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杂食。懒癌。常年蹲居北极圈。

爬墙产粮全部随缘。

脑洞段子比成文多。

生理性厌恶XX人格看到全部拉黑

微博http://weibo.com/u/2769813875

欢迎找我玩~(。・ω・。)ノ♡

#文章禁转载谢谢

【贾尼】无名之人 下

仿生人能梦见电子羊 au

不跟原著的剧情走我就借用一下世界观的设定。

本次完结。

回头看了一下我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_(:з」∠)_谢谢看完的小天使们。


前文指路→   



+++++++++++++++++++++

07.

在Jarvis的内部储存的数据可以追溯的年代之中,再没有第二个人比Tony更加地看不透。硬要说的话,他大概是一个布朗运动模拟程序的随机版。

这个认知让端正了心态的Jarvis每一天都很疲惫。

唯一能让他不那么疲惫的事情,大概就只有Tony突然之间的改变了。

仿佛一夜之间,Tony走出了他自己给自己画下的屏障,开始跟他交流,至偶尔还会去室外走一走。这种改变是好事,再好不过了。不过Jarvis还是敏锐地嗅到一点点“自暴自弃”的味道。

Jarvis考虑过原因,不过当他看到地下室门上那把崭新的锁的时候,他什么都知道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慢慢来吧,反正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机会来的比想象中的快。Tony在出门前跟Jarvis讲,他可能要晚一点才回来。Jarvis微笑着送他出门,接着,他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来分析“去地下室里面看一眼”这项活动的利弊。

然后他决定去看一眼。

楼梯很好下,锁很好开。推开门之前Jarvis作了个深呼吸。

房间里没有光,借着门口透进去的那一点光Jarvis看见了躺在地上的Tony。

不,他又仔细看了一下,不是Tony,只是一个跟Tony很像的已经废弃的仿生人,很早之前的型号。有机皮肤烂了大半,露出下面的电线和钢制骨骼。

Jarvis想办法打开了灯,他被屋内的场景再一次的吓到了:屋子里几乎堆满了仿生人,从被胡乱扔在地上的最早的试验形到被完完整整地摆放在柜子里的枢纽7型还是8形,每一个都有着和Tony相似的脸。这些机体的损坏程度不同,有的好像遭受过什么,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姿势,身上的电线被粗暴的扯断;有的乍一看没什么完好无损,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内里空空如也。室内仿佛经历过一场洗劫,所有东西乱七八糟的。

楼上仿佛有一些什么动静,Jarvis现在没空去想是Tony忘带了什么东西折返回来还是有其他的流浪者想要寻求短期的庇护。他专注于面前的这一堆仿生机体。

起先他仔细查看着每一个已经报废的仿生人,想办法推断它们的制造时间还有使用时间。后来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方法,一个一个检查耗时太长,更别说这里报废的仿生人数量众多。他开始快速地翻捡,最终在房间的最里面发现了一台老旧的台式电脑,在等待开机的过程中,他看到了散落在角落里的完整的人类成年男性骨骼。

Jarvis盯着那幅骨骼看了一会儿,他松了口气,但同时又觉得不太好受。他大概可以推算出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又有些不太敢相信这件事情真实发生过。

他开始翻阅电脑里的文件。

电脑桌面很干净,Jarvis找了半天才在某个分区里发现两个文件夹,一个里面塞满了成堆的设计稿件,图片和文字掺杂在一起构造出一个新的奇妙世界。Jarvis点开了几个又关掉,迅速地拖到了文件夹的最低端,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他点开了另一个文件夹,系统提示需要输入密码。他花了一小会儿时间破开密码后看见了成堆的视频文件。

Jarvis随手点开了一个,是视频日记,Tony的。

 

 “今天是,妈的,我已经记不清日期了,让我看一眼,啊,2263年5月27日。很奇妙知道吗,我好像是在这么一个日子里第一次成功运行Jarvis的。说起来我有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如果他还在,而我按照人类正常的程序死掉,他会不会就这样一直运行到宇宙终结。这太可怕了,无聊我还可以忍受,孤独,这快要杀死我了。同样的,我现在也没法理解以前人类对于‘永生’的执念,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想要放弃一切只为了交换如此长久的孤独。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如果能再见到他——这基本是个不可能的事件,鉴于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一定得问问他我让他待机的时候他都在做些什么。天哪,我再也不会随随便便跟我的电子管家说让他待机了。现在我也没有可以让他们待机的电子管家了,我倒是可以试试让我自己待机,不过我不会这么做的,除非我疯了。

“好了言归正传,我还在研究枢纽7型,没什么别的,我想念披萨、美式汉堡以及甜甜圈的味道,再吃不到的话我真的会疯。现在有几个关于食物能量转换系统的设想,但是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成功的。不过我总会找到一个方法的,我还有很多的时间,这倒是不着急。

“坏消息,至于真正着急的事情,我依旧一点头绪也没有。连一点如何让目前的情况好哪怕一点点的想法都没有。以前我认为我是个很聪明的人,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事实上,我快要连我是不是Tony Stark都不能确认了。

