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全职同人]Over the rainbow[叶黄]

☆、倒数第二章退役设定

★、不科学の私设一堆,请温柔的、、、_(:з)∠)_

☆、黄少小天使~\(≧▽≦)/~

★、说起来叶黄本命的窝为什么第一篇同人撸了伞修_(:з)∠)_

☆、全职完结纪念——荣耀不败

★、又找了个歌名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_(:з)∠)_

☆、胡言乱语

★、ooc慎*3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过客匆匆,没谁能一如既往。

——————————

01、

——叶修又失踪了。

——恩?为什么要说“又”?废话能不说吗!这不要脸不要下限的人都快成失踪专业户了。以前在嘉世这样也就不说啥了,毕竟用的是假身份,再加上嘉世那一个个都是拿鼻孔出气的,好像人本来就是拿鼻孔出气的这话不太对,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叶修他现在用的又是真实身份,这拿了冠军就滚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谁当初信誓旦旦地说什么荣耀再打十年也不会腻,哄虚空阵鬼呢!战队刚建起来就滚有没有点责任心有没有!这滚还滚的真干净啊,qq也再没上过这不要脸也没个手机,以前还有个沐橙当传话筒现在呢?这去哪找去。

——这人真是……不要脸。

——好吧,我是挺想他的。

02、

黄少天憋了一肚子的槽,临上飞机的时候还在和喻文州大爆手速发短信,虽然是在发短信,可那样子好像在爆手速杀一个仇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吓得旁边的人一路上愣是没搭一句话——即使他是一场比赛十几万上下的大神。

蓝雨的这一个夏天在黄少天不停地骂叶修混蛋的声音中度过了。

可也并不是说一点叶修的消息也没有,有一天早上训练之前,宋晓抖着一张报纸,嘴张得可以直接塞进去一个灯泡——取不取的出来就不在讨论范围了,接着他摇着头:“压力山大压力山大,这真的是……唉。”接着就开了机子开始训练,注意力十分不集中,错误犯了一堆。

黄少天的好奇心,任务触发条件达成。

喻文州在做总结,抽空抬了个头,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偷偷摸摸地接近那张报纸——很像是团战的时候打偷袭——四下看了看,没什么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小叮当之势,“唰”地一声展开了报纸。

之后一上午都是黄少天的哀嚎声。

喻文州抽空去看了看那张报纸,不是电竞之家,是街边卖的几块钱的报纸,娱乐头版上大标题引人注目:“叶氏长子归来,家族产业何去何从?”他往下看了看,有个导读框:“叶氏长子失踪多年归来为哪般?是兄弟阋墙亦或是家产之争?叶氏ceo叶秋近日接受专访时对此事一语带过,而业内也普遍未曾听说过叶氏长子叶修的名号,经记者调查,此人为电竞圈大神,人称“荣耀教科书”,被嘉世辞退后,带领着一个草根战队夺得冠军,之后宣布退役。他的突然出现究竟会引发什么?”旁边还配了两张照片,一张叶秋,一身阿玛尼的西装,深蓝色领带,站的端正,另一张叶修,好像还是电竞之家专访时候拍的。两人一模一样的脸,可一看就知道谁是叶秋谁是叶修。

喻文州好奇地去百度了一下叶氏,除了得知这是个很庞大的企业以外,还收获了一屏幕的“叶氏惊爆家族秘史,长子曾离家出走只为游戏”“叶氏长子现身,身份为电竞圈大神”“叶氏首席ceo叶秋专访:哥哥终于回家”。

翻了一小会,他才看见职业选手群的提醒已经闪了很久,戳开一看,先是黄少天满屏满屏的截图,剩下各种的“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出来出来出来!解释解释这几个意思!”配合着各种各样掀桌的表情,又刷了一片屏。

群里一片哀嚎声,闹了很久也没见叶修出来。最后楚秀云炸出了苏沐橙,后者也是一脸无奈:“不知道啊,再没跟我联系过。”

