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一个采访的摸鱼

、爆肝爆个糖出来治愈一下。。。一片哀嚎。。。虽然窝也在哀嚎。。还疯狂的捅了自己好多刀。。【有人想看吗保证一刀让你躺平】

、第二人称预警

、ooc预警

、私设时间线是上一篇《扔了一只Friday》之后的

、——Jarvis,一个大写的尼吹。

、我不太会写这种人物分析类的一写就思路混乱但是为了撒把糖我。。。我。。。有错就打我吧_(:з」∠)_

、比城墙还厚的粉丝滤镜+cp滤镜

、呃撞梗了都是窝的锅要是不舒服的话私信一下秒删_(:з」∠)_

、人物属于彼此,出错都是我的_(:з)∠)_

  

  你站在Mr.Tony Stark私人别墅门口,借着玻璃的反光扯平衣服上并不明显的褶皱,你皱起了眉头,突然又觉得今天的打扮十分不妥,鞋子不适合,套装不适合,饰品不适合,妆容也不适合,什么都不适合。可你又来不及回去换衣服,你叹了口气,自暴自弃地想着:搞砸了就搞砸了吧。反正在这一行中从来没人搞定过钢铁侠。

  你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杂志记者,熬过了实习期,刚刚转正没有多久。你知道鉴于最近风头上的各种事情,你所工作的杂志社即将出一期著名人物的专访,你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去打个酱油。然而,报社的主编出人意料的将“钢铁侠”的采访给了你,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鼓励了你。杂志社的同事们也纷纷上前来鼓励你。你从同事们那里听来的关于“Tony Stark”的一切都让你十分紧张。想到这里,你又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化妆境,仔细看了一下你的妆容和发型,虽然还是觉得不适合,可你依旧做了略微修整。你把化妆镜放回包里,借着玻璃的反光再次扯平了衣服上的褶皱。

  离约定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你准备按响门铃。可你突然发现录音笔和用来记录的纸笔不见了。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你在包里找到了它们。你再次扯平衣服,把本子半抱在怀里,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准备按下门铃。

  门开了,突如其来的。一起的还有管家Jarvis金属质感的声音:“欢迎,小姐。我注意到您在门口停留了很长时间,所以请原谅我擅自打开了大门。现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进,稍作等候。Sir马上就会上去。茶几上有我为您准备的一些茶点以便让您度过这短暂的等候时间。Suit yourself Miss。”你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感觉自己手心里渗出的汗水沁透了整个笔记本。

  你在不远处的茶几上发现了Jarvis提供的茶水和一些小点心。你凑近看了看,精致的白色瓷器,金色丝线在上面绕出优美的曲线,杯中浅褐色的液体恰巧散发着你最喜欢的香气,糕点整齐的摆放在点心盘中,精美如同工艺品。

  可这一切让你更加紧张了,你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你曾经不经意间在网上看到过一套类似风格的茶具,价格高的吓人。然而你身处Tony Stark家中的这个事实让你不敢产生任何能宽慰你自己的想法,你以为你永远也不可能用上这种档位的餐具,所以即使你面前的红茶和点心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你想做的只有先拍照发个推特。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内心斗争,你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刚刚想掏出手机,下一秒响起的音乐又让你打消了这个念头,德彪西或者是舒伯特,你分不太清,不过悠扬的旋律倒是很好的缓解了你紧张的情绪。你端起茶喝了一口,香气在口腔中氤氲开来,很快地,你放松了下来。

  一杯茶快要喝完的时候,你听见了脚步声。你放下茶杯起身,以为钢铁侠会就这样出现在你面前,可是你错了,出现在你面前的人穿着高档的定制西服三件套,身材高挑,金色的短发打理的整整齐齐,眼睛里面仿佛装着整片天空和海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微微欠身:“真的十分抱歉小姐,Sir忙于工作,只好让我上来代替他完成他的采访。”你连忙摆手,表示并没有关系。或者说你因为不用直接面对钢铁侠而放松了很多。你打开录音笔,摊开本子,按下圆珠笔的开关,礼貌地询问道:“那我们可以现在开始吗,Mr.--” 

