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全职同人]Rest Calm[伞修]

请叫窝粗长君~\(≧▽≦)/~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奇怪的东西混进来的话,应该是伞修(伞?)。

起名废直接抄了个歌词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辣、

ooc*3慎

真的成杂食向了so sad _(:з」∠)_

祭奠窝一去不复返的节操。


“回忆与希望是两样他人无法取走的东西。我们美好的过往是一座充满安慰与灵感的取之不尽的宝藏。”

————————————————

01.

叶修穿的“人模狗样”——这个形容词来自魏琛和方锐——熟练地穿过各式各样的墓碑,走位风骚,意识精准,途中还把一截烟头准确地投进了垃圾桶,最终停在他最熟悉的地方——当然,相对来说。

夺冠庆祝完毕后回到h市,叶修什么都没交代,往床上一扑,两天没出来。魏琛时不时地和其他人探讨一下如果叶修就这么去了是不是应该把尸体处理好看一点捐给联盟供后人瞻仰。这个计划被其他人一致否决,除了方锐。

魏琛虽然是有着1800万身家的土豪,可穷日子过惯了,意识一时半会改不过来,首先想的就是怎么赚钱。想着这没下限死了之后还能给他贡献一笔收入,顿时觉得叶修以前干的操蛋事都不算什么了。而方锐,纯粹只是想象了一下带着后辈瞻仰“前辈”遗容的时候可以兴口开河滔滔不绝地编故事教(hong)导(pian)新人是一件很带感的事情罢了,特别是在确定故事主角不会突然冒出来拆台的情况之下。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时常凑在一起商讨如何把叶修的剩余价值最大限度地利用。

第三天早上,叶修顶着一头乱毛,穿着皱皱巴巴的衣服,打着呵欠从房间里拖拉出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猥琐地蹲在墙角密谋的魏琛和方锐。

于是他上前一手搭了一个:“你们两个——”

魏琛一个机灵翻身起来,指着叶修“你你你”了半天没个下文,方锐更夸张,回头一看见叶修的脸,大喊一声便装作晕倒,躺倒的姿势极富艺术感。

叶修踹了踹方锐:“方锐大大我今天才发现您在艺术体操方面也很有造诣啊,不会又要转型吧?这下可转的够彻底啊。”

之后便直接跨过方锐的“尸体”去洗漱了。魏琛维持着指人的姿势,方锐嘀咕着“卧槽腰好酸难度系数果然破表”起来的时候,听见魏琛颤抖地声音:“诈……诈尸。”

方锐适时地对飞走的钞票进行了哀悼,两人一唱一和,很是和谐。

叶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叼了根油条回来,手上还端了杯豆浆。他瞥了瞥在那里给人一副“丢了一张一千万的彩票”在原地痛哭流涕的两人,走上前拍了拍魏琛的肩膀,等魏琛回过头,一手拿下油条,深沉道:“老魏啊,下个赛季你这高龄之花就别上场了,安心在后方发展副业吧。”

魏琛一头雾水:“什么副业。”

叶修惊奇:“相声啊!你这水平去开个社团绝对甩德云社十条街好么。”

魏琛谦虚:“哪里哪里,怎么比得过叶神您全能呢,您一人就能甩德云社十条街了,小的自愧不如。”

叶修也谦虚:“老魏啊,也许在职业方面你比不过我,可在教书育人培养后生上我才是自愧不如啊。”

魏琛“呸”了一口:“我什么时候发展这副业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叶修喝了口豆浆,指了指在一旁笑的腰都直不起来的方锐:“他,还有贵母队的黄少天,不都是老魏你一手培养的?啧啧啧这么深藏不露没看出来啊老魏,连后路都铺好了真不愧是中国好队长!”

方锐叫道:“卧槽你们两个对喷垃圾话不要拉我躺枪好么!”