于是黄少天又是一通刷屏。

喻文州刚刚想在群里说点什么,就听见键盘被用力推出去的声音,一探头看见黄少天离开电脑,扔了一句:“队长我去休息会”走了个潇洒。

一群职业选手依旧在群里哀嚎。喻文州插不进去话,又窥了会屏,关了qq开开视频继续去做总结了。

03、

黄少天确实是存这“搞不好有一天这人又突然出现了”的念头的,依旧能每天拉开qq打开聊天框,一通狂轰滥炸,比打卡都积极。

第十一赛季就这么来了,邱非带着崭新的嘉世打了回来,蓝雨和嘉世对上的时候,黄少天看着战斗格式,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叶之秋。话是这么说,最终嘉世还是输在蓝雨手上,战斗格式被夜雨声烦狂轰滥炸,喻文州招呼着其他几个人帮忙,第一个被集火送出。最终没进季后赛。邱非一脸认真的说:“明年我们再来。”

兴欣在苏沐橙的带领下杀进了季后赛,不得不说虽然叶修滚蛋了,可他那脸t的技能被方锐发扬光大,至于为什么没有魏琛,因为这只远古大神早就滚回网游里虐菜了,不过倒是经常性的抽空教导方锐。兴欣的战斗风格在苏沐橙和唐柔的强硬中硬是塞进去了方锐的猥琐,包子的强硬还有莫凡的伺机而动,融合的还不是一般的好,每次兴欣的比赛几乎都成了解说打脸专场。

黄少天在比赛完后去问方锐,君莫笑的账号卡怎么样,方锐兴冲冲地掏出手机给他看了一张照片:和有些人家拜财神爷一样,兴欣的大厅也摆了个神,君莫笑的手办和账号卡被锁在玻璃罩里,后面是第十赛季冠军证书,面前是个插香用的鼎炉。

然后就听方锐沾沾自喜的声音:“看,在这呢!每次打比赛之前先集体拜一遍大神,感觉还挺管用的,要不你们蓝雨也摆一个?我帮你们弄!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打五折怎么样!”

黄少天怒:“滚滚滚滚滚!我说你们怎么不干脆把叶修的照片也挂上去,弄个黑白的再挂副挽联,更有氛围好么!”

方锐惊奇:“不愧是多年老友!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老魏也同意,不过老板娘给否了,简直……唉!”

过来看比赛的魏琛插话:“年轻人刚刚喊老夫什么?没大没小!”

方锐淡然:“您老本来就老嘛、看你徒弟都这么大了别不服老了,要不您也失踪一个,让少天把你照片挂到蓝雨?”

黄少天突然诡异地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正想接着说下去,转身看见了苏沐橙,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

苏沐橙笑的淡然:“叶修啊,他就那样的人。看着吊儿郎当,骨子里和孙哲平是一个样子的。”偏着头想了想,纠正道:“不对,比孙哲平疯多了。做事比谁都决绝。”

黄少天想了很久的话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消散了。

于锋和邹远带领着百花战队重新杀进了季后赛,拜在徽草手下。轮回被霸图强杀掉,最终没有成为新的王朝。

蓝雨最终不敌霸图,喻文州在记者会上依旧是一样的话语:“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霸图最终捧起了冠军奖杯,张佳乐在物是人非之后最终捧起了迟来的奖杯。

第十二赛季,蓝雨端着自己的第二个奖杯,一群人high到很久。

第十三赛季,霸图终于没能一如既往,韩文清退役,留队担任教练,霸图体系推倒重建。

第十四赛季,王杰希退役,留任教练,高英杰抗过王杰希的担子,带着徽草继续向前。

第十五赛季,黄少天终于自己宣布了退役的消息,本来打算出去读个大学,结果被喻文州和其他队友劝说,留在了蓝溪阁。

原话是:“黄少你这性格,去读大学绝对是政教处的常客啊,不如继续去网游里发挥你的优势啊,我们蓝溪阁绝对会因为你的加入在抢野图的能力上更上一层楼的!”

旁边人补了个刀:“对啊,其他人都被烦死了嘛,哪有心思抢boss”

黄少天骂:“滚滚滚滚!”最终留了下来。

后来黄少天再拉开好友列表的时候,翻了半天没有翻到那个丑的要命的笑字。之后他猛的反应过来,人生在世不过百年,过客匆匆,没谁能一如既往。

然后他扶正了耳机:“卧槽卧槽!都看着点认真走位好么!骑士t住啊t住!这么一个小怪还需要本大神出马么!那个牧师!不对不对不是说你们!那个牧师对id是这个的那个牧师!划什么水走什么神呢!看看你的治疗量好的意思么!”