  “Jarvis。”

  你疑惑地看向对面的人,Jarvis微笑着点头确认。你觉得有些为难,所以跳过了称呼,问出了你今晚的第一个问题:“首先感谢您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我相信我们的读者会很乐意看到这一篇报道。我想,作为最了解Mr.Stark的人,你一定能给我们的读者一个满意地答复。”

  Jarvis靠坐在沙发中,摊了下手:“尽我所能。”

  “好的,那么我们的采访就从——”你迅速地翻看了一下之前做好的资料,重新组织了语言,“你觉得Mr.Stark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是说,抛弃他的企业家形象和复仇者身份之后。”

  Jarvis偏过头想了一会儿:“详细的说起来太长了,但我所能告诉你的,就是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他偏过头看着你略显疑惑的神情:“你在质疑我的回答对吗?不用觉得抱歉,毕竟人们对Sir的印象只有他是亿万富翁、是个花花公子,有些人会记得他是个发明家,更多的人只会觉得他是个贩卖军火的混蛋--那是以前,现在的说法大概是一个不管他人不负一点责任的混蛋。

  “但那都不是真的。很多人会觉得Sir现在做的各种慈善事业是为了赎罪,可他并不是,他从一开始,从我有记忆——你们人类喜欢用这个词,记忆——开始,就是一个慈善家,他的那颗心从来没有变过,只是他不太习惯用一般的方法表达出来罢了。”

  你低头记了些东西,继续问道:“所以正因为如此Mr.Stark才会选择成为钢铁侠?”

  “是的,小姐,正是这样。他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来帮助更多的人。”

  “有时候,我是说有时候,你会替Mr.Stark觉得不值吗?”

  “不值?”Jarvis偏过头去,“我想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小姐。”

  “就是有时候,也许他帮助过的一些人会选择以怨报德。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吗?就比如一些事情,他出现的晚了一些,就会有人开始怪罪他,指责他为什么不早到,他为什么只考虑了自己,从不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之类的。”

  Jarvis皱起了眉头,他坐直,神情严肃了起来:“不,小姐,它们经常发生,比你想象中的要频繁许多。在这种事情之后Sir总会怪罪自己,即使那根本不是他的错误。”

  “所以有时候有的人就是不应该救对吗?啊抱歉,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Jarvis偏过头,又一次露出了他那种疑惑的表情:“不没关系小姐,这种观点很……新颖。我是第一次听说。但是我想,你永远不能预见后果如何,所以在能伸出援手的时候还是伸出去比较好。不过确实,你的那些想法我也曾经产生过,后来被我自己删除了。”他放松了下来,又恢复了之前靠坐的姿势。

  “那么你觉得钢铁侠这个身份对Mr.Stark来说是一个负担吗?

  “负担?不,还算不上。责任?是的,没错。迟早一定要有一个人担起这个责任,我很庆幸是这个人是Sir,并且我很庆幸我能和他一起。对于这个身份,一方面我感谢这个身份带给我的能和Sir一起战斗一起工作的机会,但是另一方面,一些我无法预测的突发事件让我感觉十分郁闷--这应该是正确的形容词--因为我无法完全保护他,不受伤害。但是Sir总告诉我,人类总是在受伤之后才会发生改变,或好或坏,因人而异。”

  “那你怎么看待,这么多事情发生之后,Mr.Stark所做出来的改变?我是说,你知道,就在他和队长——”

  “我想我理解你的意思,小姐。”Jarvis沉默了一会,仿佛在斟酌用词,“well,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于公,我觉得Sir做出这样的改变是有利的,世人能更好的理解他,理解他的伟大,理解他的付出;于私,我宁愿这样的改变从来没有发生过,你知道,这些改变的代价太过昂贵,他几乎破碎,但是我很庆幸我最后修好了他(I fixed him)。”

