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Fate 〡infine voto

☆、高度ooc注意!高度ooc注意!高度ooc注意!

☆、跟窝念:型月大法好!奈须蘑菇大法好!老虚大法好!

☆、窝有特殊的装逼技巧。

☆、之前的fate paro脑洞。塔酱master郁夫berserker,其他人物还在设定中、

☆、尽量周更_(:з」∠)_不过不排除坑了的可能、、、

☆、写的时候的bgm 泷川ありさ-Season

☆、艾特组织 @绿十三 


This is his last vow.

——————————————————

  段野龙哉讨厌冬天。

       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死在二十年前的这个季节,那时没有像她给他读过的书里面描写的哪样有满天的雪花无声的为她送葬,没有不合时宜盛开的鲜花掩盖住她的尸体,有的只是被火焰吞噬后毫无生机的残垣断壁和灰色的粉尘,被冬日的风带去他不知道的远方。

        他都没有来的及见她最后一面。

————————

  夜幕缓缓落下,深町对着正坐在屋子中央的男人深深鞠了一躬,离开的时候关上了门。他在门口仰着头安静地站了很久,才发动车子离开。

  今天下午,曾经使用过这座屋子的人全部被遣走,换了新的身份去新的环境继续各自新的人生,深町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在他这一生剩余的时间里,再也不会再见到这个男人了。

  传说中,圣杯是能够实现拥有者愿望的宝物。为了追求圣杯的力量,被选中的7位魔术师各自召唤英灵,展开争夺圣杯的战斗,这就是圣杯战争。

  深町武见到段野龙哉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男人总有一天会踏上这个战场,踏着断尸血河一步步的走下去,没法回头。这或许就是,那个词怎么说的,命运。

  段野龙哉手上的令咒是大约一个月前出现的,那之后每天都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箱子被运来,魔力波动明显到深町这个见习魔术师都能感受得到,他亲眼看着段野龙哉把那些珍贵的宝石碾碎成粉末,随意的丢弃在一旁。

  少当家是个不拘小节的人。深町武肉疼的想。

  “呐深町,知道等价交换么?”段野龙哉看着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泛着荧光的粉末,“这个世界,付出和收获是对等的。”他转过身靠着桌子,微微仰起头,衬衫的袖子整整齐齐的卷到手肘附近,“这是结子老师以前经常跟我说的话,我直到今天才完全明白。”

  深町抬头,目光越过那些泛着荧光的粉末,落在了刻在木质地板上的巨大的法阵上面。

  “你是个好部下。”段野龙哉如此总结着。

        深町武知道,他离开的时间到了。

 

 

  圆月之夜。

  段野龙哉抬眼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指针接近凌晨两点,他深吸一口气,把瓶子里面带着荧光的银白色液体倒进之前刻好的法阵里面。

  水银带着数量可观宝石粉末缓缓填满了法阵。

  他又看了一眼表,深吸一口气,踏进了法阵的范围。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

  “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

  法阵被咒文点亮,屋外月光暗了下来,世界只剩下他念诵咒语的声音。

  “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

  “重复五次。

  “只是,破却满溢的刻纹。”

  有光点缓缓升起,数量逐渐增加连接成光幕,段野龙哉能清晰的感觉到自身魔力不停的流失,又有新的魔力灌入他的身体,至此,他的身体已经成为联接现世与彼时的桥梁的一部分。

  “——anfang。”

  他身体里面有什么被打开,传送魔力的回路被切换,身体的感觉被吸收的过于浓密的魔力覆盖过去,成为魔术回路的一部分的身体用尽一切力气飞速转换着魔力,汗液渗透了他的衬衫。体内的魔术回路因为使用过度而抽搐,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叫嚣着慢下来慢下来,可是还不能。

  魔力不复以往的温和,在此时变成了有着毒牙的蜈蚣,在他的体内来回爬行,体内被充盈的再没有一点空隙,感官被无限制的放大。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了。段野龙哉咬着牙想。

  “宣告。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

  “如若遵从圣杯之呼唤,顺此意,从此道者。回应吧”

  光幕开始流动,带起了阵阵风声。他把体内所有的力量灌入脚下名为法阵的引擎之中,视觉被关闭,因为害怕被无法捕捉的第五要素破坏,自己停止了。

  “于此发誓。

  “吾为成就世间一切善之人,

  “吾为施行世上一切恶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七天,

  “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过于强烈的光芒渐渐散去,因为魔力充盈而起的风也一点一点平静了下来,段野龙哉在一片狼藉的屋内看见了他召唤出来的servant,声音有如月色一般清冽:

  “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段野龙哉吐出一口气,翻出烟盒,熟练地抖了一根出来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呼出去之后,偏过头反问:“不然呢?”

  “遵从您的召唤而来从此我的剑与您同在,您的命运与我相存。

  “于此,契约完成。”

  段野龙哉感觉身体的一部分延伸了出去,连上了什么东西,将两者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他又吸了口烟。

        大概之后,才是真正的地狱吧。

 

 

  段野龙哉在知晓面前这个有着乱七八糟的卷发和一副人畜无害甚至说是可爱的面貌的青年,实质上是个专门坑队友的berserker的那一瞬间,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倒不是说他心疼用来画法阵的那些宝石,仔细算来也不是他的钱,而是虽然berserker是个专业开挂的职位,可以跟saber打个不相上下,可之前圣杯战争没有一届berserker的master不是被狂化后无法控制的berserker反噬,被榨干浑身最后一点魔力,剩下一个干瘪的尸体。

  段野龙哉面无表情的盯着被他召唤过来之后只做了简单的介绍,紧接着用不太好意思的表情要了杯牛奶一口一口喝着的青年,默默把“这真的是个berserker?”的疑问收回去,迅速的更改了一下原有作战思路,半途中又突然悲观起来,想大概有生之年他是真没办法找到杀死结子老师的那第八名servant了。

  名为龙崎郁夫的servant仿佛了知道他的心思,小声的说着,“我不一样的”接着又加大了音量,“既然契约已经成立,那么只要是master您的愿望,我都会努力实现的。”

  “那如果我说我想活着”段野龙哉强调了最后两个字,“找出二十年前杀掉结子老师的第八名servant呢?”

  龙崎郁夫放下手里的玻璃杯,偏过头仔细想了想:“这样的话,我会以master您的性命为第一优先的。”顿了一下扯了个笑容,“如果master您发现什么不对的话就用令咒命令我自杀吧。”那种理所应当就好像在说“下雨了所以要带伞”一样。

  段野龙哉有一瞬间的动容。

  ——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这么简单的说出这种话呢。

  他没有深究,也不想去深究。风带着不知从何处来的腥甜的气息悄然无声的渗透这座城市,隐匿许久的魔法师们蠢蠢欲动,黑暗中有以不知何人为首而开始的狂欢,空气被雾气浸透,不住的下坠,泛着铁一样的庄严肃穆,军士们严阵以待,雄浑的号角声撕裂这一方的寂静回荡在无边的原野。

        战争已经开始,他没有可以用来闲聊的时间了。

——tbc——

评论(18)

热度(48)

  1. 脸滚键盘一条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城北往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