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全职叶黄]Lux 02

☆、三模求保佑

★、龙骑士*龙 西幻梗 果然人兽才是真爱 前文 00-01

☆、高考完惹就能日更!之前还要整下思路_(:з」∠)_

★、ooc 慎 *3


“Tu sei la mia luce”

——————————

02、

雨季要来了。

树木最先感受到被风带来的属于大洋的水汽,摇晃着巨大的树冠来表达自己的兴奋。自然精灵聚集在树木周围,呢喃声合着树叶之间相互拍打的沙沙声,聚成了令人安心的催眠曲。

可黄少天还是睡不着。这并不是因为一条龙睡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或者是他身下的这张被龙临时造出来的木板床——龙类有着令人惊奇的法术天赋,包括造物——坚硬的令人无法入睡,也并不是屋外柔和的声音令他心烦意乱,而是寒冷。

是的,龙类打着哈欠给他造了这样一张木板床,没有床垫没有被子,他提出抗议的时候龙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小朋友多睡睡木板床对身体有好处。”

黄少天爬上了床,默念了很久“寄人篱下寄人篱下寄人篱下”才把那口槽咽回去。

在他被冻醒之前。

他从来不知道雨季可以这么冷。以往雨季来临之前他的父母会做很多的准备,包括明令禁止他去森林里玩耍。雨季的时候,他和他的家人围坐在炭火周围聊天,松木燃烧起来有着好闻的香气。

黄少天在“失节”和“冻死”两个选项犹豫了很久,最终一咬牙,翻身跑去龙类所在的地方。雨季的夜晚没有月光,漆黑一片。龙类的木屋并不大,他距离龙类也并没有多远,可他就走了这几步的距离,觉得自己四肢已经冻得麻木了。

龙类不知道看着窗外想些什么,回过神看见黄少天站在自己面前发着抖,挑了一下眉,问:“冷?”。黄少天也没客气,直接爬到龙类身上——即使这会龙类还维持着人形,嘴里也没停:“哎哎哎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嘛?就算你以后会成为我的龙,不过现在就这么对我你好的意思嘛!都要冻死了也不说来床被子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给我保暖,我们人类能和你们龙一样吗能吗能吗?人类很脆弱的好么!当心真把我冻死了看你到时候怎么和我父母交代!”

龙任着黄少天抱着他取暖,慢慢悠悠地回了一句:“给你父母交代有很多种方法的,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黄少天咬牙:“你有点身为龙的自觉好么,”突然顿了一下,转了话题,“哎哎哎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这可不公平啊,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再怎么说也应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才对吧,更不要说以后我们还——”

“我说少天啊,”龙开口打断黄少天的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名字代表着什么。”

黄少天疑惑:“不就是基本礼节么难不成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情?莫非你名字太长或者太难听所以从来不告诉其他人?”

龙叹气:“黄少天小朋友,我们龙的名字只有在签约的时候才会告诉人类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嘀咕:“原来还有这种设定么书上没写啊。”随即扬起声调,“不过也没关系嘛,我们迟早都是要签约的何必那么死板呢?快快快名字名字名字,不知道你名字我怎么和你聊天啊。”

龙慢慢悠悠:“你不一直和我聊得很开心?”

黄少天又念了几遍“寄人篱下”平复下情绪:“陌生人之间的聊天和朋友间的聊天能一样嘛!你该真不会是隐居太久了连人类的社交关系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说起来你一条龙干什么在这种偏远的地方,没有人没有神之遗物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修行么?话又说回来你作为一条龙动不动修的什么行,不知道学院里很多优秀的骑士等着你去发现么?”

龙挑眉:“朋友?”

黄少天点头:“对啊,不然还能是什么?”他打了个哈欠,抱怨,“我都说这么多了你就没有一点点被我感动么?”

龙点头:“有啊,很感动。”

黄少天换了个姿势,又打了个哈欠:“哄小孩呢你。“

龙类笑了一声:“就是在哄小孩子啊。你还没成年呢吧。”

少年已经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回话的音量都变小了许多:“总这么说话还怎么一起愉快的玩耍,我们有很熟么?老逗我有意思嘛!”

龙心里想确实挺有意思。自从他杀了近乎全嘉世城的卫兵,和嘉世闹翻,孤身一人到阿德兰森林住下后,就很少有冒险者能找到他了——即使嘉世发了几十万的悬赏。

哪想到能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小孩子呢。

龙类的体温比人高很多,少年终于不再觉得寒冷,安心的睡了过去。

龙笑着揉他的头发:“少天小朋友,我叫叶修。”顿了一下补充,“反正龙语你也不会说,告诉你也没关系。”

黄少天皱着眉头缩了缩,叶修把手拿开,看见黄少天换了个姿势,抱着他的胳膊,睡得很熟。

龙接着笑:“小孩子。”

——tbc——

评论(3)

热度(30)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