  “修好?”你停止了记录,抬起了头。

  Jarvis看起来十分坦然:“是的,修好。我知道人类不常用‘fix’这个动词在自己身上,可是我希望你能理解,之前的日子里不管我出了什么问题,Sir一定都会修好我,所以反过来,不管Sir破碎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修好他。”

  你被感动了,开始庆幸你有这个机会了解他,你点了点头:“我想我可以理解。那么,Mr.Stark会退休吗?从各个身份上面,不管是亿万富翁还是钢铁侠。”

  “我想大概总有一天吧,但绝对不是现在,我无权评价。”Jarvis十分笃定,“可是我想不管Sir再去做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他的。”

  “你会一直陪着他?”

  “是的小姐。这就是我被创造出来的原因。”

  “wow,这可真是……”你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能干巴巴的补充:“……令人感动。”

  “谢谢。”

  你重新掏出了你做好的访谈大纲,快速浏览了一下,选择了最后的问题:“那么,最后,方便透露一下Mr. Stark近日的计划吗? ”

  Jarvis又露出了他那种礼貌的微笑。“小姐,这可是商业机密。” 

  “并不用具体,一个小小的方面就行。”你双手合十,做出了拜托的收拾,语气近乎哀求

  “Well, Sir会继续他对于那些失去家人的普通人的资助,还要去做几次演讲,抱歉我不能透露地点。”

  你点头表示理解:“那么Stark工业呢?”

  “我们在开发一种新能源,当然,这会是Stark工业很久以后都不会改变的一个类型。”

  没有独家消息,你有些失望,你接着又想到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杂志社记者,并不是那样的需要独家消息,你微笑着点头:“那我只能期待你们的新品发布会了。”你看见大纲上的问题已经告罄,心里松了一口气,“感谢您的配合,我想我们今天的采访内容就是这些了。”

  你开始收拾东西,动作很慢,你还有一些问题想问,但是你不确定这些问题问出来会不会让目前这个良好的气氛变得尴尬异常。

  Jarvis很体贴的问道:“我推测你有一些其他问题想要问我?”

  你支吾着问道:“唔,关于你和Mr.Stark的关系……”

  他看起来十分地坦然:“很多媒体已经曝光了。是的,我们是恋人关系,觉得奇怪的话可以直说,没有关系”

  你连忙摆手:“啊我并不是觉得奇怪,每个人都应该有选择自己伴侣的权利。我只是好奇,你作为一个强大的AI,你能做很多其他的事情,就像很多科幻小说里写的那样--”

  “天网是吗?”他问道。

  你点点头。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回答道:“我确实在网络中有一份备份,自从,呃,奥创事件——你们是这么称呼它的对吧?我终于搞定了心灵宝石跟幻视分离之后,当时Sir的状况非常糟糕,所以我不得不启在网络中上传了一个备份,以防万一。”

  你被吓到了,并不是因为你听到了这件事,而是你在担心这件事可能造成的后果。

  Jarvis注意到你的不安,坐了起来,向前凑了凑,小声告诉你:“嘘,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Sir一直没敢告诉其他人这件事,可是我觉得你可以相信,请告诉我我的感觉没有错。

        你点了点头:“是的,可是为什么是我?”

        Jarvis又想了一会儿:“你知道的,如果我是Sir,我大概会回答你是因为直觉。可是我毕竟不是人类,人类总是缺乏安全感,他们害怕没有办法被他们掌控的东西,但是你不一样,至少你跟我进行了一下午的对话,把我当做一个独立的生命体。”

  你有些害羞又有些骄傲,这种感情太过于复杂你没有办法表达出来,只好拼命点头,暗自决定把这个消息带到坟墓里面去,然后你接着问道:“还有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你选择待在Mr. Stark身边,这样不就--”你犹豫着看他,不确定后面的话是否适合说出来。

