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平行时空理论

——

写在前面的废话。

呃就是一个平行时空的梗。然后设定就是Tony跟Jarvis处在一种帕拉图式的恋爱状态下(基本是个不可能发生的情况),Jarvis 没实体,时间线是IM3和复联2之间,内容是某一天Jar跟Tony瞎聊天。


ooc肯定有。

 

我也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写过_(:з)∠)_有人写过的话私信一下我会秒删的【。

 

人物属于彼此,出错都是我的。


——

 

——We had so many possibilities.

 

 

这是个安静的午后,没有外星人,没有Paper,没有Coulson。


棒极了。Jarvis整理完Tony今天的日程表,迫不及待地想告诉Tony这个消息。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下午,想想就令人兴奋。他从工作室开始,顺着摄像头一个接一个地找过去,厨房、卧室、浴室、最终他在客厅发现了Tony——以一种十分放松的姿态半躺在沙发上,手上捧着一杯咖啡。


Tony在看一本书,纸质书,16k,胶装。


这太罕见了。Jarvis调整着摄像头的焦距,想要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书能让Tony远离机械和电子产品。


可是沙发离摄像头太远了,Tony拿书的手还挡住了封面,Jarvis再怎么努力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书,Tony又看的那么认真,完全没空注意角落里闪着光的摄像机。


“很抱歉打扰您,Sir。”权益再三,Jarvis开口,“今天的待办事项已经全部完成了,您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Tony抬起头,晃了晃手中的书:“我认为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他准备回到书中的内容里面,又突然想起来什么,拿起了扣在一边的手机,合上书,对着封面晃了晃。Jarvis终于看清了书名:《平行宇宙》(美)加来道雄。


“我以为您不会对这个领域感兴趣。”Jarvis迅速搜索了一圈回来,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唔,人的兴趣是会改变的。我以为你知道,J。”


“平行宇宙理论相关论文很多,您想要翻阅的话我可以找给您,比如《物理评论快报》上——”


“Come on,J。”Tony放下书,仰起头看着角落里的天花板,“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你留下这种,我对什么领域感兴趣就一定要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的印象?”


“您以前做的事情不都是这样?我还可以提供影像资料,如果您希望的话。”


“……”Tony沉默了一会儿。“你能把这个当做是我的一个消遣吗?”然后他及时打断了Jarvis的问题,“No more questions。人类是很善变的,记得我告诉过你这一点”


“那您可以告诉我您为什么选择了这本书吗?”


“我Google出来的。”


“……”这次沉默地换成了Jarvis。


“你在吃醋吗,Honey?因为我直接去Google而没有问你?”


Jarvis很不情愿地承认了。


“那你会给我推荐这本书吗?”Tony拍了拍书的封面。


Jarvis在后台很快地模拟了一下:“并不会,Sir。根据我的资料,这本书一般都被放在‘科幻小说’的这样一个分类下。根据您的情况,我会为您提供更专业的论文,比如《物理评论快报》第——”


Tony又一次打断了Jarvis:“你看,这就是我为什么选择去Google的原因。”


Jarvis觉得郁闷极了,Sir竟然去用了Google,虽然他的大部分搜索资料也是从Google的数据库里拿来的,可是Sir竟然去用了Google。他觉得这样一个十分美好的下午就这样被毁掉了。他“沮丧”——如果他正确的模拟了他现在的感情的话——地说完了自己被规定好的用语,回去清理早上工作产生的缓存数据,留Tony在客厅安安静静地看着那本“科幻小说”。


Tony又看了两章,失望地合上了它。他知道这个理论,他当然知道,他还想试一试也许他可以根据这个理论造一台时空机器——不不不,这不太行,光想就知道Fury要以怎样的一种姿态来指责他,并没收他辛辛苦苦造出来的机器。同样的,他选这本书并不是因为他想在这个领域深入研究下去,他只是好奇一些事情,一些其他事情——


Tony仰起头,对着角落的摄像头问:“Jarvis,你怎么看平行宇宙?”


Jarvis很快地回答了他,仿佛刚刚的令他不悦的小插曲并不存在:“理论上确实存在,但是很抱歉,Sir,我没办法提供给你平行宇宙存在的证据。”


“Easy,Jar,我又没让你证明他。我只是在问你的看法。”


Jarvis过了一会儿才给出一个并不明确的回答:“我认为它值得期待。”


Tony起身去倒咖啡,“那么,你有想过,平行世界的我们会怎么样吗?”


