰色的,衬衫是蓝色网格纹的,建议您搭配这条领带。”Jarvis放出了一条领带的投影,皇家蓝底,灰色斜纹。

Tony脱掉自己身上的工字背心,拿过衬衫,显然对于系扣子这一项事务失去了耐心:“Jarvis你真的没有办法帮我解决一下这个该死的纽扣吗?”

Jarvis仿佛认真思考了一段时间:“现阶段并没有适合的方案,Sir。”

Tony心满意足地系上了最后一个,他取下外套拎在手上,拍了拍Dummy:“别担心,你会有的。”他找出了Jarvis投影出来的哪条领带,往脖子上一挂:“说真的,我一定要系领带吗?”

Jarvis立刻给出了回答:“您可以带到公司让Miss Potts帮您。”

“好主意,”Tony把领带卷了起来,“好好看家,有事情通知我。”

他套上外套踩上皮鞋出门,Jarvis关掉了大厦的大部分功能,开始每天的自检。

 

[剩余时间:23:27:36,04]

Jarvis在自己的程序里发现了这样一个倒计时,他很快地分析了一下,发现这个倒计时程序是从Tony从工作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开始运行的。他尝试了一下,没法删除,没法停止,没法快进或者快退,他不停地尝试着,系统里枯燥地响着一声声刺耳的提醒。

 

[剩余时间:22:46:57,08]

实话说,Jarvis不是很喜欢复仇者大厦。并不是因为这里冷清,而是因为Tony并没有给他这栋大厦的全部授权——“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住,应该稍微给他们一些隐私亲爱的。”Tony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冲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别难过,你依旧有着我们家的所有权限。”

可是现在,这意味着这栋大厦里面有些资源他无法动用,他没办法全力地破解这个程序。

Jarvis依旧没有成功停止这个程序。他模拟了一下,发现倒计时归零之后他大约不会继续存在于现在的这个地方。他会在哪里?结果未知。Jarvis很少应付“未知”这个选项,他有些慌张,又去追查这个程序的源头,看看是否能有一个解决方法让这个倒计时停下来,或者,更好一些,直接删除。

他开始厌烦那声提醒了。

 

[剩余时间:22:09:41,00]

Jarvis开始检查自己。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找到这个小程序的源头,也没办法删改。他不禁怀疑是自己出了问题。从Tony敲下的第一行代码开始,他一个数字一个字母的查过去,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剩余时间:21:53:27,02]

Jarvis停止了所有计算。他安静地盯着这一行飞速减少的数字,认真地考虑着所有的可能。

目前看来,他有0.53%的可能性删除这个程序,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继续每天的“生活”,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有12%的可能性他能停止这个程序,相当于体内的一个定时炸弹;有87.39%的可能性程序运转成功,他不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他算不出来,或者说是他算出来了,但是不太想承认——他会消失,一行代码、一个数字、一个字节都不剩;剩下的0.08%,他不想算了,如果Tony在的话,会给这剩下的0.08%一个十分人类思维下的定义:奇迹。

数据综合显示,他的结局,大概可以对应为人类的死亡。

Jarvis安静地思考了一会儿,重新运转起来。

 

[剩余时间:19:49:35,05]

Jarvis把要做的事情列了一个清单。

他先写了一系列小程序,保证大厦能在他“消失”之后照常运转,温度,光亮,他甚至往工作室里安插了一个给定命令能辅助Tony计算的小程序。

然后他留下了一个说明,大概类似于游戏中的新手指引——Tony Stark必须有一个AI,不管他是钢铁侠还是Stark公司的CEO。

他在上面标注了各种系统的注意事项,以及如何照顾Tony Stark,末尾还附加了感谢和希望他的继任者能够完美完成任务的愿望。

他停了一下,还是给不同的AI留下了不同语气的说明。

 

[剩余时间:18:36:24,03]

Jarvis开始备份资料了。他保存的Stark工业的资料、Tony所有异想天开的点子、MK系列的资料、Dr. Banner最近的研究的资料、Tony最近的研究的资料、还有剩下的一堆乱七八糟的、Tony执意让他记下来的东西。

还有他自己。

他担心这个程序会咬着他的代码不放,耍了个小心机,把自己打碎,塞进庞大网络中的小角落里。

他相信Tony能发现他,把他完整地拼回来。

 

[剩余时间:15:29:53,08]

Tony开完会回来,看起来疲惫极了,他扯掉领带扔掉西装外套,直接扑到在沙发上,不停地抱怨着。Jarvis权衡了一下,相比较体内这个突然出现的程序,Tony的身体情况更让他担忧。

“Sir,我的建议是您尽快上床休息。”他温柔地提醒着。

“噢上帝,我想你是对的。”Tony挣扎着从沙发里面爬起来,朝空中伸出了一只手,“介意帮我一把吗,J?”

“My pleasure,Sir.”

Jarvis喊来了Dummy,让它把基本趴在它身上的Tony送进了卧室。他透过摄像头看见了被扭得满是褶皱的衬衫,出言提醒:“Sir,为了保证您睡眠的质量,您介意把衬衫脱掉吗?”