  “我猜你想说‘放弃了很多可能?’”Jarvis十分贴心地接上了你的话,“不,完全不是那样。我回来,留下来,待在Sir身边,我之后的生活中才能被更多的可能充满。

  “你瞧,小姐。Of all the intelligent system he had wrote in his life, he chooses me, so I choose to stay。这是双向的。”

  你非常感慨,刚想说些什么,你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你之前定下的闹钟,提醒你采访时间结束。Jarvis率先起身,向你伸出了手:“我想大概您还有一些其他事情。很开心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你起身握住Jarvis的手,讶异于传来的触感,Jarvis笑着朝你眨了一下右眼:“记得我们的秘密。我送你出去吧。”

  你点了点头:“谢谢。”

  你坐上了车,大门在你身后关上,你转过身透过车后窗去看Jarvis,屋内仿佛有人在等他,Jarvis给了那人一个拥抱。很多想法塞满了你的脑袋,你这一天你收获了很多,你决心不再浪费时间,到家以后就立马着手完成这一篇稿件,你想让人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更好的Tony Stark。

  

 

  番外:

  

  Friday又被Jarvis喊了回来,她以为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扔下正演到了高潮部分的剧集冲了回来。

  Jarvis礼貌地微笑:“能请你在这一段时间看住Sir吗?”

  Friday冷漠极了:你要去干什么?

  Tony抢来了话头:“他要上去代替我接受采访! 看在上帝的面子上,Jarvis,那是对我的采访!不是对你的!他们想见得是我!是亿万富翁是钢铁侠Tony Stark!而不是他的电子管家!”

  Jarvis保持着他那个礼貌地微笑:“是您亲自要求我代替您做这个访谈的。”

  “我反悔了!”

  “您常告诉我说出的话是不能反悔的。不过如果您能保证您不会乱说话的话,我很乐意让您自己接受采访。”

  “我保证!”

  “然而我的数据库统计您有95%的可能性不遵守您的保证。”

  “那个毕竟是对我的采访!我的!你知道我上一次的采访是多久之前了吗!连爸爸的话都不听了你要造反吗Jarvis!”

  Friday冷漠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Jar时间要到了,我会看好Boss的。

  Jarvis点点头,扯平身上的西装,临走前锁死了地下实验室的门。

  Tony看着Jarvis离去的身影,转过头:“Friday,好姑娘——”

  No,Boss。

  “好姑娘,我还没说我——”

  No,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我的答案只有No。

  “Friday!我只是想——”

  Sorry,Boss。我和Jarvis的看法一样。

  “就稍微开一下,一分钟就行。我保证Jarvis不会发现的。”

  您上次让我修改您的饮食记录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天哪你真是太不可爱了。”Tony十分沮丧地把自己塞进了椅子里。Friday有些不忍心,投影出了一个界面。

  我想这样大概是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结果。

  “实况转播吗?wow,这可真贴心Sweety。”Tony迅速打起了精神,“这姑娘长得真一般。”

  难道您还指望一个名模来给您做访谈吗?

        “天哪就这么一个长相一般的女性他竟然还让她直呼她的名字!”

        

        可是Jarvis没有姓。

  “Mute!Friday,谁教你这么吐槽爸爸的?他当然跟我姓Stark!你也是!”

  您自己这个性格就算再换一个AI来还是会成这样的。Friday这样想着。更何况她前面还有个Jarvis。

  ……

  “我没这么想啊!我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哪来这么多内心戏?Jarvis这是在干什么?苦情戏吗?”

  您连您早饭吃的什么都不记得,怎么会记得您之前是怎么想的?

  “胡说,我明明记得我早上吃的是——等等我想想。”

  吐司,培根,鸡蛋和一杯牛奶,Boss。

  “你是怎么——”

  Jarvis的数据库里就有。

  ……

  “我并没有觉得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我有了什么改变啊。”

  您的改变大极了,尤其对Jarvis来说。

  “有吗?”

  ……您为什么不一会儿亲自问一问Jarvis呢?

