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摸鱼&小练习【并不知道算什么练习】

设定是这个样子的恩。

攻叫顾息受叫沈渊。幼儿园升上来的竹马竹马。

沈渊人较浪,情绪总在外露,不过也就是看着浪,其实一直在专心的暗恋顾息,然而本人不觉得这个叫暗恋。上大学之后开窍,反过来去撩了顾息。

顾息人比较稳重,勉勉强强能划到男神那类里面,总之让人很安心。开窍比沈渊早,本来觉得算了吧等着沈找了女朋友就move on。结果没想到沈渊开了窍过来撩他,然后就在一起了。

两个人一起大概虐了一年半的狗,接触社会之后就开始小吵小闹,然后他们因为某件事情大吵了一架(结合社会压力因素),沈渊一着急说你那么想走你走啊再也不想看看他两个人就此分手。然后顾息说好啊。第二天就收拾行李去国外了。联系方式全换。沈渊没两天就后悔了,再找顾息的时候已经找不着了。

然后沈渊消沉了段时间开始正常工作生活。然后又过了两年,公司业务又碰见顾息。沈渊一方面觉得是自己赶他走的要有点志气不能低头一方面又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抱着求和好。然而顾息扑克脸又猜不中他在想什么。换了手机号加了微信之后每天盯着界面想要怎么样才能不显痕迹地约出来旁敲侧击一这几年生活。想,如果有伴侣了他立刻转身走。

顾息这头是觉得当初这个人不想跟他在一起了,他再求也没用,就直接走了。为了防止自己心软跑回来换了联系方式。好不容易蹭着一个回国机会刚好碰见,一方面觉得自己说走就走显得太无情,不知道怎么解释,一方面又想上去抱一抱说我们和好吧。然而沈渊太圆滑了猜不透他在想啥。

然后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同学聚会。俩人又碰见了。然后莫名其妙地和好了。然后就又开启虐狗模式的这么一个故事。

脑内剧场是ktv俩人的片段恩。

还有这个东西。绝对、不会、有、全文。
——————

  江夏看了看聚在一起喝酒的一波人,又看了看一个人喝酒的顾息,想了想,拿了个杯子凑过去,碰了他一下:“怎么样,进度”

  顾息拿着杯子晃来晃去,酒液打着转冲刷着杯壁,人不知道在忙着想什么,没理他。

  江夏又凑近了点:“我看你们进展还不错啊。至少人现在愿意——”

  顾息在百忙之中抽空送给了他一个白眼。江夏十分识趣地闭嘴了。

  可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人,刚安静了没一会儿又叨叨上了:“你们俩也是能折腾,换我,早答应了。碰上这么一个掏心掏肺对我好的,那得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的福气啊。要我能碰见这么一个人,这会儿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看顾息没反应,他又神奇地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样子:“还有你,没事儿干瞎折腾什么?以前你们俩多好,偏不要,偏要做死,看现在,玩大了吧。早就跟泥说了让你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顾息晃着杯子的手停了下来,一口喝了个干净,重新倒了一杯。他刚刚打算为自己辩白一下,又被江夏抢了先:“停!别给我什么你身不由己之类烂白菜一样的理由,我不听。你也别解释给人听,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赶紧把你身上唯一还有用的那点真心挖出来给人送过去,搞不好一感动,”他一拍手,“哎,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顾息感慨了一下江夏这个网络知名作家在感情方面的积极乐观。

  “我给了。”顾大少爷终于开口说了聚会以来除问候之外的第一句话,“他不要了。”顾大少爷抿了一口酒,接着发呆:“我有什么办法。”接着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想不然还是走吧。

  江夏愣了一下:“哦这样。”不过他也就消沉了一会儿,“不是,顾息,你怎么能一次就放弃了呢?多来几次啊,多来几次肯定有用的。刘备去请诸葛亮都去了三次,你这就一次哪儿行啊!”

