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蛋包饭上的番茄酱到底怎么挤才好 01

  ☆、还有二十分钟到生日撸点糖吃


  ☆、无脑傻白甜!无脑傻白甜!无脑傻白甜!


  ☆、高度ooc预警x3!高度ooc预警x3!高度ooc预警x3!


  ☆、写这个的时候的bgm西野カナ-恋する気持ち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个02


  艾特组织 @绿十三 


 

————————————————


  "一份蛋包饭,一杯拿铁。"男人的声音掺杂在风铃的声音中,龙崎郁夫抬眼看了下店里挂着的表,晚上九点整,一分不差。


  男人已经连着几天在这个时间内出现在店里了,先不说蛋包饭加咖啡的组合很奇怪,深色衬衫,黑色西服外面套了件风衣,有时候会再搭一条围巾上去,红色或者白色,看着像是坐在那些摩天高楼里工作的人,可那条花的奇异的领带又让龙崎郁夫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目前为止,他能做的只有默默地带上围裙把男人点的东西送过去,外带一句"久等了。"


  九点,是个令人疲倦的时间。


  


  


  这家店隐匿在附近众多的广告牌和灯牌之中,安安静静的。跟它的店主完全不一样。段野龙哉第一次踏进店门的时候听到一句元气十足的"欢迎光临"后这样想着。


  他是听他手下的员工聊天的时候知道这家店的,午休的时候两个妹子在热水间激动,比发了工资还激动:"我给你说那家卖蛋包饭的店的店主超超超超超级可爱!特别可爱!整个人都被治愈了!感觉心都要萌化了!"


  段野龙哉准确的捕捉到了关键词:店里蛋包饭很好吃。


  他决心过几天去吃一吃试试看。不过等他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推开店门的时候,距离上次听两个妹子聊天已经有一个月了。


  店面不大,勉勉强强能容纳十几个人,装饰也很简单,比起饭馆,还是酒吧能更贴切的形容这家店的风格,不同的是吧台后面的架子上用各样的果汁咖啡代替了酒。他坐下来观察了一会儿,店员也就只有在吧台后面忙碌的一个人,乱七八糟的卷发,灰色帽衫以及怎么看都是便利店里出售的围裙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段野龙哉感受到他那两个女性员工在热水间鬼哭狼嚎的原因。


  段野龙哉接过菜单,看着乱七八糟的单目,最终还是要了蛋包饭,吃下第一口的时候有短暂的震惊,随后感慨就算是花痴的女员工还是能说对一些事情的。


  他一边看着那位店员跟刚刚进来的也许是熟客的人闲聊一边默默吃完了那一份蛋包饭,走的时候端了杯咖啡,接着感慨店里还真是只有蛋包饭好吃。


  随后的日子里,段野龙哉会在下班后绕一些远路,去这家店里吃一份蛋包饭再回去,风雨无阻。


  大概是因为这家店里的蛋包饭有一种可以称作为"家的味道"的东西在里面吧。


  


  


  大概让一个性格开朗(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店主不跟一个每天都来的客人搞好关系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可能是男人之前的气场太足,让龙崎郁夫不太敢像跟其他客人一样的闲聊。不过郁夫最终还是憋不住了,原因是男人今天晚来了半个小时。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道路渐渐归于平静,想着男人大概今天不会来了心里有些小失落的龙崎郁夫正准备关店回家睡觉,听见了他挂在门上的风铃的清脆的声音。


  "晚上好。今天还是和以前一样么?"


  男人点了点头,随手把公文包放在一边,扯松了领带同时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


  龙崎郁夫翻出来材料正在处理,抬头不经意间看见男人疲倦的神情,犹豫了一会儿:"工作很辛苦?"


  "恩。"


  就算是像龙崎郁夫这种人也没有办法把这种对话接下去。所以他把蛋包饭递过去的时候干脆换了话题:"很少有人用咖啡配蛋包饭诶。"


  段野龙哉停下手中的勺子:"怎么,很奇怪么?"


  "一般人都是果汁啊白开水啊之类的,见过有喝啤酒或者清酒的,虽然这个也很奇怪可是除了你以外我再没看见喝咖啡的


  段野龙哉看了看放在手边的纸杯,又看了看不远处一看就是个摆设的咖啡机,想怪不得咖啡味道这么微妙。他把勺子靠在盘子边上,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有件事我从一开始就想和你说了。"


  "诶?!"


  "你为什么每次挤番茄酱的时候都是一坨的?分明交叉挤上去的才更好啊。"


  龙崎郁夫想了一会儿:"你是指这种,"他在空中画了几圈,"歪歪扭扭的挤法?"