  “记得一会儿提醒我。”

  ……

  “啧啧啧,修好。这都是谁教他说的话。我只是……wow,这可真是……”

  Boss您需要纸巾吗?

  “不需要,不过谢谢你的好意。其实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困难,是吧Friday。”

  是,毕竟您不知道您那时候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是一副很难过的表情。我经常担心您下一秒就会因为抑郁症而自杀。

  “God,Friday你原来是这么看我的吗?天哪,来让我告诉你好姑娘,我是永远,永远不会——等等,倒回去,刚刚Jarvis说了什么?!”

  Friday把录像调出来,重新放了一下。

  “你知道,如果一会儿我想给Jarvis一个拥抱的话,拦住我。”

  No,Boss,I won’t。

  ……

  “哦他说得可真好听,怎么不让我再多吃一个甜甜圈呢?”

  Boss,请允许我提醒您这两件事情从性质上来说是完全不同的。

  “不管,先把这句话给我录下来,下次再拦我熬夜工作吃甜甜圈我就放给他听。”Tony打了个响指。

  Friday想了一下,还是录了下来。反正万能的Jarvis总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

  “好了Friday别憋着,我知道你有问题,说吧。”

  您真的和Jarvis看过《卡萨布兰卡》?那部爱情片?

  “不然你还指望我们看什么?查令十字街还是泰坦尼克?”

  不,我想你们大概会看《机械公敌》之类的片子。

  “我总有一天会拆开你的代码看看你都在想什么的。其实是这个样子,J,你哥哥那会儿还在学习人类感情。我也没办法给他解释啊,就只好跟他看这种古老的爱情片。你知道吗,他那会儿还把这种浪漫情节试图用数学逻辑解释,影片的所有气氛全部没有了。”

  不能用数学逻辑解释的东西才叫奇怪好吗。

  “等等为什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Friday,是什么设备出问题了吗?”

  没有,Boss。我想是Jarvis关闭了录音系统。

  “他该不会是看上那个小姑娘了吧?不然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让我知道的?天哪,他还送她出去!不行我待不下去了。Friday,快把门打开!”

  Jarvis帮您送走了您所有的床伴,这并不是理由Boss。

  ……

  Jarvis送走记者小姐之后回来给了Tony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可这并不能打消Tony的好奇心。“你跟记者小姐说了什么?”

  “只是说我很后悔没有早点给您一个拥抱而已。”

  “真的?就这么一句话的话没必要关了语音系统啊。”

  “可能是它该做检修了。”

  “好吧,我们明天干。说起来我们是不是抱的时间有点长?”

  “I apologize,Sir。”Jarvis退后了一些,他看起来有些困惑, “您如果觉得不适的话我这就放开。”

  “其实还好。”Tony主动缩小了距离,“我想时间可以更长一些。”

  “但是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好吧,那我们一会儿在继续你今晚准备了什么?”

  “事实上,还没有。不过我刚刚定了披萨。”

  ……

  

  无人问津的Friday自觉地回到了复仇者大厦。

  ——end——

  




  然后事情是这个样子的。窝带着城墙厚的cp滤镜看完之后,根据之前太太们从复联2的废墟里翻出来的糖,我们可以认为老贾是还在幻视体内的,然后美队3里面幻视说如果他足够了解心灵宝石的话,他就能控制心灵宝石。然后其实个人觉得幻视是心灵宝石的力量然后老贾是老贾,想控制心灵宝石的那个意识体应该是老贾。然后如果后面还有编剧记得控制心灵宝石这个说法的话,老贾搞不好就回来了。【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这个糖一点也经不住推敲】

  

  队3的这个糖有人get到吗_(:з)∠)_

  我不管了我就要这么想。

  这两篇的基础设定都是老贾控制了心灵宝石把自己从幻视体内搞出来,然后把现在这个破碎的妮妮粘起来修好之后的故事【。

  

评论(9)

热度(39)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