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大概就是一南一北两个汉子上演南北差异的故事?

☆、1

山鬼谣肩上扛着两个包,用绳子捆着——被褥,手上拖了个28寸行李箱——换洗衣物,缝隙间能看见一张被揉的看不清原样的白纸——刚办的入学手续,嘴上叼着他的宿舍钥匙,配上他那一身高中军训时候发的略旧的迷彩服,拉链没拉扣子没扣,袖子随意挽了起来,里面一件紧身的黑色背心,虽说一路上不知道收获了多少妹子的惊叹,可乍一看,活脱脱一农民工进城,吓坏了宿舍看门的老大爷。

山鬼谣瞪着门口老大爷搬出来的桌子愣了一会儿,把肩上的包扔到地上,从身上摸了半天,掏出来那张写着他宿舍和床位的纸递了过去,换来了几个锁子以及几张单子,点了点头表示谢意,扛起他的包上楼,脚步稳健,呼吸平稳。跟在他后面的一个被家长送来的小青年被这一场景吓得半天没反映过来,半天憋出了一句:“卧槽。”

看似帅气值爆表实则一肚子苦水没出吐的山鬼谣正在骂不要脸的教务处,非要分给他这么一个楼层,跪在五楼的楼梯口的山鬼谣喘着粗气,抬头看了一眼他面前的房号,对还有多久才能到达自己宿舍产生了怀疑。偏生这会儿都在个人忙个人的,加上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哪有人有时间来帮他扛行李?

——有力气的都去帮妹子抗了好么,一年就这么一次光明正大的进女生宿舍的机会谁不想珍惜一下?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宿舍门口的山鬼谣,大概估计了一下形式,抬脚踹开了宿舍门。

上床下桌的四人宿舍,本来以为自己到的很早的山鬼谣,在门划了条弧线开开后,看见了屋内正在扫地的、明显被吓到的另一个人,头发半长遮住些眉眼,衬衫挽到手肘处,牛仔裤有些发白,运动鞋的话,山鬼谣已经没那个耐心看牌子了,只隐约记得这个样式他以前在什么店里见过。

简单一眼,他对未来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四年的室友做了一个简单的判断:三好生,家境中等,三观正。

然后他又在那人很快放下手中的工具,过来接他的包的行为中加了一条:性子温和,好使唤。

两人一起忙着收拾完了山鬼谣的大包小包,还顺便收拾了一下宿舍,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下来。

山鬼谣不知道从包里什么地方摸出来两罐发热的可乐,扔给对方一罐:“吃饭么?”

他顺手接了过来,放在手里面扔着玩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山鬼谣单手拉开可乐,喝了一口:“走,我请你。”又想起什么似得转回来,指了指自己:“山鬼谣。”

那人跟了上来,笑了一下:“弋痕夕。”

山鬼谣愣了一下,他从那人的微笑和随后跟着的三个字里面清楚的听出了那种来自江南水乡的温柔婉转,随口就问了一句:“南方的?”

弋痕夕点了点头:“恩。?”

山鬼谣“恩”了一声:“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然后就有点犯愁,作为一个民风彪悍的汉子,他要怎么和一个南方来的“小白脸”愉快的相处下去?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样一个室友怎么说也要比那些从偏远地区来的三观和不到一起的汉子要好的太多了。

——tbc——


评论(2)

热度(18)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