叶修转火:“说起来方锐大大莫不是又计划转型投奔演艺界?”叼上油条拍拍方锐的肩——被后者轻易地闪开,“别犹豫上吧英雄,发挥你充分的转型经验!”

“滚滚滚!”方锐怒下楼,“还不如睡死过去呢你。”

叶修淡定:“哥睡死了下个赛季谁带你们拿冠军啊?”

魏琛骂:“没下限,你是打算无视老夫么?”

叶修转身看了一眼魏琛,淡定道:“恩,你的年龄确实可以稳稳地让兴欣保持在冠军位置上。”

“我呸!”魏琛也怒下楼。

叶修喝豆浆啃油条:“呵呵。”

02.

等叶修收拾好下楼的时候,魏琛又阴沉沉地对于他整整齐齐地打扮进行了冷嘲热讽,最终得出了“人模狗样”的结论,得到了方锐的赞赏。

叶修叼了跟烟,点上吸了一口:“哥这么帅,嫉妒了吧。”

“滚滚滚!你这祸害从哪来回哪去!别在我面前出现。”魏琛转身刷卡开游戏。

叶修冲着里屋喊:“老板娘,证书给我复印一下!”

陈果问:“什么证书?”

叶修无奈:“第十赛季的冠军证书。”

陈果恍然大悟:“啊,等一下。”几分钟后捧着张奖状出来,“给,小心点。”

叶修不以为意:“不就是个冠军证书么。”

陈果翻白眼:“是是是,您四冠王当然不介意这么一张小小的证书,可——”她指了指围在一圈打游戏的一群人,“他们都是第一次好么?”

叶修抬眼看了一眼,罕见地没说话,抄过奖状走了。

陈果疑惑,看见方锐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突然想起什么,大声道:“啊,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

一圈人打游戏打的开心,根本没人理她。

陈果一跺脚,也找了台空机子刷卡上游戏,顺便问苏沐橙:“沐沐今天是不是有野图刷新?”

苏沐橙点点头,给陈果发了坐标,陈果开着号过去发现自家战队的人开着小号蹲了一排,还得到了叮嘱:“小声点。”

叶修复印回来的时候,一群人抢boss正到激烈关头,没空理他。

叶修喊:“老板娘,证书放哪?”

陈果忙得不可开交:“先放我房间!”

叶修拖拉着放了证书,喊:“我出去一趟啊。”

苏沐橙挥手:“帮我带个雪糕回来!”

叶修应了一声,出门打车:“师傅,南山公墓。”

03.

叶修对着墓碑,又点了根烟,不过没抽。烟灰挂了一半多,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从兜里掏了证书的复印件,又神奇地掏出来一卷透明胶带,把证书贴到了墓碑上。

贴完便蹲着没起来,过了一会觉得腿有点麻,看了看旁边也没什么人,干脆坐到了地上。

“证书下来了,原件老板娘看的太严带不过来,给你复印了一份凑合看吧。这会一回想,其实从头再来也没什么,时间过得挺快的。”

接着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叶修又想了一会:“沐沐现在挺好的,你都没看季后赛的时候,表现那是一等一,真不愧是我教出来的你妹妹,出来的时候还让我给她带冰激凌,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爱吃这个东西,女孩子家——”

自觉得有点跑题,顿了一下又生硬地把话题扯了回来:“看,说冠军是我想拿就能拿的你还不信,这下信了没?就算你pk单挑赢过我几十次还不是不如我有能耐?说起来联盟最近变化挺大的,赛场控制那叫个严格,夺冠后想抽根烟都没机会。

“是,又嫌我抽烟了不是?习惯了,早戒不掉了。

“我们季后赛的时候都用的是全息投影,早知道的话还不如当初建君莫笑这个号的时候就直接把你的照片录进去,还能让我怀念怀念。

“这么一说的话确实挺想你的。多少年?十年了吧。可能真老了,总想着要是你没出事的话,现在估计也没什么黄金一代的事了吧?想想联盟十年十个冠军都归我们,联盟会不会禁我们赛?

