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名字什么的我想出来了会加上的恩【。】

-谨以此开头言志:16年要有稳定的产出!

-窝是个货真价实的文科生,所以一旦涉及物理知识,那么就是胡言乱语【。】

-其实成篇在胡言乱语【。】

-鸡血作,现在没名字没大纲,有极大可能要坑【。】

-设定是窝自己古早想拿来撸机甲梗的背景,当时想的是三次世界大战后核辐射引发人类分化为两个阵营,现在想一想,还是把锅扔给外星人背吧【。】反正现阶段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都会被神化

-结尾装逼失败【。】

——————
        黑羽快斗是听过工藤新一这个人的。具体是什么时候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大概是个阳光明媚的周五下午,他忙里偷闲,扔下一堆繁忙的军务在身后,躲开中村青子的唠叨,在咖啡馆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打算好好的发一会儿呆。可他连座位都没坐热乎,就看见店员们聚集在柜台处窃窃私语,又远远望见一位服务员小姐被推出来,先是跺着脚抗议了小半会儿,才不情不愿地抱着菜单过来,红着脸一句话半天没说出口。
恩这妹子长得不错,挺耐看。
        然后他就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说几句或者变个魔术缓解一下目前这个略显尴尬的气氛。
        这时妹子终于反应了过来,深吸一口气,欠了欠身,标准的135度:“您好先生,这里是需要消费的。”
        柜台处失望的叹气声此起彼伏。黑羽快斗默默地把藏在手心的玫瑰收了回去,换了一张纸币:“摩卡吧,麻烦多加点糖,再要一份——”他偏过头想了一下,“慕斯吧。”又顿了一下,“啊还有,能顺便带给我一些鲜花吗?我要送给我面前这位美丽的小姐。”
        妹子的脸已经红了:“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没法提供——”
黑羽快斗伸出左手食指晃了晃停在妹子唇前,笑的意味深长:“像您这样美丽的小姐从来都是受花神眷顾的,只要这样——”
        说话间他的右手已经伸到妹子脑后,打了个响指后把手收了回来。
        一朵玫瑰出现在两人中间。
        “小姐,你的身周开满着像这样的花朵呢。”
        妹子红着脸,不知所措。
        黑羽快斗满意地听见柜台那里的叹息声一转而为惊叹。
        妹子接过花又欠了欠身,红着脸跑回去了。
        黑羽快斗撩过的妹子何其多,撩妹子的手法也何其多,不过都是随性而为,早已经被时间的洪流卷地一干二净。但不知道为何他偏偏记得这次。
        后来他想,到底是因为这个小插曲才记住了工藤新一这个名字,还是因为听到了工藤新一这个名字才记住这个小插曲的,分不清了。
        彼时没头那样多的时间供他分清,整座军营都在忙忙碌碌地备战,即便是到了年底,那群小丑也依旧不得安分,黑羽快斗已经分不清上一次对方铩羽而归是真的损伤惨重还是仅仅装个样子。说是装个样子吧,对方撤后了几公里,实在是伤到了筋骨,还挺疼;可若说是真的损伤惨重,这几日接到的敌袭不断。说来也奇怪,这群人放着其他地方不闻不问,偏偏要来守备最森严的粮仓闹腾,打个枪放个火,只要看见不对,撒腿就跑,属老鼠似的,一会儿就没影了。
        虽说闹腾的这几下还抵不上被蚊子咬出的一个包,可这蚊子一时半会儿赶不走,三天两头在耳边嗡嗡嗡,实在烦人。
        黑羽快斗时常怀疑敌方所谓的“进化”是用智商换来的。他一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敲着桌子,烦躁地想:难道他们就不能先和和气气地过个年吗?看看一战圣诞节时的英德两军!不能学学。
        他转头看见窗外晴朗,阳光灿烂,又一转头看见桌上胡乱堆叠的文件,不由得更加烦躁,留了个假人在办公室,自己溜了出来。
这咖啡馆是他偶然发现的,不远,在离军营七八里的小镇上,他坐着他的红鲱鱼没几分钟就能到。店里基本没什么人,安安静静的,特别和他的胃口,有事儿没事儿就过来坐坐。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咖啡店的店员们好像没听过他的大名,仅仅是将他看成一位年轻帅气的青年,每次都不停地换着法子试他的择偶标准。
        然而这一点就算连黑羽快斗本人都不是很清楚。

        黑羽快斗接过咖啡和蛋糕,礼貌地冲妹子笑了笑,余光看见妹子找了个小玻璃杯,盛上水,把那朵玫瑰插了进去,心里感慨了一下。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发呆,店员们早就习惯了他这样,也乐的清闲,聚在一旁闲聊,不知怎么的就说到了盟国的那个近年声名鹊起的天才少年,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听见“天才”两个字就不由得支起了耳朵,工藤新一完整的事迹就这样被他听了个彻底。
        然而但凡是”听说”的话总有不同程度的夸张。工藤新一在他们口中硬是成为了救世主一般的人物:从出生起就天降异象,天姿聪慧,六岁从军,十二岁立功,又拜名师为徒,到现在十年,其中立过的功勋能挂满一面墙。
        他憋笑快憋出了内伤。
        然后他反应过来:啊,他和我差不多大。
        然后他又为自己愤愤不平起来:凭什么“怪盗基德”的名声就没他流传的远呢。
        他自己跟自己生了小半会儿闷气,又听见店员们神神秘秘的谈论。
        “哎你们知道吗,听说前几天开作战会议的时候,他突然说‘这个时间段,要是能跟那边办一场足球赛就好了。’”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挨骂了啊。老一代的说他小孩子心性,就知道玩。”
虽然只是一个趣闻,可他顿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工藤新一”凭空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店员们的话题猛地又扯到了战争与民生,黑羽快斗也没了接着听下去的心情,端起面前的咖啡喝完,离开了。
        那时候他想,恩,以后有时间能见一面最好,如果还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是世界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时局纷乱,一代天才陨落。
        那时候他想,真可惜。
  
  第四次科技革命后,人类开始探索更为广阔的宇宙空间,才发觉自身的渺小。
  旧的理论不停被推翻,新的理论不停地被提出,又被当成旧理论不停地被推翻。每一天都有新的事物被发现。
  有人自“乱世”而出,以“神子”为名代行神谕,神会赐予他的神子们新的力量。起先并没有人相信。他们被迫向世界展示了他们新的力量,做着那些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举世震惊。
  世人反应不一。追随者有之,诋毁者亦有之。
  政府出面,这事不了了之。
  “神子”的队伍依旧在一天天的壮大,各国境内纷纷出现以神子为名的各类事件,罪魁祸首留下“只有神子们才有资格居住在地球上”之后自尽,无一例外。
  一时间,人心惶惶。
  公元xxxx年x月x日,神子公布神谕,要对地球进行肃清。
  战争由此开始。
  
  
  工藤新一死后三个月,黑羽快斗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一个小孩子,眉眼间跟工藤新一有七分相似。
  黑羽快斗对着作战室里的所有人摆了摆手:“瞎猜什么呢,他就是个孩子。”

         ——tbc——

评论(2)

热度(17)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