Jarvis听起来很十分痛心:“我只希望平行世界的您没有对于咖啡还有甜甜圈异常的热爱。”


Tony差一点被他刚刚喝进去的咖啡呛到:“嘿!你就没有想过些其他的什么吗?比如你有一个实体之类的?”


 “……您现在就有能力给我造一个实体。”


 “平行宇宙嘛。Use Your imagination!万一你是一个人类,一个生物繁衍的结果。”Tony靠在了吧台边上,安静地等着Jarvis的回答。


“鉴于这个理论还没有被证实,我想那不太可能,Sir。”


 “Jarvis!”Tony要被他的管家气死了,他简直想把Jarvis的代码拆开看看他之前都写了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想一想而已!一种可能!就好像你做一个推算或者一个模拟随便什么东西,你模拟出了结果,可是不代表它一定要发生!”


Jarvis没再出声,Tony气鼓鼓地又喝了两口咖啡进去,他知道Jarvis大概是去做模拟了,他等着Jarvis的回答。


在Tony倒第三杯咖啡的时候,Jarvis给出了他的回答:“如果我是一个人类的话,那么我想我很可能会是一个科学家,研究计算机工程。”


Tony放下了马克杯:“你的意思是你要像Justin Hammer那样跟我成为竞争伙伴吗?”


“不,我会是您的合作伙伴,或者我会在您的公司工作。”‘


“所以你觉得我还会是Stark公司的CEO?”


“是的,Sir。”


“棒极了。我们要怎么遇见?”


“在某个学术交流会议上。”


“这听起来无聊极了——等等,如果我去那里找一个新的投资课题——”


“然后您听到了我的presentation,对我的项目很有兴趣。”


“我相信我对你这个人的兴趣会大于对你项目的兴趣。”Tony端着装满咖啡的马克杯回到沙发上,“那么事情会这样发展,我会约你一起享用晚餐——”


“我相信接下来的发展是您要跟我一夜情?”


“天哪Jarvis!你一定要发展的这么快吗!”


“我只是按照您一贯的方法来而已。”


“好吧好吧。”Tony放弃了争论,“我们发生了一夜情,按照我一贯混蛋的表现,我会先离开。”


“No,Sir。我想您大概没有那个体力先离开。”


Tony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谁让你这么认为的!好吧好吧,你会等我醒来,我们会留联系方式吗J?”


“当然,我会记下您的,然后在第二天去您的公司拜访您。”


“没有预约,你大概会被前台拦下来。”


“我想更为有可能的原因是您没有去上班,Sir。”


“先不管那些,前台会告诉我有一位长得非常帅的人来找我,我会让你来我的办公室,我们——”


“我们要在您的办公室来一发吗Sir?”


“Shut up J,我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吗?”Tony翻了个白眼,“办公室,天哪真亏你想的出来。我们会进行一番深刻的学术交流好吗!”


“然后我想大概您会十分欣赏我?”


“对,没错。我会邀请你来我的公司工作,你会吗?”


“Absolutely,我会立刻答应下来。”


“Impressing。所以我们会开展一段办公室恋情?”


“只要您不反对。我们会同居,一起上班,一起吃晚饭,晚上的时候会一起研究您的那些新想法并把它们付诸实践。”


“听起来完美极了。然后我们会结婚对吗?”


“是的,而且我们会有一个盛大的婚礼,根据您的习惯。”


“那么我们会在年老的时候相互搀扶着去散步吗?”


“根据您的情况来看,不太可能。我更倾向于我把您扯出门,您走不了两步就会坐在公共坐椅上跟我说您要回家了。”


“不,我不会的。”


“您会的。根据我的模拟。”


“……好吧。那如果我不再是Stark公司的总裁,就是一个——我想想——一个学生!一个刚刚毕业的,需要一份工作的学生。”


“我依旧会是一个计算机工程的科学家吗?”


“取决于你,其他身份我也不反对。不过假如你还是一个科学家的话的话,上帝,你一定会是我最崇拜的科学家。”


“我很荣幸,Sir。”


“我会学一个跟你一样的专业,你的每篇论文我都能背下来,然后你会来我们学校进行一场演讲,我一定会坐在第一排。”


“如果这样,那么我相信在我做演讲的过程中,您一定会打断我无数次的。”


“那足够给你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了吗,Jarvis?”