“OK,我需要接着回去工作,让我自己忙起来,至于记录,今天的就这样吧。”

 

Jarvis又点开了一个。

 

“嗯2254年,今天是5月29日,现在是西五区上午九点三十分。嘿,今天是我生日,生日快乐,老家伙。理论上来说。我还挺喜欢过生日的,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一点也不想吃到一个被年龄蜡烛压垮的蛋糕。这个生日和以往的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只在于我没有生日礼物。不过,嘿,没什么能难倒伟大的Tony Stark!我想办法给自己搞了个礼物,看,咖啡!我总算搞出来了那个什么味道检测的装置,还有附带的什么能量转换,我以后可以毫无顾忌的说我可以靠着咖啡活下去,再也没有人能阻拦我喝咖啡!这真是这段时间里最好的消息了。

“那只是礼物的一部分,其他的我决心给自己放一天假。就今天一天,没有枢纽,没有那个一点进展都没有的计划,只有我自己,跟我很久没有出现的新想法们。等我搞出来了,我会拿过来做记录的。

“顺便说一句,虽然估计也没什么人会听到,我爱你们。”

 

他不停地点开视频观看完毕之后又关掉,视频里面的那张面孔由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电线钢铁组成的机械,脸上的人造材料一点一点地消失,像是受到了什么诅咒,然后他又突然成为了一个老人,又由衰老变得年轻。Jarvis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看过了Tony长达几百年的时光。他点开了视频列表里的最后一个。视频里的Tony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身上的钢铁侠盔甲满是炮火的痕迹,看上去疲惫极了。

“老天。我做了什么。”他双手合十贴在自己的嘴唇上,“上帝,我做了什么。”他一点一点地低下头去,在一大堆重复的“我做了什么”之后出现了一句微不可闻的“对不起”。

Tony维持那个低头的姿势很长时间,久到Jarvis以为这一段视频出错了,才抬起头,神色坚定:“有方法,肯定会有个什么方法。我有能力,我能让事情回到正轨上。我能改变这个现状,我只需要——”

Jarvis关掉了视频,盯着电脑屏幕显示的那堆视频文件发呆。

“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Jarvis听见声音,猛地回头看到了Tony,靠着门框站的笔直,一言不发。

“看起来他是死在这里了,我很抱歉。”Tony站在房间门口,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你有什么打算?回火星?还是在地球待着?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建议你去找个工作,这样比较容易融入人类社会。”

“打算?很简单,几个问题,然后我继续我应该做的事情,”Jarvis站起来转过身,“照顾您,先生。我很抱歉,真的,对于发生过的一切。”

“我?”Tony指了指自己,“呃——你认错了吧,我只是个犯过大错的普通的程序员,我告诉过你了。”

“好吧,我接入了屋子的防卫系统,我以前就是负责这个的,这很简单。然后我查看了一些运行日志,没有异常,这意味着没有强行闯入没有偷盗也没有死亡。随后我找回了被删除的影像日志,一直到摄像头坏了的那天,稍微浏览了一下。”Jarvis叹了口气,“您为什么不离开,先生。这不是您的错,您知道的。”

Tony别过头:“我不是你的先生,我也没有说那些事情都是我的错。”

“但是您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那些视频——”Jarvis叹了口气:“好吧,其他的,首先,您为什么一直想让我离开?”

“当然因为你是个该死仿生人,过不了几天就会有赏金猎人追着你的线索像是狗熊追着蜂蜜一样出现在这里,我给你说过我讨厌那些赏金猎人——”

“不是这个,”Jarvis摇头,“这里是我的家,对我来说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我检查过这栋屋子的防护系统,改装做的棒极了,永远不会有赏金猎人出现在这里的。我不得不说您和以前一样,永远都是优秀的这么让人惊叹。”Tony的嘴角往上挑了一些,Jarvis趁机向前走了一步,“您为什么不去城里和其他人一起住?”

 “我喜欢一个人。”Tony往后退了一步,“你不能剥夺我一个人居住的权利。”

“人类是群居动物,先生。这还是您告诉我的,没有人能忍受永远一个人。这段时间您已经跟我抱怨过无数次您一个人很无聊了,有录音,您想听一下吗?”Jarvis不依不饶,又往前走了一步,“您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我说过了,我在这里住了很久。”Tony碰到地下室的玻璃门,停了下来,因为没有退路冒出来的些许勇气让他向前迈了一步。“我有大把的时间,足够让我熟悉这个屋子。”

“多久?几年?几十年?几百年?”Jarvis停止前进,叹了口气,“先生,这一点也不好玩。”

Tony没回答他,兀自沉默着。Jarvis在耐心地等着他开口。

“不,我不是,TonyStark早就死了。”Tony摇摇头,声音有点颤抖,“Anthony Edward Stark也死了,死在这个房间里,就在哪儿,你看到了。”

“先生,我不明白——”

