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快新】The one(中)

+、哎嘿估计再来一更完结√

+、有兴趣的可以试一试解密码恩【。是个基本的密码加密方阵。是真的能解出来的毕竟窝花了好几个小时在想怎么折腾这一个密码恩【。

+、越写越觉得ooc_(:з」∠)_

+、(上)





04.

最终怪盗先生还是打消了让卡门·露西亚沐浴在月光之下的想法。

这倒并不是这里的安保措施严格到连怪盗基德都无法下手的地步。好吧,他承认,有那么两分钟他是被中森警官的话激起了性子,想要发出一个预告函进行一场表演,目标只能是这位展中的小姐。可他盯着她看了这样长的时间,也没有想出来一个能比他的侦探先生身上更好的安置她的地方。

快斗在快要闭馆的时候才离开。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在夜晚灯光下安静了许多的小姐,默默地给中森警官道了个歉,他可能还需要暂时再闲置一段日子。

他又在周围转了转,随便找了一家快餐店吃了点东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看着街道上挂坠的装饰以及两两成群的行人,还听见了远远飘来的甜腻的情歌。

快斗盯着橱窗里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想了好久。

啊,白色情人节。

工藤新一是个不怎么合格的恋人,在情人节这个选项上来看。他极其不擅长应对那些粉红色的话语和随之而来的巧克力,而对于给予,他也十分的吝啬。

快斗倒是十分热衷于情人节,他的观点:恋人之间相处的每一天都应该是情人节。尤其对于一位魔术师来说,平凡日常中的甜蜜惊喜必不可少。他经常会发出一份预告函,飞过大半个城市,只为了送一件礼物,也有的时候只是因为想见一面。

侦探先生对于他的这种“徇私”行为十分地不齿,并且明令禁止这种行为。

怪盗先生很委屈,他觉得没有比阻止两个相爱的人见面更为残忍的事情了,而这种事情,他以为,只有那些封建时代的家长才干的出来。

侦探先生看着怪盗先生委屈的面孔,同意了之后的日子里每一周的周末一定会在一起度过的提议。

可就算这样,怪盗先生收到的来自侦探先生的浪漫也屈指可数。他看过侦探先生的父亲和母亲的照片,也听过他们的故事,侦探先生的父亲并不缺少浪漫细胞,然而就现实看来,遗传下来的屈指可数。

侦探先生干过最具有气氛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在情人节当谈把一盒巧克力十分不经意地抛给快斗,扔下一句:别人给我的,不想吃,送你。随后落荒而逃。

快斗抱着那盒“别人”送给新一的巧克力傻笑了一天。

作为回报,他在那年的白色情人节筹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魔术,用来表演的广场上炸开了无数烟花,落下的细碎纸屑和花瓣组成了“I LOVE YOU”几个大字,炸碎了整座城市的少女心。

然而在场的当时人除了发烫的脸颊以外,并无其他任何表示。

怪盗先生想,如果侦探先生不是这个性格的话,他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喜欢他了。

——或许会更喜欢?

谁知道呢。

 

05.

快斗还是回到了家,他跟他的母亲通了电话,随后青子又在跟他抱怨他的父亲对于抓到怪盗基德的一系列不可理喻的幻想,他应付了几句,又一次把“让怪盗基德来一次演出”这个想法提上了日程表。

临睡前,他又拿出那个已经被捂热的密码盒,用卡门露西亚的相关数据试了试,依旧没有任何结果。

他突然开始痛恨起他恋人这个侦探的身份了。

 

06.

快斗在放学后推掉了所有邀请,一个人去了寺井爷爷的店里,推开店门的时候寺井黄之助正在吧台擦拭玻璃杯,看起来十分惊讶:“少爷,好久不见。还以为您都要忘记我这个老头子了。”

快斗把书包随手放在某一个台球桌上,坐到了吧台前:“哪有,前几天不是也来过吗?”

寺井把手中的玻璃杯放回了柜台,又重新拿出来了一个开始擦拭:“那么,是什么事情让少爷想来找我这个老头子帮忙了?”

快斗苦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爷爷。”他把那个密码盒摘下来,递了过去,“这个,是新一留给我的。”

寺井放下玻璃杯,把密码盒拿过来仔细看着:“但是?”