  段野龙哉重新拿起勺子,点了点头。


  龙崎郁夫从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然后转身去收拾吧台,摘下围裙挂在一边之后可段野龙哉分明听见了他小小的抱怨声:"交叉挤分明就全是番茄酱的味道,哪里吃的出来本来蛋包饭是什么味道。"


  段野龙哉的嘴角扬起了一点,感觉自己有点明白手下的女员工说的"可爱"是什么意思了。


  "段野龙哉。"他临走的时候指了指自己,"谢谢招待。"


  龙崎郁夫花了一小会儿来理解男人说的话,接着指了指自己:"龙崎郁夫。"露出了个标准的龙崎郁夫式的笑容:"欢迎下次再来。"


  


  


  至少每天段野龙哉来吃蛋包饭的时候店里的气氛不会那么奇怪了,龙崎郁夫这样庆幸着。可他依旧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除了姓名和对花式领带的执着意外,对了还有蛋包饭上的番茄酱喜欢交叉挤。


  啊真是的只是个番茄酱而已啊干嘛这么认真。龙崎郁夫愤愤不平的吃掉了挤了朵太阳花上去的面包。


  段野龙哉在他跟龙崎郁夫正式地讨(bao)论(yuan)完店里蛋包饭上的番茄酱第二周,接过了那盘用番茄酱画了个太阳花的蛋包饭。


  龙崎郁夫明明白白的从对方脸上读出了"你在逗我?"这四个大字,他清了清嗓子"分明是你自己要这种歪歪扭扭的挤法的好么。"接着又小声抱怨"亏我练了好久。"


  段野龙哉好像想说什么,可他最终还是没说出来。这是他们互相报了名字长久以来第一次回归到了段野龙哉第一次来店里的气氛。


  最终段野龙哉还是吃完了那一盘蛋包饭。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这种挤法以后还是留给小孩子吧。"


  "小孩子的话喜欢更可爱的图案啦,小熊啊小猫啊什么的,一般是有要求的我才会挤那样的图案上去。"


  "所以你到底从哪里觉得我会喜欢这样的。"段野龙哉觉得他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脑回路。


  龙崎郁夫想了一会儿:"你不是很喜欢花式的领带?"


  "……"


  "嘿你别瞧不起挤花式这事儿,你知道我吃了几天面包*么!"


  段野龙哉抬眼看了他一眼,明明严肃的样子,却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正在赌气的小孩子。本来被那幼稚的图案塞了一口气在心里面的段野龙哉偏过头提起手挡住了上扬的唇角。


  还真是,他又想起来了他手下那两个女性员工的评价,可爱。


  


  [*:在面包片上挤图案做练习最后把面包吃掉什么的这样的设定√]


  


  


  段野龙哉看着面前的碟子和跟着被送上来的番茄酱,疑惑:"你这是干什么?"


  店里再没有其他客人,龙崎郁夫干脆从吧台翻出来坐到段野龙哉旁边,伸手示意了一下:"你自己挤啊,怎么开心怎么挤。"


  段野龙哉又认认真真的看了龙崎郁夫几眼,脸上又明明白白地写了"你在逗我"四个大字。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挤一坨上去也嫌弃,给你挤个花式出来还嫌弃。那你自己挤好了啊。"龙崎郁夫反驳的理直气壮。


  "我说。"


  "干嘛。"


  "既然番茄酱是蛋包饭的一部分那你这是端了个未完成品上来啊,我来你店里吃饭还不是外带有什么理由我自己挤番茄酱啊。"


  龙崎郁夫看着递到他手里的番茄酱,想这人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一边认命地去挤番茄酱。


  "等等。"段野龙哉又拦住了他,"要交叉的。"


  "所以说这么多要求你为什么不自己挤啊!"


  "不是交叉挤的能吃?"


  "刚开始时的时候你明明吃的很开心!"


  "你这样真的是老板?怎么客人的这一点要求都满足不了。"


  龙崎郁夫没再说话,迅速挤上番茄酱之后把盘子推了回去:"麻烦快点吃完我关店。"


  


  


  除却蛋包饭上番茄酱的挤法这一点之外,两人还是意外的谈得来的。有些周末段野龙哉会穿着便服过来,找个不那么引人注目的角落要一杯咖啡或者其他什么的饮料,开着笔记本敲敲打打,看着龙崎郁夫在高峰期手忙脚乱,高峰期过了之后过来趴在他对面,有气无力地说着一定要请一个能在高峰期过来帮忙收钱的。


  段野龙哉心情好的话,会在下一个高峰期的时候合上笔记本,翻进吧台伸手取过顾客的现金,帮忙找钱,接着他会收到一句感激的:"タッちゃん谢谢!帮大忙了!"


