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全职叶黄]Lux 03

☆、高考求保佑求人品

★、叶修龙x黄少天骑士 人兽才是真爱  前文:00-01 02

☆、说起来又开了机甲梗的脑洞、

★、说起来大概故事线有点长_(:з」∠)_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修一下前面的

☆、八天后窝萌来战日更!

★、ooc慎x3


“Tu sei la mia luce”

——————————————

03、

叶修从尸体上拔起自己的战矛,矛身上的红色光芒因为浴血显得更加妖艳,他手握的地方越来越热,隐约能感受到类似活物的脉动。这本来就是邪神的遗物,以生灵为祭,启此枪魂。

叶修压下心头翻涌而上的杀戮愿望,打量了一下四周,是嘉世城的中央,主塔安静的看着广场上血流聚成巨大的法阵,原本护卫嘉世城的士兵或躺或卧,脸上满是不甘,龙类握着自己的战矛,眼底是嗜血的光芒。灰雾覆盖的天空上红月光芒耀眼,如铁一般的肃穆。

异变突起。远方山峦的影子扭动着汇聚成手执战锤的高大人影,一点点的接近,每一步都引起大地震动,河流枯竭,成群的动物争先恐后的逃离。

巨人暴露在血月之下,低下头看着整片广场,叶修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叶修,我真不明白你在固执什么。”

巨人转向广袤的森林,挥手间新的山峦隆起,河流涌向新的道路,呼吸间云层散去,星河有了新的布局。

“这是神的力量啊!”

地层断裂、隆起,树木与生灵一同,堕入炙热的岩浆或是升入冰冷的高空,血月落入地平线,点燃起火光。

“你为什么不肯接受它呢?这力量,能帮我们掌控整个世界啊!”

叶修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在主塔的塔顶。那人笑的张狂,眼底是欲望的鲜红光芒。

叶修闭起眼,想他还是只幼龙的时候,背上的翼过于柔软无法命令气流,身上的麟甲过于脆弱无法防御攻击,他的力量过于弱小,所以只能看着他的双亲展开巨大翅膀冲向前方。他抱着他的还未出生的弟弟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那些自称为神的生物大肆屠杀;他看着他的双亲被斩去双翼,砍去四足,他们的血液汇成河流蜿蜒到他身前,光芒闪烁,铸成最后的防护。而他咬着自己的爪子,不敢出一点声音,那些自称为神的生物带着战利品远走,留下满目疮痍。

叶修猛地睁开眼,身后展开巨大的双翼。他生而为这大陆上的生灵的王,飓风拖起他的身影,血色的光芒带着千军万马的气势,自巨人的身后呼啸而过。巨大的身躯轰然坍塌,叶修立在尸体之上,看着主塔上的人影:“呵。”

然后他就醒了,愣了足足有两分钟之后单手捂住脸,心里满是羞愧——这都多大了还做这种中二到极致的梦。

一定是昨天让那个叫黄少天的人类小孩闯进自己领地的关系。

叶修深刻反思了一下,决心今天就把这祸害送回去,即使雨势依旧庞大。

可这计划开始实行的第一步,就已经失败了——黄少天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扒在叶修身上,像极了一种人类的食物,牛皮糖。

叶修决心先把被黄少天当做枕头压了一晚上的胳膊抽出来,被压的时间太久,光是动了下手指都有种难以言喻的麻痒感。他试着一点一点的挪开黄少天,可一旦距离超过三厘米,少年就会自动的粘回去,还变本加厉的抱的更紧了些。

叶修又试了几次,除了让自己的胳膊更加迟钝意外,没有任何进展。

叶修“啧”了一声,摇着头叹息。“不管了,随他去吧”的念头在冒上来的瞬间被压了下去——放着不管胳膊迟早要废。

他又看了看周围,想了很久,化出了自己的尾巴,在强硬拔出自己胳膊的瞬间把尾巴塞了过去。

黄少天换了个姿势,抱着他的尾巴继续睡了。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叶修站起来在床边伸了个懒腰,回过头看抱着自己尾巴睡得香甜的黄少天,想:这孩子怎么比幼龙都难伺候。龙之国度中新生的龙有一半以上都是被叶修带过的,可龙之国度的土地富饶,有着一切幼龙生存所必须的营养,看着麻烦,其实只用教会他们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就好了,而这个黄少天,叶修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办,难不成要用带幼龙的方式带么?

