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Fate 〡infine voto 02

☆、前篇戳tag

☆、妈蛋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这篇文要卡死我了教练我不想写了_(:з」∠)_

☆、就当是生贺了吧[蜡烛.gif] @绿十三 

☆、oocx3



This is his last vow.

——————————

  02.


  传言,郊外的树林之中埋葬有魔鬼。那些崎岖诡异的尸骨扭曲着的植物根茎牢牢锁住,在黑暗中等待有朝一日它庞大的生命力被植物抽干。


  "他们说因为这样郊外的树林才会长青。"


  "龙哉你上哪儿听这么多有的没的。"


  "结子也不知道那片树林为什么长青吧。"


  "说过多少次了,要叫结子老师。"柏叶结子放下手上的试管,颇为无奈。"那片森林是这片土地的灵脉起源之地,万物有灵,因为魔力浓郁所以树木才不会枯萎。"她点上段野龙哉的额头用力推了一下,"现在去复习,别动不动跑去教堂玩。"


  "只会让我背书。"段野龙哉揉着脖子嘀咕,走了两步又退回来,"对了结子,教堂里除了神父还有其他人么?"


  "常住的除了神父就没有了吧。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今天在内庭边上的那个屋子旁边看见一个小孩子,跟我差不多高,头发卷卷的,看起来一个人在那里住了很久了,今天还跟我打了招呼。"


  "不知道,大概是那一家的少爷在修行吧。"


  "诶,教堂原来还这么有爱心啊,我以为--"


  "段、野、龙、哉。"


  "是是是,这就去。"


————————————


  北川贵一郎扯了扯身上的袍子,推开了教堂吱呀作响的大门,那里已经有人在等他了,是个中年男人,穿着整齐的西装,双手合十,站在圣坛面前安静的祈祷。


  "我记得你不信神。"北川贵一郎一直等到男人在虚空中画完十字之后才开口。


  "那是以前,现在觉得有个信仰也不错,至少比孤身一人容易。"


  "我一直以为你们这种人有其他的信仰,实体的,不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为了那个东西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这样之类的。"


  "我们这种人很高傲的,"男人笑了笑,"而且惜命。换个说法就是又自私又胆小。你想的太美好了。"


  断断续续的有人进到教堂来,大多都是老人,有步伐稳健的,也有需要人搀扶的,门外的空地上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玩耍,到处都洋溢着生的气息。


  "你决定了。"北川贵一郎去听了几位的祷告后绕了回来。


  男人没回答,抬手打了个响指,手背上血红色的图案极为扎眼:"caster。"


  角落里的阴影飞速的移动过来,在男人身旁聚出了一个人形,仔细看的话是个女性,身形影藏在巨大的兜帽形成的阴影下。


  北川贵一郎眼睛睁大了些:"准备充分啊。"


  男人耸了耸肩:"毕竟不是第一次了。"


  北川贵一郎又扯了扯身上的袍子,走上了圣坛:"'上帝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他伸手覆上男人的头,"愿主保佑你,我的孩子。"


  男人在冰凉的触感中微微抬头,阳光透过神父身后巨大的彩色玻璃给他的身影渡上一层光,有着上帝的神圣与庄严。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救赎了。


  "你知道我不信神的。"男人耸了耸肩,语气带着点可惜。


  神父收回了手,微笑着:"你说的,有个信仰也不错。"犹豫了一下,"我知道这是你的私事,你为什么会想参加这场战争,本来不参加也行的吧。"


  已经走到门口的男人回过身子:"你知道的,我的女儿,大概也是可以穿着婚纱挽着我的胳膊让我把她交给另一个男人的年纪了。"


  他看着男人走出去,收起了那个和蔼的笑容,想:真是个伟大的父亲啊,日比野国彦。


  



  天羽祯二*是个很奇怪的人。


  他的相貌并不出色,相反,是那种会被人群淹没的普通。他不争强好胜也不放任自己随波逐流,,每天挂着笑脸待人接物,可总让人觉得,他没有兴趣。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他周围的人很无聊,他周围发生的事情更为无聊,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那么无聊。


  除了魔术。


  天羽祯二第一次接触魔术是在家里的地下室,他的父亲用几句简单的话语和不知名的粉末把一只放在法阵中的小白鼠转换成了一个小的瓷碗。他看着那只小白鼠被不知名的力量拉扯后挤压,光芒散去后定格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他想:啊,这才是他应该用毕生精力研究的东西。


  从那之后他便开始了白天在学校听课,放学开始就一直耗在地下室里学习魔法的生活,接触的愈多,他越觉得"魔法"的精妙之处。


  这是上帝(如果有的话)给他的最好的礼物。


  他的父亲十分欣赏他身为魔术师的天赋以及努力,时常摸着他的头讲"圣杯"这一传说中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宝物。


  "祯二这样有才华,一定会被圣杯选中的。到那时候,就算不是为了你身为魔术师的荣誉,为了家族的名誉也一定要将圣杯夺回来呀。"


  他摆弄着刚刚制作出来用来储存魔力的挂件,重复:"圣杯?"


  "恩。"他的父亲点点头,"被圣杯选中的是最优秀的七位魔术师,他们会玩一场拼上性命争夺第一的游戏。"


  "获胜的人是最优秀的人对吗?"


  "是,到那个时候,祯二会实现祯二所有的梦想。"


  抛去家族的名誉和所谓身为魔术师的荣誉,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所以祯二就可以想一想有什么要实现的愿望喽。"


  ——大概世界能变得有趣一些就好了。


——tbc——

*:漫画第22话【摘自追追漫画目录】出场

  


评论(2)

热度(12)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