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快新】The one (上)

+、首先新年快乐w

+、这个梗是bbc剧伦敦间谍里面的,当时妈啊戳死窝了,没见过这么苏的告白。

+、然后它就变成了块有毒的糖、好的更新了一下名字√【。

+、眼看着我的文力回来跟我相亲相爱了窝被从电脑前扯走去姥姥家了【sad

+、敬佩某位太太为了吃粮连刀子都会毫不犹豫吞下去的决心

+、大概入了贾尼和00Q还有楚路的坑不过不太敢产出_(:з」∠)_

+、窝炮总一米九!大长腿!金发!蓝眼睛!伦敦腔!自带电子音!自带总裁气场!这么帅的人你们真的不吃安利吗!

+、bgm:without you—Alyssa Reid





 

————————————

-你相信灵魂伴侣吗?就是你命中注定有一个人要跟你在一起。

-怎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我们在星空下面啊。

-我不太理解这有什么关系。

-我的侦探先生,先回答问题。

-……不信。

-为什么?

-如果只有一个命中注定要跟你在一起的人,这个人正好跟你在同一个国家,甚至同一个城市的几率有多大?你们的生活轨迹是否会有重叠?这说明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跟错的人在一起了。

-只有我们两个,坐在星空下面,你就不能说‘信’吗?

-……

-好吧,这只是一个比较感性的想法。

-……

-不过我的侦探先生,我的运气很好,一向很好。所以你也应该相信你的运气也一向很好。

00.

工藤新一失踪了。

新闻媒体十分关注这件事的进展,毕竟当事人是知名高中生侦探。一时间这件事情的火爆程度甚至超越了怪盗基德发出的预告。

快斗并没有在关心他的,或者说是怪盗基德的名声被工藤新一压下去,相反的,他时不时就要去刷新一下网页,比起以往更加频繁地查看他的信箱以及手机。他变得对于电话铃声、短信铃声、门铃声以及脚步声异常敏感。

然而他的这种焦躁并没有对事件发展起到哪怕一点点的推动作用。

工藤新一这个名字逐渐被时政以及明星的八卦挤到一旁,被扔在角落,蒙上灰尘。

快斗忙着在课余时间寻找工藤新一,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怪盗基德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放在密室里的衣服上面落了厚厚的灰。他上网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有人用ps把两个人的脸重叠到了一起,对着那张90%重叠的照片信誓旦旦地说:工藤新一就是怪盗基德!

这个推论得到了众多围观群众的支持。快斗捂着脸叹气:早知道有今天,他当年就不会多次借着他的侦探先生的名字与外貌脱身了。

他的侦探先生如果知道这件事情了估计会二话不说地冲到他面前,略显凌乱的衣衫,因为高强度运动而微红的脸颊,蓝色瞳仁里是被愤怒激起的滔天巨浪,不过他可以轻易把那些波涛抚平——

然后呢?

他的想象中断在这里,画面仿佛被锋利的钢线切过,断面平整利落,再往前便只剩铺天盖地的白。

工藤新一依旧没有一点点消息。

快斗也逐渐放弃寻找,可他养成的每天定时查看信箱的习惯似乎也改不掉。他近乎偏执地保持着自己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手机电量一旦降到20%以下,他的神情好像迎来了世界末日。

他最终还是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询问他是否有空来作为工藤新一的家属领取遗物。电话那头有些尴尬的解释:“我们联系过受害者的双亲,被告知他们不太方便回国来领取这些东西。然后我们联系了受害人的监护人,他给了我们你的联系方式,请问您跟受害人的关系是?”

快斗第一反应:“毛利兰呢?你们问过她了吗?”

“毛利兰小姐已经明确表明她并不会接收这些东西。请问您跟受害人的关系是?”

两个字卡在嗓子里,被放出来时改换了一个陌生的面貌。

“朋友,我是他的朋友。”

“恩好的。那么您这个周末有时间吗?或者您什么时候方便?”