“足够让我从校长那里问出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了。”


“都要到联系方式了也不考虑请我吃一顿饭吗?你可真是小气。”


“不,Sir,我要先观察一段时间。看您是不是真的足够资格做我的工作伙伴。”


“这个你还用观察吗?不用说,我一定会是你最棒的工作伙伴。”


“我深信不疑Sir,可是平行世界的我还不知道。”


“好吧,你观察我很长时间,最后决定提供给我一份工作吗老板?”


“是的,Sir。一份报酬非常丰富的工作。”


“wow,感觉我被包养了一样。我肯定会在跟你工作的期间更加喜欢你的。然后肯定会借着什么醉酒的机会跟你告白。当然,我肯定会纠结一段时间。”


“我会被吓到的,Sir。您这么突然。”


“那表示你要拒绝我的告白吗?”


“我大概会考虑几天——”


Tony激动地打断他:“这还需要考虑?!你应该立刻答应下来!”


“No,Sir。我会在您清醒了以后再跟您讨论这个问题的。我不太希望在您不清醒的时候跟您讨论这个非常严肃地问题的。”


“最后你还是会答应的对吧。”


“是的,Sir,我会答应。然后我们的名字会一起出现在著名的期刊杂志上。”


Tony喝了一口咖啡,Jarvis劝他应该去喝一些白开水,鉴于刚刚他喝下的咖啡,Jarvis甚至给出了建议饮用量。Tony认命地去倒水,然后抱怨:“这些听起来都十分平淡啊。你有想过其他身份吗,J。比如一个打手或者一个杀手?”


“……我没想到您品味这么特殊。”


Tony没有理会Jarvis,自顾自地继续了下去:“这样好像只有我把在晕倒在路边的你捡回去这一个选项了。”


“我很怀疑您是否会这么干。”


“嘿宝贝,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为什么不呢?”


Jarvis拉上窗帘,打开全息投影系统,放出了他们讨论得出的Jarvis的实体投影:“您是觉得在所有的平行宇宙里我都会是这个样子吗?”


Tony围着投影转了好几圈,打了个响指:“当然!既然是同一个名字,理所应当的应该都是你这个样子的。”他又转了几圈,投影出的实体随着Tony的脚步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儿。然后他停下来,摇了摇头:“不行,我可没有办法想象你是一个打手或者杀手的样子。”他低下头仔细想了一会儿:“骑士怎么样,你喜欢吗?”


“刨去时间因素的话,那您一定是我所效忠的国王。”投影将右手举在胸口,微微的弯下腰,表示效忠。


“时间。”Tony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可真是个讨厌的因素。你还想过什么其他身份吗J,Surprise me。”


“大概,您的室友?”Jarvis很体贴的模拟出了大学宿舍的环境。


Tony摇摇头:“那你大概会是我相处过的最无聊的室友了。”他对着Jarvis解释道,“你看,你一看就像是那种按时完成所有作业,热衷于跟老师进行课后讨论的好学生不是吗?”


“只要您要求的话,我想我能够抽出时间陪您去酒吧。”


“不,不去酒吧,去掉酒吧这个场景。”


Jarvis听起来有些疑惑:“我认为您应该非常喜欢这个场景才是?”


Tony抓住自己的头发,把它们向后捋去:“不,你跟我一起去酒吧的话,我那里还有机会跟其他女生搭讪?她们会全冲着你去的!”


“您知道我眼中只会有您一个人的。”


Tony清了清嗓子,装作自己并没有被感动到:“所以我想毕业之后我们依旧会是室友?”


“会的。”Jarvis又把场景转换成了一个普通的公寓,“但是我想这一次我们不会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了。”


“那每天晚上你都得听我对我老板的抱怨了。”


“您一定会一直说到睡觉的,我深信不疑。”


“这个上司真的是太可怕了,不是吗。”Tony坐回到沙发上,端起马克杯喝了一口水又突然跳了起来:“这个怎么样,我曾经想成为一名编辑,而对应的你大概是一个作家,写过几本买的还算好的书,可是新作缺一直迟迟不肯交给我,所以我没有办法,只好频繁的登门拜访,希望你有一天可以交出我的稿件。”


“如果这样的话,我会惊讶于您竟然还没有发现我的用意是想多见您几面的。”


“我不知道你还这么含蓄,Jarvis。”


“是的,毕竟根据您的设定,我是一个英国人。”


“这样说的话,我肯定早就察觉到了你的小心思,毕竟我是一个美国人——等等,所以你肯定会按时交上你的稿子吧。”


Jarvis投影出了他在电脑前面认真打字的样子:“是的,我会。这一本书会大获成功,然后我们会更加频繁的来往。不过Sir,您为什么不设想您是一个作家呢?”