“现在想想真的有点后怕,要是没——没你,现在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半截烟头安静地烧完,落了一片灰,被风一吹,散得干干净净。

叶修盯着墓碑上的照片发愣,这下是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安静地坐了一会,又掏了根烟,想了想又装了回去,伸手把刚刚贴上的证书撕下来,叠成整齐的方块,自嘲道:“都忘了,这么着你怎么看得见。”

打火机依旧是旁边商店的一块钱的简易货,火光悦动,白纸一点点被吞噬化为灰烬。

叶修起身,象征性地拍拍灰:“好了,报告完毕了。在那边对着哥的事迹感慨吧。等着第十一赛季哥再给你拿个冠军回来。”

叶修伸手掏烟的时候碰到了账号卡,和被烫到一样猛地缩回来,表情有些微妙:“错了。是我们一起。”

04.

叶修最终还是在那边站了很久,靠着墓碑抽完了半包烟,云雾缭绕地差点让墓地管理人员以为发生了火灾,叶修对着那年轻的管理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啊。”之后一摸墓碑:“我有空就过来。”原路离开了。

之后叶修依照要求给苏沐橙买了个雪糕,盒装,香草味。

回到网吧的时候,一圈人还在一起热火朝天地抢boss,叶修呵呵:“哥出去这么久一个boss还没搞定?”

魏琛百忙之中回答:“有老夫坐镇,还怕这么些个渣渣?说出来吓死你,这都是第三个了。”

叶修把冰淇淋扔给苏沐橙,直接坐到苏沐橙让出来的空位,接过了那个枪炮师的号:“这么多?怎么这次刷新的这么密集?”

方锐抽空:“这一定是官方给我们冠军队的奖励。”

叶修一甩鼠标,枪炮师一串BBQ准确地拉过了一群玩家的仇恨,魏琛已经嚷嚷上了:“卧槽叶修你要不要点脸!一上来这么大动静还要boss么你!”

叶修忙着跑位,时不时回头扔个技能:“老魏看我都舍身拉走玩家注意力了,快集火一波带走那个boss!”

魏琛接着骂:“妈的,你说得容易你来啊!”

叶修往回跑:“我来就我来。”

方锐在旁边嚎:“我说队长,你别这么豪爽地冲过来好么!这边已经够乱——槽槽槽叶修你特么敢悠着点么!”

游戏里枪炮师一路冲到boss跟前,无视周围玩家,直接开大招,强行拉了boss的仇恨,魏琛手忙脚乱地指挥自家公会护住那个枪炮师,断后,其余人果断凑了上来,死命输出。

最终boss倒在离众人不远的地方,叶修带着其他几位在干掉boss的一瞬间被其他公会集火秒掉,剩魏琛揣着材料装备偷偷摸摸往回跑。

叶修凑到魏琛旁边:“爆了什么?”

魏琛接着骂:“妈的老夫自己都没看你来凑什么热闹?”

叶修呵呵:“不想想谁最后关头拉过了boss的仇恨。”

魏琛一拍鼠标:“没你一样可以!”

方锐帮腔:“就是,之前我们推了俩呢。”

叶修呵呵:“没哥你们怎么能拿到冠军?”

方锐崩溃:“队长您真是我们的神啊,这到底是怎么扯回来的。”

魏琛比较直接:“滚滚滚,回去睡觉。您老位高权重,抢野图这种事情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叶修还想说什么,被苏沐橙推着去楼上休息了,他看着苏沐橙的脸,笑了下:“你也早点休息。”

苏沐橙点点头:“恩。”

05.

叶修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玻璃上映出烟头火光明灭,又开始笑自己,怕什么呢,再困难,也不过就是从头再来罢了。

他的目光顺着滑下去,定在桌面上的那张账号卡上。

——我知道的,你一直都在。

——end——


评论(2)

热度(13)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