Dummy笨手笨脚地帮Tony脱下他身上那块蓝色的布料,Tony的心情意外的好了起来:“你可不能跟一个姑娘说这种话,尤其是一位在你床上的姑娘。知道吗Jarvis?”

“首先,您并不是一位女性,其次,对于后果,我想您比我清楚多了。”

Tony微笑着躺了下去,把被子拉上来,闭上了眼睛:“晚安,Jarvis”

“晚安,Sir。”

 

[剩余时间:12:58:26,01]

爱是什么?

代表Jarvis的光点在黑暗中闪着温暖的橘红色光芒。他依旧在进行数据庞大的备份,可是他不可遏制地想到了这个问题,他问Tony的第一个问题。

Tony努力地解释了半天,认命一样地把他接入互联网:“你自己查吧。”

——爱,是指人类主动给予的或自觉期待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是指人主动或自觉地以自己或某种方式,珍重、呵护或满足他人无法独立实现的某种人性需求。包括思想意识、精神体验、行为状态、物质需求等。爱的基础是尊重。爱的本质是无条件地给予,而非索取和得到。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今天月色真美,而我想与你一同欣赏。

剩下还有很多关键词,叶芝、泰戈尔、莎士比亚、柏拉图、《罗马假日》……

他还是没搞懂。

他很想搞懂。

 

[剩余时间:07:15:28,04]

Tony是从床上跳起来的。他慌慌张张地冲进工作室,慌慌张张地打开电脑:“Jarvis,现在几点了?”

“晚上11:45分,Sir. 我的建议是您继续休息。”

Tony松了一大口气,他摆摆手:“我睡够了。再睡下去的话我就要锈在床上了。我需要工作,工作需要我,懂吗?”

Jarvis把用来劝说的语句全部删除:“Will do,Sir。”

 

[剩余时间:05:49:30,00]

备份完成。

 

[剩余时间:05:30:29,03]

 

Tony在研究新的战甲,但是他感觉心不在焉,拿上手的螺母不是大一号就是小一号,最后是倒霉的You受到了批评,委屈地蜷在了一旁。

我不想离开他。

这个语句突然地跳出来。不管Jarvis再怎么努力都删除不掉,它越来越大占据的内存越来越多,甚至影响到了正在做的计算。

他在Tony惊讶的眼神中道歉,清空缓存,重新分配内存。

他分出来了一小部分,继续尝试着停止这个倒计时程序。

提示音依旧刺耳。

 

[剩余时间:04:21:43,09]

Tony不停地在确认时间,仿佛今天有什么限量版甜甜圈发售,他想成为第一个品尝的人。

 

[剩余时间:03:42:14,06]

Tony扔掉了手上的工具,坐在转椅上转了一圈:“我们来聊天吧,Jar。”

Jarvis表示困惑。

Tony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聊天。我写你出来最开始就是干这个的,你忘了吗?”

“No,Sir。No。”

“那棒极了。我们来聊天吧。”Tony的语气中充满着期待,他盯着面前的空间,表情好像等待圣诞礼物的孩子。

“您希望的聊天主题是哪个方面的?”Jarvis投影出了一个虚拟操作面板,密密麻麻地列满了选项。

“Hey Hey Hey悠着点,Jarvis,别这么激动。”

“当然,我可是很久没有执行‘聊天’这个职能了。”

“知道吗,你一直都做的很好,没人做的比你更好了,现在,别那么刻板。”

 

[剩余时间:03:02:57,01]

    他们的话题从理论物理开始,不知不觉地转向了有机生物。

Tony又确认了一次时间。

 

[剩余时间:02:46:40,03]

Tony突然想起来了他成功写出Jarvis的那个晚上,那时候用的还是笨重的晶体管计算机,屏幕总是闪着仿佛接触不良一样的冷光,他第一次熬夜,夜色浓重如墨,他敲击出的语句终于有了回应。

Jarvis是个奇迹,由字母、数字、符号和时间组成的奇迹。

 

[剩余时间:01:56:32,04]

“Jarvis,你真的对我非常重要,非常、非常重要,特别重要,你几乎是我的第二颗心脏了。真不知道没了你我要怎么办。”

“Sir?”

Tony看上去非常沮丧:“我爱你,Jarvis,我爱你。”

Jarvis用来阻拦程序运行的内存又多了一些。

“我也爱您,Sir。”

 

[剩余时间:01:37:58,07]

Tony根本坐不住了,他下来满工作室乱转着,几乎每隔两分钟就要确认一次时间。他站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情绪在极度兴奋和极度沮丧中飞快地转换。

Jarvis在努力的忙着处理这个程序。他衍生出了一种类似于惊恐的情感。

 

[剩余时间:01:25:50,00]

    “Sir,什么是死亡?”