  而往往这种时候女性顾客会不明原因的多出一倍。


  他们大概已经熟悉到可以用姓名相互称呼了。


  后来段野龙哉在周末的时候已经不会带笔记本过来了,渡过忙碌的午间高峰期后两个人找个靠窗的位置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有时候龙崎郁夫会趴在桌子上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往往要被嘲笑很久脸上被衣服压出来的皱痕。


  "你除了蛋包饭不会做其他的了?"段野龙哉在某次午休中问道。


  "会啊。"龙崎郁夫本来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一下子蹦起来跑去厨房,"晚上请你吃咖喱好了!"


  "太夸张了吧你这也,用这么早就准备么?"


  "咖喱是煮时间越长才越好吃!"龙崎郁夫自信满满地回答。


  段野龙哉看着龙崎郁夫熟练的往锅里放香料先炒了会儿肉,然后接着关小火放水,又往锅里扔胡萝卜土豆洋葱,还扔了个西红柿进去又倒盐倒了些咖喱粉进去。然后他满意地拍拍手:"好啦,等着吧。"


  段野龙哉暗自怀疑这个东西真的不是什么黑暗料理么?


  整个一个下午,店里都弥漫着咖喱的香气,有客人好奇的问,换回来一个元气十足的笑容:"是还在试验的新品啦。"


  段野龙哉心里有点微妙的不舒服,不过被他自动的忽略了。


  这一点点的不舒服一直持续到晚上两个人面对面吃那一点咖喱的时候,迎着龙崎郁夫期待的眼神,段野龙哉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总结:"果然你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只有蛋包饭能吃。"虽然面前的这一份咖喱好吃到不行,他并不想跟其他人分享。


  从本质上来说,段野龙哉还是个自私的人。


  "哎不好吃么。"龙崎郁夫叹了口气给自己盛上后吃了一口,"我觉得还好啊。"


  段野龙哉正准备补救一下,就看见对面的人扯出了龙崎郁夫式的标准笑容:"那只好等以后再添到菜单上了。タッちゃん你要觉得不好吃的话我还是去帮你做份蛋包饭吧。"


  想着这下可能玩大了的段野龙哉摇了摇头,表示吃这个就好,不麻烦了。


  


  


  今天段野龙哉并没有出现在龙崎郁夫的店里,已经过了段野龙哉会出现的最晚时间,龙崎郁夫失望中夹着些担心:タッちゃん应该没事儿吧。


  然后店里的电话就响了,他接起来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跟平常比有些沉闷,说了个地址,接着要求他送一份蛋包饭过去。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能现做最好了。


  虽然有些不情愿,可他还是拎了一份蛋包饭的材料去了指定的地址,进门后才得知段野龙哉因为发烧今天请假了没去公司的事情。


  他拎着食材叹了口气,默默地拐进了厨房,没一会儿端了一碗粥出,在段野龙哉脸上还没挂上那四个字之前开口:"发烧的话吃点清淡的。"气势十足,段野龙哉第一次被压的什么都没说,乖乖地喝了粥,放下碗自己去客厅歇着了。


  虽然开着电视,可段野龙哉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厨房的动静上。大概是切了什么食材,开火炒了一会儿,捣腾了一会儿又重新开了火,好像是打了鸡蛋,没一会儿也就没什么声音了。接着就看见龙崎郁夫端着一盘蛋包饭出来,交叉挤的番茄酱。


  "吃吧。"龙崎郁夫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就先回去了。"


  "这么晚了住这儿吧。"


  这句话出来的有点太自然,自然到当事人都没有注意。在吃饭的空挡抬头注意到了对方不知所措的神色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接着若无其事的补充道:"有空房间,你在想什么。"


  龙崎郁夫慌忙摆着手,低下头说了句"打扰了"冲进浴室半天没出来。


  不过后来龙崎郁夫还是认了命一样跑前跑后帮段野龙哉冲药量体温,并说着"你这样的话烧要什么时候才能退下去。"


  段野龙哉叹了口气,笑了出来:"郁夫,你现在简直就跟我妈一模一样。"


  "要是タッちゃん认真休息的话我也不想这样啊。"龙崎郁夫这样小声说着。


  


  "お疲れ様でした,郁夫。"


  他隐隐约约听见这句话,心里有种带着小得意的满足一点一点漫了上来。


  --【tbc】--


  


  


  


评论(21)

热度(111)

  1. 栗子歪一条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