他愉快地约定了时间,放下电话的一瞬间感到了卸下了重担的轻松,又被随即而来的空虚与失落逼得不知所措。

The nothing he can do but to ask one more miracle for himself.

 

01.

黑羽快斗从工藤新一的那一大箱子乱七八糟的遗物里面翻出来一个密码盒,他把它拿出来,对着灯光仔细看着:它很小,金属的,六位密码,用一根蜡绳拴着,还挂了一个标签,上面白底黑字,三个字母清晰的有些扎眼。

KID

棒极了,这一定是留给他的!

他莫名地兴奋起来,像是发现宝藏的小孩子。

他在屋子里走了两圈儿,逼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找了个地方重新坐下来,就着早晨的阳光试了一遍自己生日,没对。试了一遍新一的生日,也没对。又绞尽脑汁的把俩人所有可能称得上是纪念日的日期全部试过一遍,始终没有听见那个轻微的咔哒声。然后他仔细想了想,又试了两人所有亲近的人的生日。

依旧不对。

快斗已经开始庆幸他的侦探先生留给他的不是一个电子加密文档了。

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把那个密码盒随手放到一边,把箱子里剩下的东西全部拿出来:玩具枪,几个汽车模型,一个空的礼物盒,两个小小的玩偶,他胡乱翻了起来,都是些琐碎的生活用品,他甚至还翻出来了一个古早的电子宠物,唯独没有一点关于密码的线索。

快斗看着空无一物的箱子,叹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口气。接着他又转身想去开启那个电子宠物,这种宠物在他小的时候极其流行,开启并不是难事,缺少的是电池。他又在家里翻了翻,又看了一下时间,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箱子,伸手在箱子里摸索很久,取出来了一个纸板,接着惊喜地发现了一堆书:《福尔摩斯探案集》、《东方快车谋杀案》、《无人生还》、《布朗神父探案集》。啊还有一个笔记本,翻开后除了前几页有些潦草且被时光模糊了的字迹,其他的页数都是空白。接着他又回去把那些书一页一页翻了一遍。

一无所获。

然后他后知后觉地想到:啊啊,好歹是和平年代的福尔摩斯,留下的密码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解开。

他把那个小小的密码盒举起来对着灯光看了半天,没发现一点点能依靠外力破解的线索。然而他又迫不及待的想打开它,想看看这个人到底留下了什么。

“真希望是情话啊。”

然后他又悲观地想:想听恋人的一句情话怎么比破解他爸的魔术都难呢。

无所不能的怪盗先生盯着父亲的画像发起了呆,可没过一会儿就听见青子喊他,他叹了口气,收拾的时候不小心把密码盒碰到了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挽救了一场小小的意外。

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把这个小小的金属盒子挂在脖子上,扯开衣领丢到衣服里面。

他按着那块小小的突起,心脏之上冰凉的触感,莫名的让他有些安心。

 

02.

餐桌上的气氛异常和谐。

中森警官依旧拿着报纸抱怨怪盗基德,这个该死的白衣小偷又不见了踪影,让他的日常工作只剩下了无聊的居民纠纷。青子把饭菜端上桌:“就是因为这个样子爸爸你才一直没有升职。”

中森警官放下了报纸:“我的才华怎么能浪费在那些无聊的小事上面!逮捕怪盗基德,”他抖了抖报纸,“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回答他的是青子手中挥舞的锅铲。

快斗象征性地“劝”了几句,房间内瞬间被飘散的彩带和细碎的彩纸屑填满,青子眼睁睁地看着她拿在手中的锅铲变成了一朵玫瑰花。

然后它们又因为青子愤怒之下喊出的名字消失了。

快斗十分自觉地坐回去开始吃饭,可没吃几口,中森警官猛地一拍手,从思考状态中退出来:“给怪盗基德发个挑战函怎么样!”他起身,越过餐桌抓住了快斗拿着筷子的手,“就由你来!”

这下愣住的不止青子了,就算是快斗半天才摸到了中森警官的思路:“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偷东西?”

中森警官一巴掌打在快斗头上:“你小子怎么在一个警官面前说这种话!”

