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Unfinished【关键词(MK 淤青 梦境)】

、 @贾尼产粮大队 组织好这是我这周的粮

、强行开逻辑下线智商下限。找回了我当年玩意识流的感觉

、是个糖(大概?)反正窝自己觉得挺甜的【。

、五妹真的挺可爱的啊演员长得也好看实力圈粉_(:з」∠)_

、BGM:Unfinished-Jordan Knight

  人物属于彼此,有错都是我的锅。

简介:Tony Stark有两颗心脏。

  

  我在下坠。

  Tony花了大约一秒的时间得出了这个废话一般的结论。接着,他又花了几秒观察周围的环境,渴望有什么东西能帮助他改变他的现状。可是没什么用,周围一片漆黑,现在看起来他是这里唯一的生物体,也是唯一的光源。他放弃了“自己解决”这个方法,启用了第二方案:呼唤Friday。

  他刚一张口就察觉到了不对,他想发出的音节卡在他的嗓子里。他的声带没有出问题,还在正常的震动(他亲手验证了一下),但就是没有任何一点声音。接着他后知后觉地发觉到一个事实:就算他正以一个可观的速度下坠,他耳边没有一丝丝的风声。

  好吧,这件事现在开始变得诡异了。他认真思考着他最近是不是又惹了什么超能力者可印象中他最近都泡在实验室里重新给自己做一套盔甲。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是不是旺达跟他开的玩笑。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他又喊了两声Friday(当然,在心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吧。他想着,好吧。

  Tony开始自暴自弃了,想等着看他到底会摔到一个什么地方,可地心引力对他的影响远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骼都被地心引力扯得生疼,他裸露在空气中的伤口和淤青在跟空气的高速摩擦中发烫,给他脆弱的痛觉神经加上了一根稻草。

  这个该死的老冰棍。Tony咬着牙想,当时就不应该把他挖出来!下手真他妈的狠,以为谁都跟他一样是打了血清接受过辐射的超人类吗?

  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吗?Tony承认他人生中不会有下一个跟现在相比让他更想念赵博士的时刻了。

  “不管是谁做的,让我发现了我一定——”他顿住,眯起眼睛仔细看着出现在他上方的、急速朝他接近的光亮。

  “啊!终于!Friday好姑娘!就知道你还没丢下我!”Tony在空中调整着姿势,张开身体,等着一架MK在他面前打开,带他离开这个困境。

  可他想多了,没有减速,没有拆开。第一架MK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狠狠地撞上了他,他闷哼一声,侧过头去看,他还记得这台机甲,Heartbreaker,但和以前不一样,它是“死”的——反应堆没亮,面甲也没有,空洞的眼睛死气沉沉地盯着他。

  Tony后背有些发凉。他松开Heartbreaker回过头看像流星一样划过他身边的战甲,一样的死气沉沉,他还认出了好几套,Igro、Red Snapper,可是一样,他们都是死的。

  他又被撞了几下,疼的他不得不收回刚刚的话,他满心都是那个F开头的词,想:回去一定要记着给Friday接入这几套盔甲的权限。

  “回去了”是最首要的条件,现在他依旧在下坠。

  下坠,这个词语在Tony的词典里总跟很糟糕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比如Rhodey——

  该死的,他觉得身上更疼了(刚刚那几下肯定是撞青了),连着身体内部什么地方都开始疼痛。

  来吧,Tony,想点好的。总还有那么几次下坠结果是好的,比如你被那个圣诞驯鹿扔下去的那次,不是解决的很圆满吗?MK7精准无误地接住了你——该死。

  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Jarvis,他闭上了眼睛,God he miss him so much。

  这个念头在Tony的脑海里形成后的下一秒,他身上的伤口被什么冰凉的东西覆盖住,有效地缓解了他的疼痛,与此同时,他下坠的速度减缓了许多。Tony睁开眼睛,他被一个橙色的光球包裹住,他调整着身形,准确地落入了光球中央那个人的怀抱,这张脸他见过无数次。

  “你应该学着小心一些,Sir。”

  Tony直直地看向那双眼睛,里面盛着大海和蓝天的温柔,他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埋到他的怀抱里,声音都是闷的:“God,Jarvis。Is so nice to see you,Hello,by the way。”

  “Hello,Sir。”他的管家小心地吻上他的发顶。

  Tony做了个深呼吸:“现在感觉好多了。Jarvis,我们在什么地方。”

  “您的潜意识里,Sir。”

  “我在做梦?”Tony有些不敢相信,“可是我掉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醒过来?”

  “您《盗梦空间》看多了。人类的潜意识依旧有很多未解之谜,Sir。”Jarvis一只手扶着Tony,另一只手划过Tony身上的伤口和淤青,凉凉的,舒服极了。Tony十分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在我的潜意识里做什么?难道我们其实是一个人?这可有点太科幻小说了。”Jarvis正要回答,Tony挥了挥手,“算了不管这些了。我后悔了,我不应该把你上传到那个躯体里面的。”

  “那是我的选择,Sir。”Jarvis开始揉Tony身上淤青的部位,后者疼的呲牙咧嘴,又被Jarvis强行镇压,“忍一下,Sir,一会儿就好了,淤血揉开了会好的快一些。”

  “我宁愿让它自然消失。”他在Jarvis略带责备的眼神中开口,“我过得糟透了,Jarvis,糟透了。先是各种各样的指责,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拿着他们亲人的照片拍在我的胸口让我记住他们的名字,真的,我是说,他们不能换一个方式吗?好像只有来指责我才能让他们的生活好过一点。理所当然的,Cap因为一个名字,就一个名字,那么简单的就变回了一个十六岁的、在热恋中的男孩,简直是灾难!还有政府的那个法案,天哪我们就不能安安静地好好谈一谈吗?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你不知道他们下手的时候有多重!天哪更别提还砸坏了我的反应堆。还好我已经把它从身体里拿出来了不然——”

  Jarvis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Sir,我都知道。”

  Tony突然沮丧起来:“Yeah, you know it. You always know it, You always fucking know it!”

