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老贾纪念月】一个睡前故事

、对睡前故事有一个很大的误解系列。

、纪念月活动day29 撕毁梦想。

、西幻设定,有魔法有炼金有科学,但是除了人没有其他智慧生物。

、      可以理解是大陆为了秩序稳定,强行绑定了一位勇者成为神。没法自行解绑也没法禅让。想成为神需要通过大陆的认可,其中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杀死当前的神。  

、其他乱七八糟的设定也没什么用也没人看,就不写了。

、胡言乱语ooc,谢谢喜欢



大陆上的某处,有一架愿望机器。谁找到了它,就可以用它来实现自己的一个愿望,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你可以讨要权势,金钱,也可以要求亲情,生命。

只要你能想到的,它都可以实现。

要找到这台愿望机器,你需要深入最危险的加尔卡森林,循着星星和风的指引,穿过被冤魂缠绕的沼泽和枯木林,在夜晚的尽头,你会看到一座由水晶搭建的迷宫。穿过它,你要找的愿望机器就在迷宫的正中央。

每时每刻都有人踏上找寻愿望机器的道路。他们或者为欲望所迷惑或是被悲伤所俘虏。可从未有一人到达水晶迷宫,他们有的在半路萌生了退意,有的直接成为了冤魂中的一员。

如果Jarvis没有遇到Tony的话,他是完全不能理解此类行动的意义何在。

他就住在加卡尔森林。每天都能看见几位挣扎着寻找愿望机器的人类。他近乎漠然地注视着发生在他周遭的一切。在他眼里,愿望机器不过就是个拙劣的谎言,根本不值得搭上性命。

Tony是怎么回答他的来找?

“因为我们是人类。哪怕只有1%的可能,哪怕要付出一切,都足够让我们头也不回地踏上这条路。”

隔着将近百年的时光,Jarvis猛然间明白过来。

无路可走的时候,任何一点微弱的光点都足以发展为燎原的大火。

遇见Tony之前,Jarvis是打死也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加入寻找愿望机器的队伍中去。可随着时间流逝,曾经鲜活的音容相貌褪色成苍白的尘埃,曾经为之自豪的漫长生命化成了无解的慢性毒药。Jarvis最终还是没能免俗,他把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在了他认为拙劣的谎言之上。

他想让他活过来,想再见他一面。


再不会有任何生物比Jarvis还要熟悉加卡尔森林了。就算这样,他还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从树木的呓语之中最终确定了水晶迷宫的位置。那些对人类来说危险异常的沼泽和枯木林,对Jarvis来说不是什么难题。他成功地到达迷宫的中心,那里站着一个人。

那人看起来异常疲惫,像是徒步走过亿万公里没有休息过,他问Jarvis:“你是来找愿望机器的吗?”

Jarvis点了点头。

那人又说:“那你必须先杀掉我。”

Jarvis经历了一番苦战。那人解脱似地合上眼的瞬间,Jarvis获得了一份新的力量。

——他成为了神。

很快地,他明白过来,所谓的愿望机器就是这份力量,世间有什么事情是神不能做到的呢?

Jarvis开始寻找能够将已死之人复活的办法。


他先尝试了召唤,试图唤回魂灵,结果出现的只是一段他再熟悉不过的回忆。

……

“你知道人类的一生有多短暂吗?”

Jarvis摇摇头。

“非常短,对你们精灵来说可能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Jarvis看上去十分迷惑:“所以?”

Tony拉下他的身子,在他嘴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所以我们不会放过哪怕一分一秒。”

……

随着召唤次数的增加,浮现的回忆影像也越来越多,它们聚在Jarvis周围永不停歇地重复相同的话语。

Jarvis一把打散了它们。


他又目光投向了Tony的遗骨。遵循Tony的遗愿,他把他埋在了洛斐山脉的最顶峰,那里风景很好离天空很近,Tony很喜欢那个地方。他的遗骨在微生物的作用下面目全非,无法通过“复生”的咒语化为具有永恒生命的生物。


他又去尝试人体炼成。用Tony的遗物作为媒介,希望能让这个人重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没有成功。每一次的产物都只是蠕动着的不明生物,丝毫没有人类的影子。

Jarvis杀死了它们,抹去了炼金阵。


他也尝试过借助机械,可最终的成品不尽如人意。虽然通过程序设定,它可以对Jarvis的话语做出符合Tony反应的回应,但Jarvis很清楚,这不是Tony。

Jarvis最终将它改头换面,重新编写了程序,送去给一位贫苦的机械师当助理。


Jarvis开始尝试逆转时间的咒语。如果不能将死人复活,他可以尝试只生活在那段时间之中。

虽然他以前是最优秀的魔法师,但是他无法驯服时间,没法让她为了他停下她匆匆的脚步。


时间已经无声无息地前进了几百年。Jarvis从书本中抬起头,一切早都不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Jarvis站在一家陌生的饭店门口,曾经这里是Tony的工作室,原料和半成品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几乎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除了他们偶尔的交谈,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而现在这里却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食物香味和人群的气味巧妙又和谐地混杂在一起。人群熙攘,他在一旁,穿着古旧的服装,像是一个异类。

Jarvis在这个瞬间突然发现,他的记忆中只残留下些许模糊的片段话语,其他什么都没有。

——他一点也想不起来Tony长什么样子了。


Jarvis终于理解到,就算他拥有着神的力量,被称作神,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人类是无法掌控时间或是死亡的。


他对着镜子看见了自己疲惫不堪的面容,仿佛徒步过几亿万公里,不知归处,不见终结。

他很累,他想休息。

可他是这片大陆的神。


Jarvis又钻进了书本之中。他制作了一块水晶,里面储存着他的力量。

如果有人能打败他,那么这个力量就属于那个人。

没人相信他会将神的力量拱手相让。

也没人愚蠢到要去挑战神。


Jarvis想了很久,借助冒险家和吟游诗人,他放出了一个消息。

大陆上的某处,有一架愿望机器,它可以实现任何愿望。

加尔卡森林的尽头有一座水晶迷宫,愿望机器就在这座迷宫的中心。


Jarvis站在迷宫正中央,等待挑战者出现。


评论(1)

热度(21)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