众人依言去看了看“那个牧师”,治疗量确实挺水的。不过看在人是一身任务蓝的份上,没好意思说什么。

倒是牧师在频道里打了两个字:呵呵。

04、

“卧槽叶不修你能不能要点脸!在我们蓝溪阁打工还划水好的意思么么么么!!!!”黄少天一回家就嚷嚷上了。

叶修在里屋扯嗓子:“你让我堂堂荣耀教科书给你们蓝溪阁打工你好的意思么!”

黄少天扔了衣服,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不交房租不交水电费网费在这里白白住着,就让你给蓝溪阁打个工很委屈你么!”

叶修叹气:“想当年,哥还是众人崇敬的大神,这才几年就被这样压榨劳动力,世风日下啊!”

黄少天踹了他一脚:“劳动力,去弄点东西吃。”

叶修起身,让出电脑:“嗻,皇上您今儿个想吃什么?”

黄少天摆了架子,认真思索了一会:“随便吧。”

叶修也想了会:“皇上,这个臣真的不会做。”

黄少天骂:“滚滚滚滚,等会朕饿死了唯你是问。”

叶修猛地凑上来,对着嘴狠狠的舔了一口,拖拖拉拉地出去了,黄少天在屋子里“呸呸呸,叶不要脸你老实交代今天又抽了几包烟!苦死了!”

叶修在厨房忙东忙西,装作没听见。

这人确实是突然出现的,那还是个周六,黄少天犯了个懒,打电话请了个假,不去蓝雨大楼了,等过一会直接上游戏。关了手机没睡多长时间,听见有人敲门,还不是那种礼貌性的,类似物业之类的人敲法,是那种理直气壮好像没带钥匙,在门口等的不耐烦的家人的敲法。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开了个门,看见提了个行李袋的叶修。他盯着叶修愣了一分钟,转身就把门关上,打通了喻文州的手机。

“队长啊你知道我刚刚碰见了多灵异的事情么!一开门叶修站在门口啊!拎着行李袋啊!是叶修啊!叶修啊!一身烟味要呛死我了好么!”

没等回话,接着说:“队长你说我是不是今天起床方式不对还是我走错了什么世界线,这事太灵异了不行我先回去睡着了,今天就不上了帮我请个假啊。”

喻文州慢慢悠悠:“少天。”

黄少天正准备关手机:“恩?”

喻文州:“昨天苏沐橙给我打电话问你家庭住址。”

黄少天觉得有点不妙,因为紧张语速都变快了:“队长队长,虽然你不是我队长了不过看在你留任教练的份上我还是这么叫你,显得我们关系好是吧是吧,当年赛场上是谁拼死保护你的不能这么卖队友吧!”

喻文州突然不说话了。门口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黄少天僵硬地转过身,怎么听怎么像催命的梆子声。

黄少天开始抖:“队长,你不会真说了吧。”

喻文州没回答:“少天,好好玩。”没有理会黄少天“队长你等等啊啊啊啊啊啊!!!!”的哀嚎,挂了电话

黄少天又在原地僵了一会,重新开了门,叶修依旧在门口吊儿郎当的拎着袋子敲着门,不同之处是嘴里叼了根烟:“少天,我这次是被赶出来的,没人投奔了在你这儿住几天啊。”说着就进了门。

等到叶修很自然地掏了洗浴用品进了卫生间的时候,黄少天才猛地反应过来冲了过去:“叶不要脸我同意了嘛!先给我解释清楚我再考虑要不要让你在这里住啊!”

叶修脱了一半,光着膀子:“恩,回家吵了一架,家里人觉得我太烦,说让我自生自灭去吧,我就出来了。”

见黄少天没反应,补了一句:“黄土豪,我会暖床,求包养。”

黄少天怒摔门:“滚滚滚滚滚!”

