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剑网三\花藏】那年我们手牵手 (一)

☆、深夜和苏鉴太太 @臨金大仙_ 开的脑洞。画风清奇、决定补完。

☆、画风着实清奇

☆、全程神经病,就图个乐【看完憋打lo主

☆、窝!来!除!草!了!


——————————

    慕召南是万花谷曾经的传奇。曾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一套花间笔法使得出神入化,轻功造诣极深,身法飘逸如飞絮,真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又修得妙手仁心,深得谷主赏识。后来靠着一杆文曲岫玉笔打退来万花拜访的八大门派十二位高手,叛入恶人谷,一战成名。然而从此,江湖上却再无此人音讯。


    慕召南的去向,猜测众多。可以按照说书先生所在地域分成大约六个版本,有说去了关外;有说在那巴蜀凄凉之地游山玩水;有说在江南鱼米之乡中安安静静隐于乡市之中,不闻江湖之事;有说在中原之上行医济世;也有说因实力不济,死在了恶人谷之中;更有甚者,说此人依旧居于万花谷,被奉为座上宾好吃好喝地招待着。细节之处因个人原因有些许不同,但内容大致相同,故事情节曲折离奇,极大满足了江湖人士对于慕召南这一传奇人物的各种幻想。


    可此人就在苍山洱海深处一处花海之中,每日吟诗赏花,焚香煮茶,时不时地将假发取下来细细洗了铺在花海之上待它慢慢干透,再取出时便会染着鲜花与阳光的香气,往往能引得蝴蝶围着周身飞舞。日子过得十分舒适。


    叶南乔,一个江湖资历尚且浅薄的藏剑弟子,站定浩气不动摇,身上写了三个大字:不!差!钱!这个人,说好听一点是一根经,难听一点就是傻。总结起来就是:人傻钱多。然而却也在江湖上混得越来越开,名气日渐增长。


    按理说,这两人是决然不会有什么交集的。那么这个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各位看官洗洗睡吧。


    可惜这是个不按理来说的故事。


    一日风和日丽,叶南乔跑去苍山洱海给那位他钦慕已久的秀坊姑娘抓马匹想讨得佳人欢心,却没想到碰上几位恶人谷之人,几言不合而大打出手。


    叶南乔本是想着靠苍山洱海的地形将几人甩掉,毕竟不想凭空多出事端。然而几位恶人谷之人出招甚是豪放,惊走了叶南乔看中的马驹。他一时怒从心起,拿过背上的剑开了风来吴山冲进三人之中大战起来。


    接下来的事态就有些控制不住了。虽说叶南乔的剑法在藏剑山庄弟子之中也排的上前列,可一同迎战三人就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略微考量了一下,一招平湖断月从三人中穿过,运气轻功向远方逃去。三人相视一眼,随即追了上去。


    叶南乔捡着小路奔走而去,听得身后几人骂骂咧咧的抱怨声,心中暗爽,脚下也放慢了些步调,盘算着甩脱这些人后去哪里再寻得那样好的一匹马驹。可没过多长时间,便被三人突然围住。


    此时几人已行至开阔地带,此处风景极好,绿色原野上缀满了大片大片的花。若换做平时,叶南乔定会驻足好好欣赏一番,但现下这个困境却让他没有这个心情。


    叶南乔仔细思索了一番,叹了口气,抽出剑,刚起了个风来吴山的势,便被袭来的三人硬生生地改成了夕照雷锋。又寻了个空隙使得一招鹤归冲出包围圈,终于开出了风来吴山。


    这一招声势极大,惊起鸟兽一片,剑气使附近花草七零八落,三人追了许久已有些力竭,此时碰上这招风来吴山未免有些把持不住。


    说的也巧,慕召南偏偏就居于这处花海之中,图的便是个清净。今早起来,瞧见天气晴好,想来是个晾晒假毛的好时机,便去细细洗了假毛,铺于花海之上,焚香煮茶,正享受这一日的好风光,就听的远处打斗声愈演愈烈,连着慕召南煮茶的立桌也抖的越来越厉害,终于随着一声巨响,慕召南面前这方立桌不堪重负地侧翻在了地上,连带着桌案上的物件。慕召南抿了嘴角,捏着茶杯心说忍一忍许就过了,待他闭眼平复心情,再睁眼时,瞧见茶杯智商浮着片不知何处飘来的花瓣。


    慕召南又闭了下眼睛,睁眼后一口饮尽杯中茶水,捞起铺在旁边的假发,运起功法冲了过去,咬牙切齿地想:管你是什么人,胆敢饶我清净毁我花海,便要承担这个后果的觉悟。


    缠斗了这样长的时间,叶南乔终是有些支撑不住。如果慕召南没有出现,几针将那几人制服,他正打算一招鹤归跟这三人江湖不见。正打算与慕召南道谢,却见这人不由分说地冲了上来与他缠斗起来。

    

    叶南乔慌忙求饶:“这位大侠!有话好好说!我们无冤无仇何故这般!”


    慕召南停住,冷冷问道:“你于此处扰我清净,毁我花海,何来无冤无仇?”


    叶南乔看了看四周的狼狈之景,认真思索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布包:“这位大侠,这些银子,可足以赔偿?”


    慕召南:“……”


    叶南乔:“莫不是不够?”接着又掏出一布包,“再加这些呢?”


    慕召南:“……”


    叶南乔最后能忆起的事情便是之前被慕召南制伏的三人点头哈腰保证:“慕大人,小的们再也不敢了。”的场景。


    他有些疑惑,恶人谷之人喊这人慕大人,莫不是这位就是那仅仅活在茶馆说书先生口中的慕召南?


    他正想细细思索一番,便觉得头晕,下一秒便没了意识。


    ——tbc——


评论

热度(5)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