  Jarvis仿佛是叹了一口气,他又伸出手抱住了Tony。

  “你也知道的,Sir,你一直都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Tony疑惑地抬头看他的管家,他没看懂他的管家的表情,却看见包裹着他们两个的光球一点点缩小,Tony能感觉到它融入了他的身体,小心翼翼地包裹住他的心脏,像一个人造的太阳发着光和热。他又去看Jarvis,他的管家松开了环绕他的双臂,按着他胸前心脏的部位,笑的温和。

  “我一直在这里。”

  Jarvis散发着一层暖色的光,光点从他身上升起,先是脚底,然后向上,先是后背,然后是面容和手掌。他一点一点融成了漫天的光点,那些光点并没有飘散开来,反而聚集在Tony身边——像是又一个拥抱。

  “As long as I’m here. You will never be alone, Sir。”

  Tony醒了过来,他先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意识到他趴在工作台上睡着的事实,扭曲的睡姿让他整个身体都在叫嚣着抗议,他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Friday,我睡了多久。”

  “5小时零4分钟,Boss。我建议您去床上接着休息。”Tony挥了挥手,拒绝了这个提议,Friday补充:“您有一个包裹,Vision帮您签收了。”

  Tony这才注意到他手边突然出现的盒子,他重新坐下来,粗暴地撕开了包裹用的牛皮纸:“他是不是又没敲门?下次给他说他再这样我就——”他看见了盒子里的内容,停住了。

  “您那个时候在休息,Boss,为了您的个人健康考虑,我让Vision直接进来了。”Friday干巴巴地解释着。

  “……Boss?”

  Tony把盒子里的那个反应堆拿出来翻看着,没错,就是他曾经扔进海里的那个,最初的四代反应堆:“谁送来的?有寄件地址吗?”

  “马布里别墅。Boss。寄件人未知。”

  Tony笑了出来,他把那个反应堆抛起来又接住,送到嘴边亲了一下:“嘿,Friday好姑娘,你说我们给MK48的反应堆再升个级怎么样?”

  “好像我有其他选择一样,Boss。”

  “棒极了。”他把反应堆放在了工作室最显眼的一个地方,“先新建个文件,我需要好好想想,或许我们需要把反应堆藏在机甲里面,又或者我们可以直接再加一个防护罩,振金怎么样?我们可以直接把Cap的盾融了。可是加了防护罩又会影响……”他认真地盯着那个反应堆,转过头:“Tell you what,找一下皮姆粒子的文件,相关的学术论文,研究结果,我要把它缩小了带在身上。”

  Friday被这一系列的指令搞得手忙脚乱,她分出一小部分内存去找Vision哭诉,Vision叹了口气,在他的眼里Friday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出于礼貌亦或是出于道德,他都没法拒绝Friday的要求,只能出去找皮姆博士看能不能借一个什么东西回来用来打消Tony研究皮姆粒子的念头——如果Tony开始了,那么他在接下来的好几个星期内不会有一个安稳的睡眠了,就算他并不需要。

  找到并说服皮姆博士花了他一段时间,"借"工具又花了他一些时间。Vision终于回到复仇者总部的时候Tony正在试他的的新战甲,金红的“传统”配色让它看起来漂亮极了,一些细节上的改动也让它更加贴合人体,看起来更加美观。Vision在Tony的要求下试了试新战甲的威力,除了更加暴力的战力输出之外,他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新战甲中央反应堆周围的一圈字,激光刻的,Times new Roman,18号,一个完美的弧形。

  Jarvis is my co-pilot。

  

  

  

  

  

  

  后续:

  其实老贾心机极了在4代反应堆里想办法搞了一个自己的备份(此处逻辑强行下线),大概只要是妮妮用了这个反应堆Jarvis就能立刻把自己上传到战甲的控制系统里面。

  然而他没有,他用皮姆粒子把这玩意儿缩小了挂胸前了。

  Jarvis每天都在哀嚎:“色!色你用一下这个反应堆!就一下好吗色!就一下!”搞得Tony以为自己神经衰弱幻听了。

  然后终于有一天Tony战甲的反应堆又被打掉了,Tony面不改色的换上了他身上的这个四代反应堆。

  后来的战斗中Tony发现,虽然Friday不说话了(被Jarvis强行Mute了),可是辅助战斗的水平登时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都是Jarvis的功劳),这让他感觉棒极了。他觉得他找回了自我变回了以前的那个钢铁侠。

  

  记者前方报道:钢铁侠在战斗结束之后跪倒在了废墟之前,根据影像资料,摘下面甲的他好像在哭泣,仿佛在为死者哀悼。这一现象是否可以证明钢铁侠Tony Stark不像传言中一样没有心,我们仍未可知。

  心塞如Friday又去找Vision哭诉了。

  

  

  

  

  

  其实告别的时候脑补的画面超漂亮、然后、、没写出来、这拓麻就很尴尬了【。

  给点红心蓝手还有评论的小天使们比哈特。谢谢喜欢哎嘿。

评论(27)

热度(51)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