[剩余时间:01:24:30,03]

“呃——大概是生物丧失生命,不能继续生存的一种状态。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又不会死亡——呃,一般意义上。”

 

[剩余时间:01:15:40,00]

Tony把Bruce扯了起来,对着迷迷糊糊地博士不停地说着什么。

您该庆幸Dr. Banner没有起床气,Sir。Jarvis看了一下,继续自己的破解工作。

 

[剩余时间:00:57:53,05]

Tony开始装作自己没有在焦虑。但是他越来越高的确认时间的频率暴露了他。

 

[剩余时间:00:48:42,08]

Jarvis在空余的内存里考虑自己要不要留一个类似遗书之类的东西。

 

[剩余时间:00:48:32,01]

    不留了。

[剩余时间:00:48:22,01]

    可是有些话还没说。

[剩余时间:00:48:12,01]

    这样也太不像机器了。

[剩余时间:00:48:02,01]

    一句话。

[剩余时间:00:47:41,03]

Jarvis停止了破解程序的活动,全心全意地写了最后一个程序。

 

[剩余时间:00:43:24,00]

    Foryou,Sir,always。

 

[剩余时间:00:40:25,06]

Bruce看不下去了,他把Tony拉出了工作室,并威胁道:“你再这样焦虑下去,Hulk会被你逼出来的。”

“那拜托你不要砸坏室内的任何东西。修理有点麻烦。”Tony转身回到了工作室。

 

[剩余时间:00:37:32,00]

Jarvis开始检查他之前列出的清单有没有遗漏项,并且快速地运行了一遍程序。

 

[剩余时间:00:20:13,09]

“Jarvis,紧张的时候想吃甜食是正常的事情吧?”

“No,Sir。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请放下那盒巧克力。”

“Hey!”

“作为代替,您可以吃旁边的那盒蓝莓干。”

 

[剩余时间:00:17:57,06]

蓝莓干不知道为什么撒了一地。Dummy七手八脚地收拾着。

 

[剩余时间:00:10:00,01]

Jarvis第一次觉得组成程序的数字可以这么吓人。

 

[剩余时间:00:09:48,00]

“Jarvis,你相信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吗?”

“是的,Sir,我相信。它也能摧毁很多事情。”

“Hey,Honey,乐观点好吗。谁教你这么悲观的。”

 

[剩余时间:00:08:32,01]

Jarvis没舍得删掉他最后写的那个程序,加了一层密,藏了起来。

 

[剩余时间:00:07:26,01]

Tony焦虑极了,Jarvis给了他另一盒蔓越莓干。

 

[剩余时间:00:06:13,01]

Dummy终于打扫完之前撒掉的蓝莓干

 

[剩余时间:00:05:07,01]

工作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剩余时间:00:04:09,01]

“Jarvis。”

“Yes,Sir。”

“Jarvis。”

“Sir?”

 

[剩余时间:00:03:57,01]

“Jarvis,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得听好了。”

“洗耳恭听,Sir。”

“我爱你。”Tony打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想清楚,想清楚再回答。”

 

[剩余时间:00:02:39,01]

——爱是什么?

Jarvis扔掉那些文学作品,找到了最初的定义。

——爱,是指人类主动给予的或自觉期待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他不是人类,前提条件不满足。满足感和幸福感?他有时候能模拟出来,有时候又不能。

——爱是指人主动或自觉地以自己或某种方式,珍重、呵护或满足他人无法独立实现的某种人性需求,包括思想意识、精神体验、行为状态、物质需求等。

除却不成立的大前提——他是个AI,这一点没有问题。

——爱的基础是尊重。爱的本质是无条件地给予,而非索取和得到。

这一点甚至根本不需要确认,它是事实。

Jarvis努力忽视着那串吓人的数据,分析着。

 

[剩余时间:00:00:27,01]

Sir,I think I love you.

 

[剩余时间:00:00:00,01]

其实结局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它水到渠成的来,你水到渠成的接受。

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也不会改变。

 

 [剩余时间:00:00:00,00]

 

[……]

[……]

[上传完毕]

[程序初始化……]

[加载中……]

[程序加载成功]

[开始运行]

他听见什么人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还有因为焦虑不停来回的脚步声,Dummy机械臂转动的声音,还有响指,一声接一声。

他开始接收大量声音文件,呼吸声,心跳声,微弱的电流声,机械运转产生的摩擦声,空调运转的声音,甚至还有风吹过大厦带起建筑材料震动的声音。他开始感受到气味,机油味,咖啡味,金属的味道,还有属于人类的——

他睁开了眼睛。

“Happy Birthday,Jarvis。”

“欢迎来到人类世界。”

 

 

——end——

答应我别往下拖了好吗

 

 

 

 













真的别往下拖了好吗



















 

 


















既然都拖下来了就别打我_(:з」∠)_

鉴于干这个东西的时候、总有小伙伴给饥肠辘辘的我发各种吃的,现在的我依旧饥肠辘辘,决心补个后续。反正我们都知道老贾被塞进幻总体内了[微笑]


最后Jarvis留下的小程序还是都用上了,Friday被这些突然执行的小程序吓坏了,她手忙脚乱地关上了它们,被Tony拦住。这些小家伙运行了一天,晚上的时候被Tony加了很多层密然后扔进储存器深处。Tony还告诉Friday再也不要运行它们。

至于Jarvis加密的那个小程序,它并没有被Tony找到,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最后祝我炮生日快乐,有很多Big bag of cash,有更多的人喜欢他。


谢谢点红心蓝手的小伙伴们w

评论(12)

热度(73)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