“他死了!你到底哪里不明白!”Tony喊了起来,“他早就死了,几百年前就死了。我不是你储存器里那些遗留数据中的先生,我也不是你查出来的那个什么Anthony Edward Stark!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被卡在这里的一个鬼魂,一段记忆,一个早就被埋葬的过去,随你怎么说,我——”

“先生,”Jarvis打断他,向前走了两步,搭上了他的肩膀,“深呼吸。”

Tony深吸了好几口气,他闭上眼睛又睁开:“你该离开了。”

“先生——”

Tony只是这么重复着,他坚决地指着门口:“你该离开了。”Jarvis盯着Tony看了一会儿,后者的姿势没有任何改变。Jarvis收回了手,点了点头,弯腰鞠躬道别:“好吧,如果您坚持。”他离开的很果断,没有回头。

Tony又在房间里待了很久,那些废弃的仿生躯体用空洞的双眼冷冰冰地盯着他,像是嘲笑。“你满意了吧。”Tony不知道是对着那些仿生躯体还是对着自己说,“这么长时间了,你肯定很满意。”他缓慢地点了点头,转身锁上的门,慢慢悠悠地上楼,对着空无一人的室内发了会儿呆,走到咖啡机面前站了一会儿,想煮点咖啡,但是咖啡机不知道又出了什么毛病,半天没有反应。他朝着空气大声地骂着脏话,然后把咖啡机扔到一边,怒气冲冲地摔上了房间的门。

梦醒的真快,他想。

 

08.

Tony是被香味唤醒的。他当机的大脑花了很长时间才从这股香味中分辨出黄油、面包以及吐司和咖啡。他猛地睁眼,瞬间被明亮整洁的室内吓的从床上蹦了起来。他拍拍自己的脸,线路传导过来的痛觉十分真实。

不过这一切确实非常——梦幻。因为他的过错消失的、他的好管家从火星回来找他,但是过了没几天他就发挥本性赶走了他的好管家——孤独让人变得暴躁,这是真的。接着他去跟一个只会煮咖啡的机器生气,在好像垃圾堆一样的房间里睡过去一整晚,醒来发现时间在一夜之间倒流回到几百年前,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钢铁侠,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Tony小心翼翼地从房间里探出头,听到了厨房的响动。他磨磨蹭蹭地挪过去,看见了那身刻板古旧的西装。

他抱着手看着Jarvis忙碌,什么话都没说。Jarvis先注意到了他,愉快地跟他打招呼,递给他一杯温度刚好的咖啡,说他看过Tony的机体数据了,早饭一会儿就好。

Tony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端着咖啡愣了半天,被Jarvis拉到桌子前面坐下。又过了大约五分钟,Jarvis给他端来了早饭,然后开始解释:“我想您大概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出去购买了一些食物,回来的时候您已经休息了,然后我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屋子。虽然看情况这些东西对您可能不是必需品,但是我想您还是需要小心一些,以免引起赏金猎人的注意。”他停了一下,“我本来想去叫您的,但是没想到您起的这么早。”

Tony不紧不慢地喝完了咖啡,他平静地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他的好管家没有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跑去了火星,在漫长的自我修复之后,他大老远从火星跑回地球,回到家,找到了他:“就一个问题。”他放下了咖啡杯,“我觉得我之前伪装的还不错,你说你数据损坏很严重,那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

“直觉?我想。”

Tony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你哪儿来的直觉。”

Jarvis笑起来:“我总会认得你的先生,总会认得的。”他眨了眨眼睛,收走了Tony的咖啡杯,“您该对您自己,对您最好的造物,多一点信心。还有虽然您真的可以靠着咖啡活下去,但是为了减少机体损耗,我还是得限制您的饮用量。”

“嘿嘿嘿!你不能剥夺我喝咖啡的权利!我为了它努力了好几十年!去他的机体损耗!我可以直接换一个!”Tony抗议道,然后他又猛地反应过来:“信心?什么信心?”

您不会是一个人的信心。Jarvis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微笑着朝着Tony走过来,打开了双臂。Tony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双手挡在自己身前,抗拒着:“你要干什么?先说好,我很好,实际上,不能更好了。我没有什么心理问题,也没有情绪低落,我不需要拥抱来安慰。”

Jarvis没停下来,给了Tony一个拥抱:“可是我需要一个拥抱先生,毕竟您昨天无缘无故地跟我发火。”

“这是什么?跟Daddy撒娇吗?”Tony安静地接受了Jarvis的拥抱。他在Jarvis怀里蹭了很久,又闷声闷气地问:“为什么这么久?难道你系统出问题卡了?我怎么不记得枢纽6型有这么落后。不过迟早都是要给你换机体的,我拒绝我的管家还使用枢纽6型这么落后的型号,你看上7型还是8型了?不然直接给你换9型?虽然这个还在研究,你得等几天。先说好,你绝对不要想换我做好的备用机体,我坚决不会让我的脸说着一口标准的英国bbc英语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太恐怖了好吗,比我独自面对工作室里面的那对废弃机体还恐怖。”

Jarvis拍着Tony的背部:“不着急先生。时间还很长。而您再不会一个人,我保证。”


-End-



评论(2)

热度(37)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