等叶修洗完出来,黄少天抱着笔电,没上荣耀,开着网页随便转着。

叶修突然严肃起来:“少天,哥像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渣么。”

黄少天跟着严肃:“哪里是像了,分明就是。不,比那种始乱终弃的人渣渣多了。”

叶修皱眉:“啧,少天你这么说太伤人心了。当初是谁在我退役之后一天十几遍的敲我的?”

黄少天挑眉:“哪次退役?”

叶修坦荡荡:“第二次。”

黄少天突然跳了起来:“卧槽槽槽那都是黑历史了能忘了嘛!话说你不是不用那个扣扣了么是怎么知道的!”

叶修挑眉:“谁告诉你哥不用那个扣扣了的。”

黄少天疑惑:“你还上过?”

叶修点头:“恩,隐身啊。”

黄少天再怒:“槽槽槽叶神大大你能要点脸嘛!一直窥屏好的意思嘛!”

叶修再点头:“好的意思。”

黄少天的法力值突然就清空了,一个技能都放不出来,沉默地坐了回去。

叶修接着解释:“不是情况特殊嘛。”

黄少天面无表情:“什么情况。”

叶修有点尴尬:“咳咳,家里嘛……”不过很快转了画风“没关系以后只要过年过节时不时的回去一下就行了。”顿了一下,补充“没什么其他需要注意的。”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叶修面无表情地盯回去。

黄少天突然一拍桌:“叶不修既然你这么不要脸的混过来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替群众收了你这个祸害。现在我们来约法三章,房租水电网费一样都不能少!伙食自理!”

叶修惊讶:“这么狠?”

黄少天面不改色:“对你这种人渣必须要狠。”

叶修叹气:“出来一分钱都没带,给你们蓝溪阁打工抵押行么?”

黄少天又盯了他半天,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样不要脸。”

叶修笑:“没事,我负责不要脸你负责话唠,我们两个可以干翻整个荣耀大陆。”

黄少天极其想把笔电砸到叶修脸上:“滚!”

叶修继续笑:“哥滚了你上那儿找这么好个免费劳动力去?”

05、

后来黄少天扒在叶修身上问:“怎么找到我这来,没去网吧。”

叶修白了他一眼:“你还指望哥再从网吧拉个草根队虐你们呢?”接着训斥道:“有这么欺负老人家的么!”

黄少天嘲讽回去:“您不是一直不服输么?“

叶修叹气:“但是不能不服老啊。”

黄少天猛地反应过来:“快回答问题!为什么找我?不着沐橙妹子?”

叶修严肃而认真:“我喜欢你啊。”

黄少天也也严肃认真:“叶不修我可告诉你这是关乎终身的大事没你这么开玩笑的。”

叶修惊讶:“开什么玩笑!哥认真表白呢。”顿了一下,“哥都要奔四的人了,开这种玩笑有意义么。”

黄少天正色:“叶修同志,我严重怀疑你此行的纯洁性。”

叶修正色:“黄少天同志,组织派我来是为了帮助你发扬光大蓝溪阁的。”

黄少天破工:“滚滚滚!我大蓝溪阁还用你来帮我发扬光大么!”

叶修无所谓:“你说的啊,我可回去帮兴欣了。”

黄少天改口:“恩,勉为其难地让你留下来。”

过了一阵,又问:“老叶你想没想过我要是不留你的话怎么办。”

叶修思考:“找个网吧当网管?”

黄少天笑:“大大您还真的只会打游戏啊。”

叶修举了举手里的铲子:“现在还会做饭喂养名为黄少天的宠物。”

黄少天张牙舞爪地扑上去:“滚滚滚!谁是你宠物!谁大发慈悲收留你给你提供工作的!”

叶修笑:“是是是,剑圣大大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

黄少天一脚踹上去:“滚滚滚滚滚!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叶修继续笑:“这么一说我还挺荣幸的。”没等黄少天接话,硬生生地转了话题:“我还真没想过不打游戏了还能干什么。”

黄少天从旁边取了跟削好的胡萝卜啃的开心:“那就一直打下去呗。”

叶修停下手中工作,去揉黄少天的头发——被敏捷的剑圣大大躲开:“是是是,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end——


评论

热度(41)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