叶修摇着头叹气,静静待了一会,在淅沥的雨声中听见了些其他的声音,他转过身,看见窗户外面十几只自然精灵拧着身上的水,敲着窗户。

叶修抬手在空气中画了几下,窗户自动打开,那十几只精灵笨拙的跑进屋内,相互弄去身上的水。

等它们终于注意到床上抱着龙类尾巴睡的香甜的少年的时候,叶修已经先一步下了命令:“什么都别说也什么都别问。你们带进来的你们处理。”

精灵们围成一圈叽叽喳喳谈论了半天,飞会空中摆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叶修斜躺在床边——尾巴化出来确实不方便——面无表情的看着一群精灵说不是它们的错,是马上就要下雨了,这孩子继续在森林里找不到庇护所的话会很麻烦,它们不好和阿德兰女神交代。

叶修:“呵呵。”

精灵们有些焦急,变换形状的速度都快了些,说叶修也和这孩子玩的很开心,人类并不是都像嘉世城城主陶轩那种切开整个都是黑的,这孩子不就很好嘛,叶修总不能在森林里待一辈子是不是,要解决的总归是要解决的。

叶修看了半天,叹了口气:“这事已经够混乱了,再把这他扯进来——”顿了下,摇了摇头,接着伸出手画了个防护法阵落在那群精灵身上:“回去找你们阿德兰女神,带点能吃的回来。不追究了。”

精灵们又叽叽喳喳了一会,排着队飞出去了。

黄少天揉着眼睛醒过来:“叶修你刚刚和谁讲话呢?”

叶修二话不说把尾巴化回去:“精灵。”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开什么玩笑,精灵说的话你能听懂?”顿了一下,“不对,你是龙,能听懂是正常的。”接着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猛地扑了过来:“快快快,名字名字名字!我都在你这住了一晚了还不告诉我名字,这一点都说不过去好吗!”

叶修躲了一下,没躲过去,也就随着黄少天趴在他身上:“还问?你刚刚不都喊过了。少天,你不会有健忘症吧?这样哥可亏大发了。”

黄少天歪着脑袋想,嘀咕着:“明明没印象……”突然又恍然大悟:“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仿佛黄少天想起来他的名字是一件让他很失望的事情。

黄少天把名字念了几遍,自己坐在一旁笑了半天,叶修“啧”了一下,刚准备提醒一下黄少天过于喜形于色不是什么好习惯,就见少年又板着脸扑了回来:“这怎么能算呢!我昨天晚上已经睡着了!”

叶修皱眉:“你都知道我名字了还不够?”

黄少天严肃:“哪有这么不正式的!快快快重来一遍,我叫黄少天,是来自德利尔镇的少年,还有两岁成年,梦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龙骑士,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我给你说秋天的时候我们镇子可热闹了……”

叶修看着兀自喋喋不休的少年,眼底因兴奋隐约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他打断少年长篇大段的自我介绍:“少天,我叫叶修。”

黄少天顿了一下:“嗯。以后请多关照啦叶修。”

叶修笑:“关照什么,你现在连个见习骑士都还不是。想让哥给你当坐骑,不成为圣骑士怎么可以。”

被一盆冷水浇下来的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先来先到你知道嘛!”

叶修继续泼冷水:“在你之前找过来的骑士又不是没有。”

黄少天又沉默了一会:“叶修你知道我找条龙有多不容易吗!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我本来应该在帮忙准备诺兰节!你知道诺兰节多重要吗知道吗!我把这么重要的时间耗费在找你身上能不能感动一下!”

叶修点头:“恩,很感动。”顿了一下,伸手去揉黄少天的头发,“看你这么努力的份上,勉为其难的等你长大,少天骑士。”

——tbc——

 


评论(5)

热度(26)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