  顾息又继续想他的事情了。江夏说的话流水一样从他的一边耳朵进去,又流水一般地从他的另一边耳朵出去,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江夏有点急了,从椅子上蹦起来:“哎我说顾息你是个什么——”

  他准备好的长篇大论没来得及碰上用场,被顾息一个白眼顶了回去。

  江夏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没救!”气冲冲地走了。

  顾息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地开始盘算如果不在这个城市待了要去哪里。

  ktv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吵闹,光影交错,能让人忘掉很多事情。

  顾息喝完了这一杯,出去转了一圈上了个卫生间,回来拿了衣服刚推开包厢门,迎面撞上一个人——本来在小团体里玩的好好的沈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

  顾息稳了一下情绪:“怎么了?不出声。”

  沈渊没理他,低着头一句不说。

  顾息心里有点躁,可当着沈渊的面,还是硬生生地把那点烦躁压住,他又坐了回去问道:“怎么了。”

  沈渊还是不说话。

  顾息心里那点烦躁被酒精浇过之后有点压不住了,特别想甩手出去,走的远远的,跟他的这一段过去从此断个一干二净。他跟自己讲:“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犯什么贱。”他稳了下情绪:“你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走了。”

  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刺激到了沈渊,他猛地抬起头:“你去哪儿。”

  顾息心里那点火全翻了上来,心想,我去哪儿你管的着吗。可嘴边的话依旧是:“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走了。”

  他没等到沈渊的回应,就看沈渊站在他面前,一句话不说,只觉得心里那点火越烧越旺。

  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外套起身:“你去给他们说一声,我走了。”想了一下,又补了一句“喝酒了回去就小心点。”

  沈渊突然把他的外套抢过来扔在了一边:“要不是我出来一趟顾息你他妈是不是又要走?这次你又打算走哪儿?又他妈打算走多久?又是什么屁股上撩火的理由?我他妈今天话就放这儿了,顾息你他妈敢走一个试试!”

  顾息刚想发火 ,抬眼看见了沈渊通红的眼圈,心里不知道怎么就软了下来,他好脾气地把外套捡起来整了整,又被沈渊抢走扔到了一边。

  沈渊见说不动他,直接抱了上来:“你不准走。”

  顾息被气笑了,得,喝多了。他拍了拍沈渊的背,哄小孩一样:“好了,好了。我不走你先放手。”

  沈渊抱着他不放手,还是那一句话:“你不准走。”

  顾息觉得好笑,把外套捡起来,推开包间门把人拖进去,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来,把沈渊搂在怀里:“好好好不走了。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能走?”

  沈渊说了句什么,ktv里音乐声太大顾息没听清,就往前凑了凑,沈渊顺势往上爬了一些,压住了他半个身子,凑到了顾息耳边又说了一遍。顾息整个人僵在哪里,半天没反应过来。

  整个包厢的音乐声突然远去了,顾息的周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刚刚刚沈渊说的那两个字在单曲循环。

  “顾息。”

  顾息还没从这一句话里面反应过来,沈渊已经亲了上来,小心翼翼地贴上来,在唇角处轻轻地碰了一下,又低下身子想挪去颈窝处蹭,半路上被顾息拦住。

  顾息带着沈渊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沈渊坐在他身上,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扶着沈渊的头重新亲了上去。

  然后他凑在沈渊耳边:“我不走了。你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了。”

  沈渊没什么回应,只是又往顾息身上凑近了些

  然后沈渊就睡着了,直到散场了顾息把他喊起来,架进自己车里,拉上安全带:“你家地址。”

  沈渊酒劲上来了,冲的太阳穴一跳的疼。他闭上眼睛把额头贴上床玻璃:“去你那儿吧。”

  顾息开动了车子,踩油门之前把副驾驶位调低了些:“睡会儿。”

  沈渊头疼的要死,可依旧伸手拉住了顾息的衣袖。
 
————
完【。】

大概以后会拿这两个人开各种练习?
  

评论

热度(2)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