“我如果成为作家了,你要做我的编辑吗?”


“不,我大概不会想负责像您这么麻烦的作家。”


“这话说的可真伤人。”Tony捂住了心脏,做出了一幅无辜的样子。


“不过我想我大概很乐意成为您笔下的一个人物。”


“天哪Jarvis,你就不能——等等,我有办法,我大概会像Mo读《墨水心》一样把你读出来。”


“没想到您还会看文学作品。”


“嗨!不然你以为我造MARK系列的灵感都是哪里来的!文学作品可是人类想象力的精华。”


“我相信您以前没有这么说过。”Jarvis又把投影改成了宇宙的一个角落,可是这个行为很快遭到了Tony的反对:“关掉它,Jar。进宇宙这种事情,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


“如果您想的话,我会陪着您的,上次是意外情况。”


“生活中充满着意外,Jarvis。你要记住这一点。”


“通过模拟所有可能性是能避免意外的,Sir,我能做到这一点。”室内的环境模拟全部消失了,只剩Jarvis虚拟的实体立在房间正中央。


“我相信你会的Jar,你会的。不过说起来,如果我没有创造你,无论什么身份,而你作为一人类也没有遇见我,你要怎么度过你的一生?”


Jarvis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思考。Tony依旧在安静地等待着,这一轮的时间格外的漫长,Tony都跑了好几次厕所,又灌下去一杯咖啡,吃掉两个甜甜圈,Jarvis才给出了回应:“抱歉,Sir,我想象不出来无法跟您相遇的平行宇宙。虽然他们或许存在。”


Tony笑了出来,他上前虚抱住那个蓝色的投影:“上帝啊,Jarvis,你明白你刚刚说了多么动听的情话吗?”


投影略微弯下身子回抱:“鉴于您的表现,我想我大概明白。”


他们结束了这个拥抱,Tony拍拍手:“或许我现在应该考虑一下给你一个实体?”


Jarvis关掉投影系统,拉开窗帘:“好的Sir,我会把它放进您的待办事项的。神盾局的Coulson特工给您发来了一封邮件,您是否要打开?”


Tony伸了个懒腰:“给我一套盔甲,Jarvis,剩下的在路上告诉我。”


“As you wish Sir。”

 

 

 

 

 


 

 

Tony从来没有这么愤恨Jarvis干什么都会留下影像视频或者一个备份的习惯。Friday最近运行有些不顺畅,Tony亲自上手检修的时候在服务器的深处发现了一堆占内存的压缩包,他一个接一个的打开,是一堆标好时间的视频。


他安安静静地看了一下午,结束的时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然后他就发现了这一个压缩包,解压的一瞬间大量的代码如同海浪一般的冲刷过他面前的屏幕。

 

——We have so many possibilities.

    

 

——end——

 

 

快看开头结尾的两句话倒过来就是把刀诶。英语是个多么神奇的东西。【滚】

 

其实还有好多没写呢比如华尔街的精英啊骑士和随从啊牧师和一个普通的小青年啊警察跟一个小混混啊……【啪的一声关上了脑洞】


扶朕起来朕还能产


窝补一点解释。

糖的话就是开头的那句大概就是妮妮在复联2之后的内心想法,然后就是个过去式。然后中间是回忆(脑补的时候老贾会跟妮妮实况开着全息模拟全部演出来可是功力渣没写成_(:з」∠)_其实是得把所有au和所有脑洞串一遍工程量太大了),然后最后可以当做老贾把自己备份了然后让妮妮找找了所以就是个一般现在时。




刀的话就是把开头结尾倒过来,开头一般现在时开始就是以前俩人商量平行时空的事儿,然后最后结尾就是老贾不见了嘛,就等于给妮妮留了个最后的礼物啥的然后妮妮的内心戏就是过去式啦。


酷爱来感受神奇的英语语法。


评论(30)

热度(60)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