快斗捂着被打的地方,虽然不太疼,可他装了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那不然您要让我和怪盗基德比什么。”

“魔术!魔术啊!”中森警官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痛心表情,“由你发出挑战书,如果怪盗基德输了,那么他就得乖乖地让我铐上手铐到监狱里呆着。怎么样!”

快斗并没有出言打击中森警官的积极性,他在中森警官展望未来的时候快速地解决了他的午饭,然后找到一个空挡,跟青子打了个手势之后迅速地溜走了。

青子看着在她面前关上的门,叹了口气。她拉开椅子坐下来:“别想了爸爸,吃饭。”

中森警官依旧沉浸在自己虚幻的成功中,并没有发现他计划中的关键人物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快斗不太想回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不像回去面对那一箱子乱七八糟的杂物,索性放任自己在街上乱转。

空气中隐约有着清甜的花香,街上的女孩子已经脱掉了厚重的外套,仿佛蜕掉茧壳的蝴蝶。即使三月份的气候温暖舒适,可他仍然能感受到寒冬时彻骨的冰冷。他把外套裹紧了些,想着明天出来的时候还是再多加一件衬衫。

然后他就走进了博物馆。根据门口张贴的大型海报“卡门·露西亚”正在馆内展出。快斗看过她的照片,她是一团凝固的火焰,是流动着起舞的生命,当你注视着她的时候——哪怕仅仅是照片,也会深深地沉醉在她的美貌之中。

他抗拒不了这种诱惑。

大概她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些日子了,来参观的游客不是很多,宝石被安置在一个单独的展厅内,跟他以前光顾过的所有放置宝石的展厅一样。他知道那些看起来多余的空间在夜晚会布满红外线,而玻璃罩下面无一例外地安装了压力传感器。噢,他们甚至还出人意料的划出了一个安全区域,任何一个想要越线的参观者都会受到保安“友善”地提醒。

展厅内在反腐播放早已经录制好的音频,甚至还有配乐:“……目前展出的最大的优质刻面红宝石。它重达23.1克拉,30年代来源于缅甸,以后颠沛辗转于欧洲,80年代被美国一位宝石收藏家收购。卡门·露西亚是一位女士的名字。她像每一个幸福的女人一样爱丈夫,也酷爱红宝石。2002年她第一次听说这颗红宝石,但是病魔很快夺去了她的生命——2003年她死于癌症,……”

棒极了,他想,每一个世界著名的宝石身后都会有一个凄惨的故事。

快斗围着卡门·露西亚走了几圈,她如同画面上一样的美丽。不,在灯光的照耀下她散发出的生命力和活力要远远高于在照片上的她。

没人能拒绝她的美貌。

快斗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已经有了一个关于如何偷走她的粗略的计划,首先——

他在这个时刻不可抑制地想到了工藤新一。

不得不说侦探先生出乎意料地给了他最大的帮助。快斗自觉他的这个“小秘密”瞒不过英明的侦探先生,于是他主动坦白了。在关系稳固之后,快斗带着新一回他的家,带他进了密室,跟他解释了一切。他现在还能想起来侦探先生当时的表情——仿佛吃下了加了过量盐的起司蛋糕。

后来他作为怪盗基德出现在工藤新一面前的时候得到了来自他恋人的支持——侦探先生装作自己发生了意外,让他从容地离开。

作为回报,他留下了当晚的目标和一个带着夜晚冷冽空气的吻,偶尔会加上一只玫瑰还有甜腻的情话。

他的侦探先生在脸红的时候故作镇定地样子,十分可爱。

也有几次,他会跟着工藤新一光明正大地进入展馆,然后接着恋人检查安全措施的借口拿过宝石寻找潘多拉的踪影。不过提早完成目标的怪盗先生总会把当晚的展馆变成一个大型的告白现场。这让工藤新一十分抵触

——相比在众多警官面前被告白,他宁愿在更为安静的地方接受怪盗先生的吻还有情话。

                                                 

——tbc——


(中)

评论

热度(60)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