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啊窝翻大纲翻出来了这个只要一脑内就被萌的打滚的片段。

☆、本来是神祈的段子然而窝神祈这个坑干不下去了【。就放出来看看

☆、其实窝炒鸡想写完神祈的【。你们什么都没看见


——————————


    弋痕夕回到房间,推开门后习惯性摸上开关,停了一下,没有按。

    他走进屋转过身,以极缓慢的速度关上了门,门廊上暖色灯光投下的影子被黑暗一点点侵蚀。房间里只剩下了黑暗。弋痕夕把身体略微前倾,头抵上门板,叹了口气。

    “弋痕夕,这么不小心,可不像你啊。”

    弋痕夕一扫之前的疲倦懒散,身体快速调整,肌肉崩起,准备下一秒就能冲出去。

    可他没成功。身后那人缓慢的覆了上来,这种温度熟悉里面带点陌生,如果抛开腰上隔着不了也可以清楚的察觉到的冰凉金属,其实还是一场很温馨的重逢。

    “干什么。”弋痕夕的声音含着些隐晦的怒气。

    山鬼谣倒还是那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别紧张小跟班,就想在你这里借住几天。”

    弋痕夕沉默了一会儿,冷冷地扔出两个字:“随便。”

    后腰上的异样的金属感突然消失,弋痕夕猛地转身,手刚刚扬起,还未击出,就被制住,猛地压在门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咬紧牙,屋内一片漆黑,可他仍旧抬头死死盯着面前估计是来人眼睛的方向。山鬼谣好像俯下身来,弋痕夕别过头,耳朵旁边有异样的气流。

    “小跟班,你打不过我的。”

    弋痕夕深吸一口气,正过头:“放开。”

    山鬼谣放手放的也快,顺便往旁边挪了一些,让出了些许空间。弋痕夕在原地深吸一口气,凭着感觉向他休息的床铺移动,中间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茶几要换个地方了。他想。

    弋痕夕终于触碰到代表床铺的柔软织物,直接把自己扔了进去。

    他听见脚步声,听见开门关门,卫生间唰啦啦的水声,接着感觉身下一沉:“弋痕夕,你喜欢我。”山鬼谣语气极其肯定。

    弋痕夕简直想蹦起来给山鬼谣一拳:你他妈凭什么这么肯定。现在我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你凭什么。

    你凭什么。

    然而这次任务实在是耗费他过多的心力,疲倦让他没心思和山鬼谣争论,最后也只是翻了个身,假装睡过去。

    屋内的动静又持续了一会儿,山鬼谣好像也上床躺在他旁边。弋痕夕起初还想着警惕一点,可没一会儿就在身旁人平稳的呼吸声中死死地睡了过去。

    山鬼谣等了一会儿,测过身子把人揽到了怀里,闭上眼睛。


评论(1)

热度(20)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