快斗耸了耸肩,就这吧台椅一圈一圈地转着:“是啊,打不开。我不知道密码。很奇怪是不是,分明我应该就是最了解他的人了,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密码。”

寺井眯起一只眼睛认真研究着那个小小的盒子,放任快斗在一旁自倒苦水,他从这一个小小的密码追溯回到以前新一不止一次在晚饭时候准备了鱼,接着又想起了某一次新一把他们约会的地点定在了水族馆,然后又开始嫌弃新一对魔术表演一点也不尊重的态度(“哪里有人会在魔术表演途中揭秘魔术过程的!”),之后话题就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对于新一为什么连一点基本情趣都没有的声讨上了。

“你知道吗寺井爷爷,我想过跟他来一点比较浪漫的对话,对就像是一部青春恋爱小说里面会出现的那种。可是每次,每一次,他总有办法一句话毁掉我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氛围!不不不,我并没有任何一点点埋怨的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在一个篝火、星空还有恋人三大要素齐全的情况下说出来一个‘不’字!好吧,考虑到具体情况,没有篝火。我们在喝碳酸饮料。”

寺井早就放下了密码盒,他把那个小小的盒子推回快斗面前:“少爷,或许你应该缓种思考方式?”

“换一种?”快斗认真思考着,“换哪种?”

寺井又回去擦他的玻璃杯了:“那就要少爷自己思考了。顺带一提,少爷你再不走的话要赶不上晚饭了。”

快斗依旧不死心:“寺井爷爷,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告诉我嘛!”

“少爷,您不是说过来自恋人的礼物要亲自拆开,惊喜才能最大化吗?”

“我什么时候——”快斗想了一下,该死,这还真的是他自己说过的话。还就是侦探先生好不容易送了一盒巧克力给他的那天。

大概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栽在自己手里的怪盗先生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07.

实在没有办法的怪盗先生爬上了屋顶。高处,对他而言在治愈心情方面有着的不可思议的功效,加上一点风,加上晴朗的夜空。

他以前带着新一上来过这里。晴朗的夜空,群星密布,还有微风拂过脸庞,完美级了。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坐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什么,但是谁也不觉得尴尬。

完美状态。

可是快斗永远不能真正地安静下来:“你相信灵魂伴侣吗?”他看着新一迷茫的神情解释道:“就是你命中注定有一个人要跟你在一起。”

新一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措手不及:“怎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我们在星空下面啊。”

 “我不太理解这有什么关系。”

快斗起身凑上前,四目相对,距离有些暧昧:“我的侦探先生,先回答问题。”

“好吧,不信。”经过了漫长的沉默之后,他收到了答案,不得不说,在哭笑不得之外是浓重如夜色的失望。

“为什么?”

“如果只有一个命中注定要跟你在一起的人,这个人正好跟你在同一个国家,甚至同一个城市的几率有多大?你们的生活轨迹是否会有重叠?这说明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跟错的人在一起了。”

怪盗先生快要被侦探先生的现实主义气哭了。他重新看向新一。哭笑不得:“只有我们两个,坐在星空下面,你就不能说‘信’吗?”

侦探先生耸了耸肩。

怪盗先生坐了回去,试图挽救一下话题:“好吧,这只是一个比较感性的想法。”

两人又开始沉默,之后属于夜晚的风开始发挥它的威力,新一起身来拉快斗回屋,快斗看着新一伸出的手,又抬头看他恋人的脸:“不过我的侦探先生,我的运气很好,一向很好。所以你也应该相信你的运气也很好。”

新一笑了出来:“相信我刚刚好找到了那个命中注定要跟我在一起的人吗?那命运可真是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是,很大的玩笑。”快斗拉着新一的手起身,“但是有着很好的结果。”

他们交换了一个带着夜晚清凉气息的吻,然后被夜晚的温度赶回了屋内。

 

08.

怪盗先生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答案,关于密码。

他把密码盒扯出来,就这夜晚微弱的星光拧出了一个可能,他的手有些颤抖,呼吸急促,心跳因为这个可能性而加快。

然后他听见了轻微的咔哒声。

他都没来得及打开它,只顾着仰着头看着头上明亮的星空,拼命地深呼吸以便稳住自己的心情。

000001。

You are the onlyone for me.

怪盗先生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伸出手打开了密码盒,里面掉出来了一张纸条,依旧白纸黑字:wnq tvrs wygg qcii va,然后后面有一串数字,看起来像是坐标。

棒极了,怪盗先生垂头丧气地想着,另一个密码。真是一个富有侦探特色的情人节礼物。 

——tbc——

(下)

评论

热度(33)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